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板墙是高雄和李诗佳都要在锻练中直面的一道障碍物,战友们都在说他们是一对双宿双飞的特战夫妻

相距2000公里的“合影” ■李军 吴逸摄
高板墙是高雄和李诗佳都要在训练中面对的一道障碍物,曾经他们一遍遍翻越,如履平地。如今面对数千公里的距离,异地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又一道“高板墙”。“正视它,战胜它!”谈及生活中的困难,李诗佳洒脱地说。记者提议给他们拍摄一组“相距2000公里的合影”。在这道高板墙的左边,李诗佳笑靥如花,背后晴空万里;高板墙的右边,高雄刚刚结束训练,天空中细雨霏霏,似乎在轻轻诉说。
这支狙击步枪已经跟随李诗佳走过了三个春秋。她经常开玩笑说,陪这支枪的时间远远要多于陪伴高雄的时间。吴
逸摄 在楼房搜索应用射击训练开始前,高雄跟队员们讲解战术技术要领。李 军摄
丈夫是“雪豹突击队”特战三队队长,妻子是“猎鹰突击队”特战一队队长——
当特战队员爱上特战队员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涂敦法 通讯员 贾科林
“如果两个人不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时间只会让我们越走越远”
擦肩而过,怦然心动。2012年冬天,武警部队首届高级反恐人才考核场上大雪纷飞。“雪豹突击队”特战队员高雄在返回营区的路上与一名女特战队员相遇。
大雪中,她背着狙击步枪、身着特战服的身影让高雄愣了一下。那一刻,他心跳加速:“这丫头,帅!”
当时连高雄自己都没想到,这一次偶然相遇,他们后续的故事竟有一生那么长。
那个女特战队员叫李诗佳,她与高雄的再一次接触,却并不那么“友善”。
2013年,作为优秀士兵保送入学对象,高雄和李诗佳分别从“雪豹突击队”和“猎鹰突击队”进入武警特警学院深造并分在同一个专业。
“知道他是从‘雪豹’来的时候就开始盯着他。”回忆起第一次新学员见面会的场景,李诗佳打趣地说,“两支反恐‘国家队’,无论在比武场还是日常生活中,都免不了互相较量。”
这股较量的劲头,延续了很长时间。他们时不时因为技战术运用问题“呛起来”,却又暗暗佩服对方丰富的特战经验和娴熟的单兵技能。
“乐天派”湖北姑娘李诗佳胆大心细,险、难课目应对自如。在一次高空走钢索训练中,她请缨第一个尝试,三下五除二完成训练,看呆了在场所有人。
“平时风风火火,关键时刻很有魄力,突然觉得她有些不一样。”高雄说。
从互相竞争,到互生敬佩,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经意间种在二人心中的情愫,开始慢慢发芽。
然而,当李诗佳第一次主动邀请高雄相伴游玩的时候,高雄却拒绝了。
那时在部队已经工作了7年的高雄,渴望爱情和家庭的温暖,却又考虑到彼此特殊的工作,担心不能给她一个安定的未来,不敢贸然再迈出一步。
高雄的战友、“雪豹突击队”参谋刘海宾与妻子马珊珊也是一对特战夫妻。
他们的女儿刘喻芝已经3岁了,孩子会爬的时候刘海宾是在视频中看到,会叫爸爸的时候刘海宾也是在视频里听到。
“每次回到家,女儿因为不认识我会大哭;归队,女儿又会因为不舍接着大哭。分分离离,这哭声对女儿和我们夫妻俩来说都是一种伤害。”刘海宾感慨地说。
双军人家庭的生活难处,李诗佳也并非不知道,“但是因为相爱,还是会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那天,考虑再三的李诗佳,又给高雄发了一条短信:“我们的关系就只能这样了吗?”
是啊,就只能这样吗?矛盾中的高雄在房间里走过来又走过去。许久之后,高雄回复了一句:“交给时间吧。”
“如果两个人不朝着一个方向去努力,时间只会让我们越走越远。”李诗佳的回复,让高雄的内心颇受震动。
两人独处的第一次游玩活动,李诗佳选择了双人蹦极。纵身跃下的时候,高雄感觉自己似乎有了更大的勇气,从蹦极的绳索下来,搭乘小船前往岸边的途中,高雄主动牵住了李诗佳的手……
“如果你当不了突击手,我就转行干突击,这条路我替你走完”
“公寓房里放在一起的东西,眼睁睁地变成‘这是你的你带上’‘这个我先拿走’……”李诗佳回忆起移防前那段时间,“很无力,但是也没办法,这是命令。”
