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6299.com】是红军入粤后的一次惨烈战斗,山坡和山谷里到处是红军和敌人的尸体

6月下旬,记者沿着当年红军长征的足迹抵达广东仁化县城口镇,探访感悟那段烽火岁月——
红军长眠处,灯盏照心间 城口镇地处粤湘两省交界,四面群山,峰高谷狭。
当年国民党军从湖南汝城到广东仁化,布下堵截西进红军的第二道封锁线。80多公里封锁线上,光碉堡就有200多座。
“担负打通城口通道任务的是红一军团二师六团。”仁化县史志办主任刘耀东告诉记者,红一军团首长认为城口是粤湘咽喉,是中央红军西进的唯一通道,但敌人明堡暗碉林立,必须突袭智取,方可一举成功。二师六团将主攻任务交给了一营。
左权对23岁的一营营长曾保堂说:“你务必在湘军到来之前拿下城口。”出发前,聂荣臻又嘱咐:“保堂,城口是红军突出去的唯一口子,几万红军的生命就托付给你们营了,要不惜一切代价。”
军令如山,字字千钧。1934年11月2日夜,曾保堂率一营指战员潜伏至距水东桥百米处,先部署两个连对付两侧十多个碉堡,又挑选十几名水性好的战士,从桥的上游泅水过河,自己带配属的侦察排倏然强行过桥。
敌哨兵喝问哪部分的?曾保堂响亮回答:“自己人!”说话间飞速过桥,敌人还未来得及鸣枪,已被红军扑倒。战斗骤然打响,红军迅速攻入城。四周山上碉堡里的敌人见状,纷纷弃堡逃窜。
城口一战,红军俘敌100多人,缴获枪械数百支,子弹一万多发,还有不少粮食、煤油等物资。
“惨烈的战斗在铜鼓岭!”刘耀东说。
我们一路急行,来到铜鼓岭阻击战旧址。蒙蒙细雨中,工人正在脚手架上修缮铜鼓岭“红军烈士纪念碑”。我们踩着湿滑泥泞的小道,爬上陡峭的山坡,在茂密的树林里只看到几处浅浅的战壕。
为确保红军主力在城口短暂休整,红二师六团一部奉命迂回至铜鼓岭北边的这片丛林,阻击从广州增援城口的敌人。
11月4日,担负阻击任务的红军与敌独立警卫旅第三团遭遇。红军抢占龙形埂有利地形,在密林草丛里沉着应战,奋勇还击,战场上枪声喊声震天,红军一度与冲上来的敌人展开白刃战,战斗持续了两天一夜。第二天傍晚,红军完成阻击任务,奉命趁夜色迅速转移。
山坡上松涛阵阵,泥土深红如血。这场艰难的阻击战,红军以牺牲100多名指战员的代价,粉碎了国民党军在城口消灭红军的企图,使主力部队顺利西进。
记者在山下不远处的东兴村,见到85岁的刘东顺老人。
“红军在这里打仗时,我出生才一个多月,但自小我的父辈就多次给我讲他们掩埋铜鼓岭牺牲红军遗体的事。”刘老说,“据老人们讲,因为离得不远,在自家院子里就能听到密集的枪炮声。枪声停歇后,第二天早上村民们跑到战场上去看,战场惨烈,山坡和山谷里到处是红军和敌人的尸体,红军将士有的被子弹穿透胸膛,有的和敌人扭在一起壮烈牺牲,有的牺牲了仍在战壕里保持往前冲的姿态……”
城口正在建设红色小镇,红军当年留在这里的许多红色足迹正在修缮保护,“红军长征粤北纪念馆”也即将竣工。仁化县委宣传部部长邓红红说,去年来这里参观、瞻仰红军遗迹的游客达30多万。与当地村民交谈,不管十来岁的少年,还是六七十岁的老人,说起红军故事,都如数家珍。
山青水绿,江山如画。不管岁月怎样流转,我们相信,红军当年留在这里的故事,会永远如灯盏般永远闪亮在人民群众的心里。

仁化铜鼓岭阻击战,是红军入粤后的一次惨烈战斗。为确保红军主力在韶关仁化县城口镇进行短暂休整、顺利西进,红二师六团一部奉命迂回到铜鼓岭北的山地中,阻击从广州增援城口的敌人。

【www.26299.com】是红军入粤后的一次惨烈战斗,山坡和山谷里到处是红军和敌人的尸体。1934年11月4日,执行阻击任务的红军遭遇敌军独立警卫旅第三团彭智芳部的攻击,红军抢占龙形埂有利地形,利用密林草丛沉着应战、奋勇还击,最后与冲上来的敌人展开白刃战。战场上喊声震天,红军愈战愈勇。战斗持续了两天一夜,战至第二天傍晚,完成阻击任务的红军奉命趁夜转移,从岔口分两路经红山入乐昌麻坑和汝城的延寿,汇入西进的红军主力。

在铜鼓岭阻击战中,红军以牺牲100多名指战员的代价,粉碎了敌军增援城口的目的,并突破敌人设置在城口的第二道封锁线,为确保红军主力继续西进创造了条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