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6299.com】■本报记者 代 烽 通讯员 张鹏飞 田 健,在故宫里执勤

3月6日上午,武警故宫中队的执勤哨兵下哨。李超/摄
“上元之夜”的第二天,清晨6点,起床号划破北京中轴线上方的天空,古老的紫禁城经过前夜的喧嚣,已恢复宁静。武英殿旁的小院里,武警北京总队执勤一支队故宫中队的官兵们照例起床洗漱,准备出操。
驻扎在西华门内,没有专门的跑道和操场,围绕故宫跑圈是故宫中队雷打不动的早操课目。10分钟后,一支队伍悄然出发。这样跑一圈有3公里的路程,大约需要15分钟。
初春的北京天还没有亮,巨大的宫殿在夜色中隐约显现出轮廓。常年驻守故宫,让故宫中队的官兵们成了离这座世界上现存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建筑群最近的人。近万座宫殿和六百年的中华文明,是他们守护的对象。
哨位上的荣誉与快乐
去年一年,故宫年度接待观众量首次突破1700万人次,春节期间的“贺岁迎祥——紫禁城里过大年”活动,7天接待了40万游客。珍品文物和文创产品让故宫成为人们心中的“网红”,追文创、看展览,成为一股由故宫引领的新潮流。
每天上午8点,太和门缓缓推开,执勤官兵会成为这一天首批走入故宫的人。担负固定哨位执勤和巡逻勤务,是白天官兵们在故宫内的任务。
太和殿前,是故宫中队的第一组执勤哨位。广场上凹凸不平的地砖已有600年的历史,哨兵们每隔半小时,就要在这些“文物”上走一圈。
战士李思维清晰地记得第一天上哨时的情景。按照惯例,新兵下连后,每组哨位有两个人,老兵带新兵。老家在湖南的李思维此前从未来过北京,更没有进过紫禁城。与紫禁城的初见,就是他走进故宫中队,开始守卫她的那一天。
李思维的记忆中,那天阳光明媚,头顶碧空如洗,他作为副哨跟随老兵来哨位换班。广阔的太和殿广场上,游人络绎不绝,两队武警官兵笔直站立,相对行了一个军礼。
第一次站在太和殿门前,李思维的主哨告诉他,站在这里,“守卫的是中华文明”,一分钟也不能松懈。“那是第一天站在这么多人面前,感觉很多游客都在看我,突然觉得肩上的责任很重,也很骄傲。”李思维说。
然而,尽管一班执勤只有两个小时,站在这里却并不轻松。到了夏天,故宫大理石吸热极快,地表温度时常突破温度计极限。加上旅游旺季,游客增多,热浪与喧嚣让哨兵看到远处的建筑物都被炙烤得扭曲。而冬季的神武门,穿堂风呼啸而过,夜间执勤的哨位就设在门前。
中士贺磊刚守卫故宫7年,所有哨位他都已经执勤过无数次。提起这7年,他早已忘了夏季的炎热与冬天的寒冷,想到最多的是执勤时遇到的一张张游客的笑脸。
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打交道是哨兵们的日常工作。“洗手间在哪里”“出口在哪里”是游客们最常问的问题,有时候贺磊刚执一班勤要回答几十甚至上百遍。但他从来不觉得烦,因为同样寻常的,还有游客送来的遮阳伞和矿泉水。
“游客看到我们站在太阳底下,经常会主动给我们打伞、送水,但我们不能收,只能口里说着谢谢婉拒,心里很感动。”贺磊刚说,就在今天春节举办的故宫过大年活动中,每天都有来故宫过年的小孩跑来向他问好。“那时感受到作为军人的骄傲,觉得执勤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