2017年8月26日,高雄和李诗佳步入婚姻殿堂,新婚燕尔,曾憧憬的美好生活还没来得及一一展开,便因一纸移防命令,由同城变异地。
改革调整后,“雪豹突击队”南移,“猎鹰突击队”“北飞”到“雪豹突击队”原营区。
移防后,从来没有畏惧过训练的李诗佳,那段时间最不想去的就是训练场。这个高雄曾经挥洒过十年汗水的地方、曾经视频通话中经常出现的地方,如今就在眼前,却又那么陌生。
在攀登楼西北角的那片空地上,李诗佳驻足过很长时间。
那一年特战尖子比武前夕,攀登接力射击训练中,8字环突然崩断。高雄跌落而下,就倒在那片空地上,人事不省。
“推开门,前一秒还在笑,后一秒眼泪就下来了。”高雄仍记得那天李诗佳匆匆赶来看他时的场景。
左手、右腿全是绷带,右脸肿得黑紫……“这得多疼啊。”李诗佳哽咽地说出了高雄一生难忘的话:“如果你当不了突击手,我就转行干突击,这条路我替你走完。”
君在我未至,我来君已远。当时面临移防的,还有仇善发和他已经怀孕6个月的妻子李红。
仇善发是高雄的老班长,李红则是李诗佳同期入伍的战友。相似的成长经历,让他们更清楚坚守的这份艰难。怀孕的李红,各项孕检都是一个人去。“再坚强的女特战队员,也有柔弱的另一面。”仇善发说起此事时潸然泪下,“生活中,她也只是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母亲。”
时至今日,仇善发心里都有一个大大的遗憾,女儿出生前他与妻子商定好:女儿“百天照”要拍一个全家福。如今从女儿“百天”算起,已经拖了6个月,仍未能实现。
“移防是命令,军令如山。”当被问及“是否会对仇善发抱怨”时,李红摇摇头说:“都是特战队员,谁不理解谁啊。”
“生活的幸福与否,是自己创造出来的”
从2017年结婚到现在,高雄和李诗佳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
面对异地造成的种种不便,他们并没有自怨自艾。这对乐观的特战夫妻始终都认为,婚姻和感情需要靠两个人共同去经营。
“我想为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多花一点心思,有感情的礼物对方是能感受到的。”性子急、嗓门大的高雄,在部队闲暇之余经常为李诗佳手工“打造”礼物。
今年春节前,奉命出国执教的李诗佳回国,和丈夫一起休假回家。一见面高雄就给了她一个惊喜——
一个类似小灯笼的八角盒,每个面都可以打开,打开以后是高雄和李诗佳各个阶段的合影,每个合影下面配着一句话,记录着他们从相恋到结婚的不同瞬间。
八个面都打开以后,中间还有八条颜色各异且打着绳结的绳子藏在每个面的背面。每条绳子拽出来是不同的小福袋,福袋里又各有“玄机”……
收到这份礼物的李诗佳嘴上“责怪”高雄“不务正业”,但满眼都是幸福。
两个特战队员,休假在一起的每一天,也有着与普通夫妻不同的“温存”。高雄笑着说,李诗佳会趁着高雄犯困的时候突然来一个锁喉;高雄也会在李诗佳取快递回来的路上考验她的侦察意识。乐此不疲的打闹是他们增进感情的一种“专属”方式,有时候对方一个眼神,就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动作。
几天之后,高雄和李诗佳又将各自归队,继续面对繁重的训练任务和相隔千里的异地生活……
陈玉浩是“雪豹突击队”功绩颇丰的老特战队员,他的妻子洪雪冰是原武警黄金部队某部的一名军人。相恋时异地,相距1000余公里;结婚后还是异地,相距2000余公里……平时话不多还常被妻子嘲笑“情商低”的陈玉浩,曾对“距离”两个字颇为苦恼。
特战队员的妻子,也得有特战队员的觉悟。面对生活中那些难以逾越的距离,洪雪冰有着自己的理解:快乐与距离无关,而与内心相连。
高雄的微信签名上写着这么一句话:雷霆雨露,皆是春风。虽然双方单位都在竭尽所能地为这些双军人家庭创造着更多便利条件,但对于未来,高雄也坦言“不敢规划得太多”。现在柴米油盐的生活对于他们来说像是奢侈,“走好眼前的这一步,认真规划下一步,才是最实际的”。
今年春节,科幻大片《流浪地球》热映的时候,高雄和李诗佳去电影院观看了这部电影。影片中“我选择希望”这句台词让李诗佳印象深刻:“生活的幸福与否,是自己创造出来的。”

