【www.26299.com】因此只能按照墨西哥法律进行判决,以便让生父为美国公民的海外出生的孩子更容易申请美国公民权

资料图

【www.26299.com】因此只能按照墨西哥法律进行判决,以便让生父为美国公民的海外出生的孩子更容易申请美国公民权。因丈夫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入狱15年,妻子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11月9日,陕西省洋县人民法院谢村法庭把审判法庭搬进监狱,妥善调处了一起服刑人员的离婚纠纷案。
李艳于1998年与郑强认识并结婚,2005年,郑强因故意杀人案发被判入狱。今年10月26日,李艳向法院起诉要求离婚。
受理案件后,承办法官考虑到郑强正在监狱服刑,如贸然判决离婚,会导致其思想情绪上的波动,不利于日后改造。随后,承办法官来到郑强服刑的监狱,从社会、家庭、生活等几个方面考虑,循序渐进地耐心做郑强的工作。在征得李艳同意后,将审判现场搬进监狱,进行了一次特殊的庭审。庭审中,郑强表示自己的所作所为确实对不起妻子,同意离婚。李艳也向郑强表示了祝福,希望他好好改造,刑满后重新做人。最终双方自愿达成离婚协议。
至此,此案得到圆满解决。

摘要:
美国中文网报道:人们通常以为,在海外出生的人,只要父母中有一方为美国公民,那么也可以申请美国公民资格。但美国最高法院日前对类似案件作出的裁决,却给很多人提了个醒。美籍父海外生子未必是美国公民
据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消息,联邦最高法院(The Supreme
Court)6月13日(周一)作出裁决,一名出生于墨西哥、父母分别拥有美国国籍和墨西哥国籍的男子仍然没有资格成为美国公民。关于此项裁决,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的投票结果是4比4,新任大法官卡根(Elena
Kagan)弃权。最高法院此次对2008年加州联邦上诉法庭的一项判决给予支持,该项判决认为现年36岁的付威喇(Ruben
Flores-Villar)不具备成为美国公民的资格。付威喇生于墨西哥,其母亲为墨西哥人,而父亲是美国公民。其父母从未结婚,而付威喇本人也在2岁时被父亲带到加州圣地亚哥(San
Diego)由其父亲和祖母抚养长大。付威喇长大成人后却因贩毒和非法入境遭到逮捕,并以非法移民的身份接受审判并被判入狱。在服刑期满后被遣返回墨西哥。付威喇声称自己应当享有美国公民权以逃避被遣返的命运。但美国法律规定,美籍父亲必须在美国居住满10年以上,而其中至少5年是在满14岁后,所生的孩子才能成为公民;而美籍母亲只要在美居住满1年,即便是在海外非婚生(born
out of wedlock
abroad)的孩子也可以拥有公民资格。而当付威喇出生时,他父亲只有16岁。因此,付威喇不满足其父亲在14岁后在美国居住满5年的规定,而不能享有美国公民权。换句话说,倘若付威喇的父母身份对换一下,那么他就可以成为美国公民了。付威喇的辩护律师称,此法令是双重标准的,因此也是不公平的。不过,此项法令已经被修订过,以便让生父为美国公民的海外出生的孩子更容易申请美国公民权。由于美国法律属于英美法系,因而在裁判时使用案例原则,最高法院的这项裁决将对以后全美此类案件的判决产生深远影响。

据西班牙《世界报》网站1月23日报道,“她的罪行在于她是一个女人,一个土著穷女人。”墨西哥经济研究和教育中心律师维罗妮卡·克鲁斯这样评价到。这名27岁的墨西哥土著女子在受其家人的殴打,其社区的私刑拷打和国家的审判之后,因堕胎而被判入狱22年,目前,她已度过了七年在监狱中的生活。

幸运的是,今天,阿德里安娜的地狱式生活就结束了。“这对她来说其实非常不公平。在经过了两年多的等待之后,墨西哥最高法院终于决定给她减刑,同意立即释放。”克鲁斯在接受世界报采访时说。

根据墨西哥最高法院所说,这次审判不公平是有一定原因的,因为在整个审判期间都没有一个翻译来帮助沟通,因此只能按照墨西哥法律进行判决。这名年轻的土著女子说纳瓦特尔语,却接受了卡斯蒂利亚语的审判,一个她不会说也听不懂的陌生语言。

阿德里安娜的丈夫多年前移民美国,那时她20岁,未婚先孕。当她的丈夫回来之后得知此消息,便开始对她进行了大概一个月的殴打,之后她的爸爸又殴打其一个月,他们对阿德里安娜毫不关心,只关心胎儿是否已被打掉。她和她的新伴侣对外只能说他们曾有一个早产的死婴。

在这个所谓公平的二十一世纪,她的邻居起诉她,向她投掷石块,吐唾沫,最残酷的是她的国家没有对此进行任何调查就做出判决并掠夺了她的权利。据悉,起诉她的唯一证据就是一项在胎儿死之前是否有过呼吸迹象的分析,但是此分析是两千年之前的一种方法,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事实上,最高法院也承认此方法的原始性,但是也仅仅是把判决从有期徒刑27年改为22年而已。

最糟糕的是,这不是发生在墨西哥的第一件此类型案件,并且很可能也不会是最后一件。2010年,在一次大规模社会动乱之后,曾经9名因堕胎被判30年的瓜纳华托女子被释放,其中两个是因被强奸而怀孕。对于造成流产的女性,大多都只判三年左右,但是在墨西哥这个保守的地区,对于这些贫困的土著女子却不断进行猛烈的抨击,与此类似的情况还有很多。

根据对墨西哥各州因堕胎而被关押的157名女子调查的数据显示,从2007年到2012年,发生此类事件最多的是下加利福尼亚州,尤卡坦州和米却肯州,但是只有在墨西哥城堕胎是合法的。

在大多数情况下,和阿德里安娜一样,许多审判都是基于对妇女性别的偏见和一些种族道德上的差异,而不是科学的数据判断,面对这样无奈的局面,其结果也只能是监狱。据克鲁斯称,经常会有以下几种情况与堕胎相关的案件:自然流产的妇女,因没有经济条件而自行药物流产的妇女和因没有医疗保险害怕无法抚养孩子的妇女。

近些年,也有一些男子因牵连堕胎而被判入狱,这些人不是医生而是堕胎女子的伴侣,但是他们很快就会从监狱出来,不会像堕胎女子那样被判很多年。克鲁斯说:“希望此次最高法院的判决能够开创一个先例,毕竟之前种种的判决看起来都是对妇女的一种不公平待遇,并且是十分残酷的。”

推荐阅读:公立医院实行学生堕胎免费制 网友:脑残又雷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