故宫开放这些年
随着故宫逐渐开放,各类展览与外事活动越来越多,执行临时任务变得常态化。2017年,故宫博物院举办“千里江山-历代青绿山水画特展”年度大展,北宋画家王希孟的《千里江山图》首次全卷开展。前来看展的观众为了一睹名画真容,常常需要排3个小时的队,才能近距离欣赏5分钟。负责维持秩序的执勤官兵每天要重复几百遍“同志您好,这里不能长时间滞留”。
“老兵”贺磊刚说,“执勤第一条:以人民为中心”,劝说游客时,再拥挤喧闹的环境也要有耐心,不能先想自己的苦和累。
今年“紫禁城过大年”与“上元之夜”活动举办,让故宫一度日游客量超过8万人次。中队临时加勤,出动多组巡逻哨全天执勤。“上元之夜”活动日,哨兵们早在下午就登上城楼哨位。毫无遮挡的情况下,寒冷的风刀子般割在脸上,有些战士下哨后感到脸都麻木了。
除了举办展览,外事活动也是故宫中队执勤任务的重中之重。每次协调游客配合外事活动,战士张银有自己的经验和办法。“要和大家讲道理。我会告诉他们,这是在为祖国的外交事业作贡献。”这是他贯彻依法文明执勤、与游客打交道最常说的一句话,“一说一个准,大家都能理解,也会配合”。
“历史也活在我们身上”
站在大殿前的哨兵同样是故宫里一道独特的风景,每天执勤中问路的,其中不乏外籍游客。为了能够流畅交流,同时展现中国军人的良好形象,战士庞笑非闲暇时,把《新概念英语》当成休闲读物,一有时间就背单词。每天收操后,对着古老的红墙背英语单词成了他的必修课。
如今,在故宫工作人员的专业指导下,中队拥有自己的英文版“礼貌用语100句”“问路答疑100句”。官兵们都能熟练用英语说出故宫最基本的路线图。“我们站在这里,代表的是国家形象,代表的是中国军人的形象。”排长唐鹏程说。
学习外语的同时,中队官兵们也在学习故宫的历史。他们走过紫禁城的每一座宫殿,都能说出它们的故事。
张辰是中队里的第一代故宫讲解员。最初关于故宫的典故,张辰是在导游口中听到的。执勤时,各个旅行团的导游一边讲解一边在张辰面前走过,那些只言片语的故事让他对故宫的历史产生了兴趣。于是,中队图书馆里的书被他翻了个遍。
像张辰一样的战士还有很多,列兵王楠把讲解词背得滚瓜烂熟。春节期间,一个年轻母亲带着孩子游玩,小朋友拿着地图跑到他的面前,问他乾清宫的故事。听完王楠熟练又生动的讲解,小孩子高兴地一边鼓掌一边说,“叔叔,你真厉害”。
“故宫的历史也活在我们身上。”王楠说。
生活在红墙黄瓦的紫禁城,历史早已融入中队官兵的生活。如今中队居住的营房是袁世凯修建宝蕴楼时警卫排住过的,旁边的宿舍是御马厩,院子里的黑枣树也有600年的历史。大家常开玩笑说,自己是住在文物里。
每天下午清场后,故宫里的空地就成了中队的训练场所,繁重的执勤任务下,官兵们也始终坚持体能训练。
夕阳洒在辉煌的琉璃瓦上,太和殿前广场安静广阔,只有风声和官兵们出拳的声音。这是贺磊刚最喜欢的画面,总能让他忘了疲惫。只要想到这样被自己守卫着的故宫,贺磊刚就会笑:“从心里觉得故宫太美了,执勤不辛苦,因为我太喜欢她了。”
张辰喜欢看阳光映着金水河里故宫的倒影,“那一幕宁静祥和,心里只希望国家太平”。
每个战士都有自己喜欢的故宫故事。张银喜欢讲起金銮殿后出水的龙头,在别人眼中也许不起眼,他却知道,“那就是水龙头的来历”。贺磊刚喜欢角楼的结构,每次跑操经过,他总在想象,支撑着这座没有一根钉子的古建筑上的楔子究竟是什么样的。