www.26299.com 1

得知第22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评选结果时,陈玉浩“有一种被幸福击中的感觉”。对于上台领奖,陈玉浩并不陌生。近年来,他和战友奋力拼搏,一次又一次登上国际赛事的领奖台。一次次获奖的背后,是他和战友一次次走出国门,为国出征。西亚,某国阿卜杜拉国王特战训练中心。2014年,陈玉浩和战友登上了“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总冠军领奖台。这是陈玉浩作为参赛队员首次参加该项赛事,五星红旗高高飘扬的那一刻,他热血沸腾。南亚,斯里兰卡某地陆军军营。在随特战小组参加2015年中斯联合演训中,陈玉浩勇夺丛林作战第一名,再次站上领奖台。
2018年,陈玉浩带队参加
“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与40多支代表队展开激烈比拼,斩获亚军,再次站上领奖台……
“我们的身后站着祖国,祖国的综合实力托举着我们,为国出征的荣誉和使命激励着我们,胜利的战绩是我们对祖国的最好回报!”
陈玉浩说。这就是一名特战队员的“世界观”。

他们毕业于同一所军校,她被分配到了武警“猎鹰突击队”,而他则加入了武警北京总队“雪豹突击队”。这一对本该比翼齐飞的特战夫妻,在武警部队调整改革中将作何选择?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猎鹰”北飞,“雪豹”南征

www.26299.com 2

——武警部队调整改革中一对特战夫妻的选择与坚守

为国出征:一名特战队员的“世界观”

■解放军报记者 马 超 通讯员 帅刚社 赵 洋

■解放军报记者 代 烽 特约记者 涂敦法 通讯员 贾科林 摄影 李 岩

3月,京郊春寒料峭。透过宿舍的窗户,武警“猎鹰突击队”女特战队员李红望见杨树枝丫上的一对喜鹊,不由思绪万千。

www.26299.com 3

“比翼齐飞”这个词语曾经常被战友们用来形容李红和她的丈夫仇善发。5年前,李红和仇善发毕业于同一所军校,她被分配到了武警“猎鹰突击队”,而他则加入了武警北京总队“雪豹突击队”。相恋结婚后,战友们都说他们是一对比翼齐飞的特战夫妻。

陈玉浩组织山林地搜捕训练。

如今,“猎鹰”依旧北飞,“雪豹”却迢迢南征了。

得知第22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评选结果时,陈玉浩“有一种被幸福击中的感觉”。对于上台领奖,陈玉浩并不陌生。

