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刊批西方抵制索契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安倍和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的会谈商讨业中学就北方领土难点调换意见

事实上,从2007年索契获得冬奥会举办权开始便“杂音”不断,西方国家对俄罗斯人权、环保等问题加以指责,美国总统奥巴马、法国总统奥朗德、德国总统高克等已明确表态将不出席冬奥会。

就西方对索契冬奥会的非正式联合抵制而言,最引人注目的例外是,荷兰首相马克-吕特出席了冬奥会开幕式。而事实上,去年恰好是荷兰和俄罗斯关系最不平静的一年,其中包括荷兰警方在海牙粗暴对待、逮捕了一名俄罗斯外交官,仇视同性恋的暴徒在一名荷兰外交官的莫斯科寓所里狂殴了他。即使如此,吕特依然决定接受普京的邀请。他受到了隆重欢迎,普京与他进行了一对一会谈,给了他一个机会,让他得以表达荷兰对俄罗斯人权状况的担忧。

日本《读卖新闻》24日称,首相安倍晋三日前决定不出席明年2月7日在俄罗斯索契举行的冬奥会开幕式。原因是这一天正值日本的“北方领土日”,考虑到日本在日俄争议领土方面固有的立场,决定回避这一敏感日期。这使安倍成为继法国、美国、加拿大、德国和英国之后又一名缺席索契冬奥会开幕式的国家领导人。  《读卖新闻》说,安倍不出席冬奥会开幕式的原因除“北方领土日”外,还因为7日这一天正值日本国会会期。报道说,安倍将安排在索契冬奥会期间访俄,与俄总统普京会谈。在日俄首脑会见前,日俄外交副部长级会谈明年1月在东京举行,日方将根据这次会谈的成果,在安倍和普京的会谈中就北方领土问题交换意见。  报道称,因不满俄罗斯有关同性恋的法律,欧美多国已借拒绝出席索契冬奥会开幕式向俄“示威”。2014年,俄罗斯担任八国集团轮值主席,八国集团峰会明年6月在索契举行。目前,八国集团中的六国领导人已表示不出席索契冬奥会开幕式,他们是法国总统奥朗德、美国总统奥巴马、加拿大总理哈珀、德国总统高克、英国首相卡梅伦。但日方称,安倍缺席与“人权问题”无关。

据白宫公布的索契冬奥会美国代表团名单,总统奥巴马夫妇、副总统拜登夫妇以及现任内阁部长集体缺席,仅由前国土安全部部长纳波利塔诺率团出席开幕式,现任美国常务副国务卿伯恩斯率团出席闭幕式。这是1988年以来美国第一家庭和副总统夫妇首次缺席奥运会开幕式或闭幕式。

对很多人来说,俄罗斯总统普京也许看上去像个正在上升的独裁者,不易通融。但实际上,在为索契冬奥会做准备期间,他对来自西方的影响很敏感。在他的职业生涯中,还从没像现在这样在乎外界看法。随着冬奥会临近,普京满足了西方很多最迫切的要求。他释放了俄罗斯几乎所有最着名的政治犯,其中包括环保活动家、女性主义表演艺术家、由寡头政治支持者转变而来的民主主义者和街头抗议者。

消息指,俄罗斯联邦安全局自2010年起开始升级名为SORM的系统,实为俄官方对互联网资讯进行监控的网络监控系统,要求所有电话和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必须强制安装。俄罗斯安全机构享有充分的、畅通无阻的访问许可权,这意味着所有电话、免费WiFi等网络通讯数据都无密可保。

文章同时指出,俄罗斯在叙利亚局势、伊朗核问题、巴以冲突、乌克兰局势等全球议题中具有重要作用。但在本届索契冬奥会期间,西方国家领导人却有意避开俄罗斯、避开普京,这很可能会影响到俄罗斯未来处理相关国际事务时的态度。