太和殿前哨位旁的镀金缸、乾清门前与哨位并肩而立的青铜狮子、每天出操跑过的金水河……这些触手可及的文物是中队官兵日常聊天时谈论的主角。《故宫100问》里的故事被他们编成问答题解闷。官兵们熟悉这里的每一座宫殿、每一个院落,每次在为游客指路时,他们的脑海里会立即拼出一副“3D地图”。
“足不出户”的“紫禁卫士”
尽管守卫着最着名的名胜古迹,居住在北京城的最中心,故宫中队的官兵们却几乎没有逛过北京。来了6年,贺磊刚从没有去过颐和园,唐鹏程去过最远的地方是天安门广场。整个中队集体行动的活动范围最远只到过西单,不少战士甚至连毛主席纪念堂都没有去过。
任务繁重、没有时间是中队官兵“足不出户”的主要原因。
今年春节,“故宫过大年”与“上元之夜”接连两个活动,让官兵们忙得连轴转。节日期间的晚上,贺磊刚和战友们需要登上天安门城楼执勤站岗。那是农历猪年的第一个圆月,当月光照亮了故宫角楼,看着北京城的万家灯火,游客举家前来游玩过年,贺磊刚突然有些想家。
他已经7年没有回家过年,每逢节日阖家团圆的日子,都是中队官兵最忙的时候。入伍以来他唯一一次与家人春节团聚是在2018年。母亲千里迢迢探亲来到故宫,正好赶上贺磊刚上哨,只能远远地站在角落望着他。为了防止出现秩序混乱,贺磊刚的注意力全部在游客身上,甚至没有多看母亲几眼。
两个小时的执勤站岗时间,贺磊刚的母亲就在旁边陪了他两个小时,交班后对他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瘦了”。分别的那天,贺磊刚望着渐行渐远的母亲,站在哨位上郑重地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一家不圆万家圆。”看着城墙下热闹的人群,每一名“紫禁卫士”都会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
远方的亲人以这群“紫禁卫士”为骄傲。战士李思维说,尽管父亲从未到过北京,却喜欢和别人绘声绘色地聊故宫,最后总会骄傲地说上一句“那是我儿子守卫的故宫”。每当被人问起,贺磊刚的母亲就会笑着告诉别人,儿子在北京当兵,在故宫里执勤,就守着电视里的那座金銮殿。
2月20日,万众瞩目的“上元之夜”结束了,执勤还在继续。故宫清场后,宫内的哨位会在夜间调整到神武门外。照例两小时一班岗,困倦成了官兵们最大的“敌人”,一夜分成几段睡是常有的事。有时候冬天遇上刮风下雪,哨兵们就顶着风去哨位,实在打哈欠困了,“多打几个哆嗦就清醒了”。
夜晚的故宫没有了白日里的喧嚣,一辆辆卡车开进来,工人们开始加班加点进行修缮。站在神武门外,身后是赶修的宫殿,面前是繁华的北京街景,老人在故宫博物院前的空地上散步、跳舞,孩子们在一旁打闹嬉戏。每当这时候,唐鹏程总有一种恍惚的感觉,忘了凛冽的寒风,“好像穿越了。”
夜间的修缮工作一直持续到清晨6点,然后神武门也将关闭,整个故宫空无一人。而此时,武英殿旁的小院里,起床号刚刚吹响。
从哨位走下来,贺磊刚伸了个懒腰,看到街上已经有早起上班的行人。他沿着斑驳的城墙往回走。
“又是一天平安顺利结束了。”贺磊刚心里想着,身旁诺大的紫禁城肃穆安宁。(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郑天然 通讯员 王斌 王炜)