去年下半年,仇善发调动到南方某地,怀有身孕的李红也因为部队调整改革而移防,而移防的目的地,正是仇善发曾驻守的营区。

近年来,他和战友奋力拼搏,一次又一次登上国际赛事的领奖台。一次次获奖的背后,是他和战友一次次走出国门,为国出征。

君在我未至,我来君已远。走在并不陌生的新营区,李红时常想起过去来探望丈夫的情景。因为工作原因,两人过去虽然都在北京,相见机会却不多,见到了也多是相聚短暂。“乘地铁、换公交、打出租,再加上堵车,经常是见上一面,说上一阵儿话就得往回赶。”

西亚,某国阿卜杜拉国王特战训练中心。2014年,陈玉浩和战友登上了“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总冠军领奖台。这是陈玉浩作为参赛队员首次参加该项赛事,五星红旗高高飘扬的那一刻,他热血沸腾。

“一个军人半个家,两个军人没有家。”身处两支反恐“国家队”,夫妻二人都是业务尖子,工作业务也经常成为两人交流的话题。只是,往往谁也不服谁。

南亚,斯里兰卡某地陆军军营。在随特战小组参加2015年中斯联合演训中,陈玉浩勇夺丛林作战第一名,再次站上领奖台。

一次,5个多月没见的李红和仇善发刚团聚,就因一个反恐训练战术运用问题发生争执,最后不欢而散。如今,回想起当时情景,李红眼圈有些发红,却依旧表示不后悔:“为了工作拌拌嘴,吵出一个最佳方案,我觉得值!”

2018年,陈玉浩带队参加
“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与40多支代表队展开激烈比拼,斩获亚军,再次站上领奖台……

去年下半年,因调整改革夫妻俩都面临工作变动。李红曾幻想能够离丈夫更近些,孰料,等来的却是更遥远的分离。

“我们的身后站着祖国,祖国的综合实力托举着我们,为国出征的荣誉和使命激励着我们,胜利的战绩是我们对祖国的最好回报!”
陈玉浩说。

当“比翼齐飞”变成“劳燕分飞”,李红和丈夫也一度想过有一个人“向后转”,多照顾照顾家庭。一次,仇善发鼓起勇气想做李红的工作,可看到怀孕的妻子对着镜子一遍遍地认真整理宽大的迷彩服,他欲言又止。最终,夫妻俩服从安排,各自踏上移防之路。

这就是一名特战队员的“世界观”。

由于是同一天移防,两人无法彼此送别。按照时间推算,他们的车队会在路上相遇。为了不错过这一闪而过的相遇,李红不时打开车窗去探寻。当车队相向而来时,李红左手拿着手机拨通丈夫的电话,右手奋力挥舞着一面红色指挥旗……短短几秒钟的“旗语”,诉说彼此对前行的真情鼓励。

“这个选择,带给我一个全新的世界”

前不久,仇善发托人给李红捎来一份产前“工作计划表”:精确到天的孕检时间、产前所需物品清单、30多种饮食禁忌、12个常用便民电话……

不同的选择背后,有着不同的人生。

看到这份特殊的“礼物”,当天的通话中,感动之余,李红与丈夫定下一份约定:我们既然因为共同的事业天各一方,就更要努力工作,建功立业,才对得起这场千里分离。

回望来路,陈玉浩如今对这句话的理解更深更透。

“猎鹰突击队”政治工作部负责人刘宝华介绍说,考虑到李红有身孕,单位想给她临时调换个轻松点儿的岗位,但被她谢绝了。进驻新营区后,李红一直主动要求干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进行水源抽样检测、组织安全隐患排查、论证分配住房……不方便直接参训,她就找来新颁发的训练大纲,学习研究新大纲组训理念、训练方法和标准要求,并撰写了12份大纲新增课目的组训施教建议。

2005年3月,新兵下连时,身材修长、长相英俊的陈玉浩被文艺分队看中。这个从小立志扛枪上战场的热血青年,阴差阳错地拿起了萨克斯。

李红家中的书桌上也堆满了中外军警反恐特战书籍,以及从网上下载打印的厚厚一沓资料。“这些书都是刚买的,正好利用这段时间给自己充充电、补补课。”她说。

文艺分队隔壁就是雪豹突击队。那响亮的口号、密集的枪声、弥漫的硝烟味让陈玉浩心驰神往。他暗下决心:“我要成为一名雪豹突击队员。”

千里之外的南方,身为作训参谋的仇善发也很快投入工作,忙得不可开交:改善训练场设施、组织“魔鬼周”训练……为此,还有不到3个月就将分娩的李红仍坚持自己应对各种琐事,尽可能少打搅丈夫。

多年以后回望,正是时代的力量推着他一步步实现梦想。

“以前在一个城市,却仍觉得距离远;现在距离虽远,心却贴得更近了。”李红解释道,都说奋斗者的青春最美丽,支持改革强军,共同的奋斗就是他们幸福的真谛!

那时,雪豹突击队刚成立两年多,但是,加入其中已是众多“志当尖兵”的战士的梦想。

作为中国反恐专业力量中的“国家队”,作为紧盯国内顶尖、国际一流目标来建设的武警反恐特战劲旅,雪豹突击队对预备特战队员的选拔标准之高可想而知。

即使这样,得知雪豹突击队海选预备特战队员时,陈玉浩仍毅然决然地报了名。

接受采访中,陈玉浩谈到这次选择时说:“我很庆幸自己作出了这个选择,它带给我的是全新的世界。”

事实的确如此。陈玉浩压线通过了海选,之后又“脱胎换骨”通过考核。他“脱胎换骨”的过程,同样也是雪豹突击队“造血强能”的过程。

预备特战队员需集训8个月,实行全程淘汰机制,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成为雪豹突击队的特战队员。

为留在雪豹突击队,预备特战队员们每天身穿沙衣、腿绑沙袋,早中晚各一趟五公里越野是常事。

第一个月结束时,陈玉浩成绩“殿后”,面临被淘汰的风险。他一时没了信心。

“你一定能超过那些尖子。”在班长的鼓励下,陈玉浩决定拼一拼。3个月下来,他跑坏了5双作训鞋,在集训队进行的五公里越野摸底考核中成功“逆袭”,把训练尖子PK了下去。

陈玉浩告诉记者:“是集训队这个平台在推着我飞奔。”其实,被推着“飞奔”的何止是他一人,几乎所有预备特战队员都被激发出最大潜能。为提高射击精度和速度,他们坚持据枪定型训练,苦练快速射击技能,双手虎口、手指都磨出血泡、起了老茧。数月后,他们练成了出枪即击发、击发即命中的过人本领。

艰难困苦,玉汝于成。集训结束时,陈玉浩成了“站到最后的强者”中的一个,成为一名雪豹突击队队员。

“破茧”的痛苦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成蝶”的收获:2006年9月,陈玉浩成为同批兵中唯一以义务兵身份入党的人;2007年年初,他刚选晋下士便被任命为班长……

面对一连串的收获,陈玉浩对同批加入雪豹突击队的战友说:“现在看来,拥有实现梦想的权利,是这个时代给予官兵的最大福利。”

高板墙是高雄和李诗佳都要在锻练中直面的一道障碍物,战友们都在说他们是一对双宿双飞的特战夫妻。“出国参赛,是一个用信任和自信支撑的高频词”

入伍之前,陈玉浩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可以站在国际赛场上与世界级选手角逐比拼。

2014年5月5日,一场别具匠心的颁奖典礼在某国特战训练中心举行。主办方首次采用武装直升机通场、由伞兵携带获胜方所在国国旗伞降的方式,为获胜的代表队颁奖。

当参赛的特战队员看到鲜艳的五星红旗横空飘扬在异国天空时,他们激动地流下了泪水,队员们朝着祖国的方向,立正,敬礼!