位于坝顶入口处的哨位,连接185观景平台,是游客最为集中的地方。正午时分,哨兵张建涛正在执勤,挺拔的军姿吸引了不少中外游客的目光。

三峡大坝不在边防、海岛、高原,但执勤环境却同样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长期上坝执勤,不少官兵都患有关节炎、腰肌劳损等职业病,几乎每名战士的衣柜里都放着“三件宝”——红花油、护膝、护腰带。

“吃得大苦、舍得牺牲才担得了大任。”支队政委柏爱军告诉记者,中队原指导员望涛是地道的三峡人,从家门口到部队营区仅5分钟车程,但他一心扑在工作上,往往十天半月甚至个把月才回一次家。

三峡的哨位洒满了战士们的汗水,也融入了战士们最真挚的感情,每班哨下哨后,哨兵都会把哨位擦拭一新。

在繁重的执勤工作之余,中队官兵牺牲休息时间,当起环保义务宣传员。几年来,他们为游客发放环保宣传单、光盘等数万份;参加并举办环保讲座、交流数百场次;制止和抓捕在坝区水域偷捕鱼、在坝区两岸山体偷挖名贵植物等行为1000多次;参与中华鲟等珍稀物种放生30多次……在群众眼里,中队官兵已成为三峡库区环境保护的一面旗帜。

随着近年来坝区推行“一开一免”政策,景区游客大量涌入,坝区面临的安全隐患和压力陡增。

盛夏时节,走进担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左岸守卫勤务的武警宜昌支队执勤十一中队营区,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三排低矮、简陋的活动板房。

最美青春献三峡

驻守一方热土,守护一方平安。2016年夏天,受特大暴雨影响,三峡大坝下游三斗坪镇发生山体滑坡。中队官兵第一时间赶至事发现场,连续奋战10多个小时,成功救出数十名被困群众。

盛夏的坝顶,温度通常在50摄氏度以上。2017年夏,上海籍战士小尤在坝顶站哨,他的父母过来旅游,刚好在185观景平台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小尤下哨时,脸被晒得暗红,父母见到这一场景,直掉眼泪。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中队长宋向华介绍说:“2003年7月,中队正式进驻三峡大坝,当时没有营房。为保证能准时上勤,官兵住进了三峡建设者住过的板房。”

去年6月的一天,哨兵鲍伟正在2号哨执勤,在对一辆大货车检查时,他发现司机违规运出了几大捆电缆。随后,中队向坝区派出所报警并将司机扣留。由于哨兵的细心检查,避免了国家资产的损失。

中队官兵为何人人都讲奉献?战士李光淋说:“每个夜晚,站在大坝哨位上看到远方的万家灯火,一种‘三峡大坝有我,党和人民放心’的自豪感就会油然而生,再苦再累也值得!”

“为更好保护三峡生态,中队官兵主动选择住在板房。”上士丘文斌告诉记者,虽然板房条件比较艰苦,但他们把板房内外收拾得干净整洁,大家生活在这里也很舒心。

武警宜昌支队执勤十一中队驻守三峡大坝16年——

盛夏时节,走进担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左岸守卫勤务的武警宜昌支队执勤十一中队营区,映入记者眼帘的是三排低矮、简陋的活动板房。

宋向华说,进驻初期,官兵只能徒步上哨,来回步行要100分钟,如今条件得到了改善,但乘车逐点上哨也需几十分钟,下哨的战士常常在车上头一歪就睡着了。

■本报记者 代 烽 通讯员 张鹏飞 田 健

【www.26299.com】■本报记者 代 烽 通讯员 张鹏飞 田 健,在故宫里执勤。哨位旁,一行大字格外醒目:“用一流的素质,守一流的大坝,创一流的业绩”。这是支队为守坝官兵提炼总结的“三峡精神”。标语无声,却日夜警醒着哨兵时刻保持高度警惕。

与生活条件相比,工作条件更艰苦。

目前每个岗亭都装上空调,但由于哨兵要随时处理复杂多变的情况,只能在半封闭的岗亭里站哨。张建涛告诉记者:“夏天站哨,前胸对着烈日,后背对着空调,真是‘冰火两重天’。”

www.26299.com 1

宜昌有着“世界水电之都”的美誉,保护好坝区的绿水青山,就是对三峡大坝最长久的守卫。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