参加国际特种兵比武竞赛夺得总冠军,陈玉浩曾以为这就是他的“高光时刻”。但他没有想到的是,出国比赛会成为他之后军旅历程中的高频词。

2015年赴斯里兰卡参加中斯联训,2016年赴俄罗斯参加中俄联训,2018年参加国际特种兵比武“勇士竞赛”,每一次他都载誉而归。

倍感荣耀之余,他对“祖国”一词的理解也越来越透彻和纯粹。“祖国综合实力的快速提升,是对外军事交流活动日益频繁和雪豹突击队多次走出国门的大背景与前提。”陈玉浩说:“是新时代成就了我。”

新时代成就的何止他一人。“出国比赛”也同样成为很多其他特战队员时常提及的高频词。

2013年和2014年雪豹突击队连续两年派队赴国外参加比武,2015年参加“丝路协作-2015”联合训练,2017年参加匈牙利世界军警狙击手锦标赛……在他首次出国参赛之前和之后,很多雪豹突击队队员也同样站上了国际赛事领奖台的最高处。

尽管赛事承办地域有所不同、比赛规则设置也常有差异,但特战队员的观念高度一致,那就是“被确定为参赛选手,本身就是祖国对自己的充分信任,决不能辜负这份信任”。

2018年,陈玉浩第3次参加被誉为“国际特种兵角斗场”的“勇士竞赛”。负重15公斤奔袭到第5个射击点时,他体能已严重透支。

看着外军选手一个个超过自己,陈玉浩狠狠打了自己两耳光,猛地往头上浇了一瓶冰水,咬着牙开始加速。冲过终点的那一刻,他眼前一黑倒在地上……最终,他带领团队在竞赛中获得亚军。

“出国参赛,是一个用信任与自信支撑的高频词。”陈玉浩告诉记者:“这种自信既包括祖国对所派参赛队能力的自信,也包括特战队员的高度自信。”

凭着过硬素质和高度自信,陈玉浩4次参加武警部队特战尖子比武,次次成绩骄人;3次参加与外军特种部队联合演训,次次备受关注;2次站在“勇士竞赛”国际特种兵比武的领奖台上,让五星红旗高高升起。

多次出国参赛的他,也在不断丰富着自己的“世界观”。他说:“感性地讲,站在国际赛事领奖台的最高处,你才更能明白祖国在心中的分量与意义。理性地讲,这就是找一把不同的尺子量自己,找准自身在世界同类训练水平的定位,为今后的实战练兵。”

“用忠勇铸就祖国通往世界和美好未来的坦途”

走出国门,才知道什么叫局势动荡、恐怖肆虐、流弹横飞;走进国外的一些任务地域,才知道什么叫危机四伏,才更理解雪豹突击队存在的作用与意义……

这是一些担负过我驻外使馆警卫任务的特战队员的感受。

从2004年6名雪豹突击队员赴国外担负随行警卫任务时起,越来越多的特战队员走出国门担任外交行动随行警卫任务,陈玉浩就是其中一名。

2007年底,陈玉浩瞒着家人,主动请缨赴国外参加使馆警卫任务。在那里,他第一次真切体会到了“为国出征”四个字的含义。

到处是炸坑弹孔,很多地方都发生过激烈交战。恐怖分子十分嚣张,他们提前一个月告知准备袭击某国使馆,在该使馆已有防备的情况下,仍悍然发动汽车炸弹袭击。

为应对随时可能发生的意外,特战队员枪里子弹都上了膛,夜晚睡觉都抱着枪。

在一次警卫任务中,陈玉浩负责随队护送外交人员前往谈判地。这是一次非常危险的任务。路上要经过很多卡口,敌我难辨。为确保外交人员的绝对安全,警卫组不断调整位置,始终用身体挡住外交人员,手指片刻不离扳机,数次与恐怖分子擦肩而过、枪口相对。经过数次谈判,他们成功完成任务。

像这样的随行警卫任务,雪豹突击队的特战队员很多都担负过。在别人眼里,其中充满着考验与凶险。在特战队员的眼里,这种行动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陈玉浩对记者说:“这证明祖国在强大,正在更广阔的空间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这也使担负随行警卫任务有了新的意义,我们是在用忠勇铺就祖国通往世界和美好未来的坦途。”

有一种荣誉叫为国出征,有一种忠诚叫“使命高于生命”。像其他特战队员一样,陈玉浩很自豪,因为自己每一分潜能的释放都来自祖国的召唤。

战场的磨砺,让他积累了丰富实战经验。这些实战经验,被他更多地用于守护国内安宁的实战中。

一次,陈玉浩奉命带队搜捕犯罪分子。两名犯罪分子突然从藏身地窜出,手持利器向他刺来。千钧一发之际,他迅速调整枪口,果断击发,当场毙敌。

面对亡命之徒,他将生死置之度外,临危不惧,多次带领队员完成捕歼战斗。

当选第22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后,记者问他下一步有什么打算,陈玉浩又回到了平时那种腼腆状态:“成绩都是大家的,我不过是众多雪豹突击队员的一个代表。只要祖国需要,我时刻准备着为国出征!”

www.26299.com 4

陈玉浩为队员讲解房屋突入动作要领。

www.26299.com 5

陈玉浩带队进行山地搜捕训练。

难忘那些诠释忠诚的姓名

■解放军报记者 代 烽 通讯员 丁宝顺

“霸王花”雷敏、“钢铁战士”郑明岗……在武警部队机关大院北侧,一面“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名录”荣誉墙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每次从墙边经过,记者都会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注目镶刻在墙上的220名“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荣誉获得者和被追授“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的26位英烈的名字,眼前不由浮现出那些熟悉的面孔。

作为党绝对领导下的武装力量,武警部队评选“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活动得到广大官兵积极响应,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习主席2014年为“猎鹰突击队”授旗时,勉励官兵要“永远做党和人民的忠诚卫士”。

www.26299.com,翻开中国武警历届忠诚卫士事迹材料,一幅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英雄画卷也随之打开。

雷敏——第1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当选者。她曾执行押解女毒贩、捕歼持枪抢劫犯等重大勤务30余次,2次赴毛里求斯帮助培训警察部队,荣获毛里求斯警察最高荣誉奖章,为祖国和武警部队争了光。

郑明岗——第21届“中国武警十大忠诚卫士”当选者。他身患动脉血栓性脉管炎,6次做大手术,4次闯过“鬼门关”。他每天进行15个小时的强化训练,体能、障碍、战术、擒敌训练一项不落,整整练废了3套义肢,重新回到战位。

敬晓玲乔装打工妹,卧底侦察26天,协助公安机关破获一起谋财害命的凶杀案;吕章宏、马卫华先于暴徒开枪,解救人质的惊心瞬间让人赞叹;闫大鹏临危不惧、处变不惊,以血性担当迅速平息了暴狱事件……让我们记住这些名字,是他们用忠诚和壮举,书写了忠诚卫士无愧于时代和人民的责任担当。

生者可敬,逝者永恒。那些将生命化作星光的英烈名字更加闪亮。

“天苍苍,水匆匆,你要问战士的忠诚,望一望妈妈的眼睛……”当感人肺腑的《望一望妈妈的眼睛》在耳边响起,荣誉墙上张楠、李保保、王成龙等被追授“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的26位英烈的姓名,在记者的泪眼中渐渐变得模糊,他们的事迹却深深镌刻在记者心中。

好兵张楠奉命出征,在担负我国驻索马里使馆安全警卫任务时壮烈牺牲,为祖国流尽最后一滴血,在异国他乡用生命擦亮了中国军人的名片。

“如果有来生,还愿为国再牺牲。”生命尽头这句简单朴实的话语,是武警上海总队战士李保保对党和人民的真情告白。为了人民群众的安宁,他多次请战,冲锋在反恐维稳一线。身患癌症,躺在病床上,他心心念念的仍是祖国边疆的安宁。

毋庸置疑,在武警部队职责使命日益拓展的强军实践中,广大武警官兵必将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们当中也必将诞生出更多的忠诚卫士,创造出更多的光辉业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