据大公网报道,除了恐怖主义的威胁,此次索契冬奥会可谓一波三折。先是奥运场馆建设费用昂贵,一些场馆可能无法按期交工,接着是俄罗斯颁布禁止向18岁以下青少年进行同性恋宣传法律,引发同性恋权益活动人士不满,质疑同性恋运动员可能受到歧视,俄当局不得不出面“灭火”。

时代周刊文章认为,为办好索契冬奥,普京在面对西方批评时异常开放,释放政治犯、拥抱同性恋等等。然而西方政客不仅没赞誉,还以联合抵制予以回报,这种不包容做法势必会刺激普京,影响到其处理国际事务的态度,这是在给西方人自己使绊子。文章还呼吁,西方政客抓紧冬奥会闭幕式这个最后机会进行补救,展现应有的善意,“再不抓紧,以后就再也见不到如此开放的普京了!”

推荐阅读:索契冬奥会火炬将进入太空 并抵达北极潜入贝加尔湖

文章还提到,相对于西方的联合抵制,荷兰是个例外,文章说,虽然过去一年荷兰和俄罗斯的关系并不平静,但是荷兰首相马克·吕特依然出席了本届冬奥会的开幕式,吕特也受到了普京的隆重欢迎,双方进行了一对一会谈,这是很好的沟通机会。

“索契冬奥会不应当成为政治或分裂的平台。”国际奥会主席巴赫的一句话,道出了本届冬奥会背后复杂的政治角力。

美刊批西方抵制索契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安倍和弗拉基米罗维奇·普京的会谈商讨业中学就北方领土难点调换意见。近日,美国《时代周刊》杂志网站提前发表了,定于24号刊登的题为《西方联合抵制事与愿违》的文章,文章批评了西方国家对本届索契冬奥会的“联合抵制”是个错误做法,并呼吁西方各国领导人抓紧闭幕式的最后机会进行补救。

此前英国等媒体揭露,俄政府在索契构筑一张“几乎完全覆盖”的监控网络,上至外国政要、国际奥委会机构,下至各国代表团、参赛选手、裁判及医疗人员,甚至观众、媒体记者等均是监听对象。

文章将于2月24日见刊,付费数字版已提前在时代周刊网站发布。以下是文章全文:

时代周刊:西方事与愿违的联合抵制

不过,西方领导人仍有机会。他们也许会获得良好的建议,使用好每一届奥运会都安装的“外交安全开关”,这就是闭幕式。2月23日,普京将再次坐在菲时特奥林匹克体育馆包厢里,回想他为这届冬奥会洒下的所有汗水、投入的所有财富。当他环顾体育馆想看看哪位领导人出席时,他很有可能会想起“谁是他的朋友”这个问题。如果开幕式是某种暗示的话,你可以打赌中国将派出高级代表团,朝鲜和前苏联加盟共和国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也会这么做。普京将只能得出结论,这些就是他全部的盟友,而虽然他已经做出了善意的姿态,西方却依然弃他不顾。

在冬季奥运会的问题上,外交礼仪是模糊的。在世界各国领导人看来,与夏季奥运会不同,冬奥会并不是个必须参加的活动。尽管如此,对主办国的领导人及其贵宾来说,冬奥会的确提供了改善紧张关系的机会。但是,当冬奥会本月来到俄罗斯时,西方的主要政治家们决定对其视而不见。这真是个错误做法。

文章最后建议说,美国等西方国家应该抓住索契冬奥会闭幕式这个机会,派遣更高级别的官员出席,以修复与俄罗斯的紧张关系。

正如俄罗斯历史所显示的那样,一个被孤立的沙皇有可能成为一个残暴的沙皇,尤其是对他自己的人民。但是,由于西方在索契避开普京,普京的反应很可能会波及更大的领域。在就叙利亚内战、伊朗核项目、巴以冲突、乌克兰革命而进行的会谈中,俄罗斯是一个重要的参与者。当普京下次会见他的欧洲同僚来讨论这些问题时,他无疑会想起这些人是如何婉拒了他在索契的殷勤。

除此之外,还有俄罗斯的反同性恋宣传法律了,该法反对向未成年人宣传同性恋。美国和欧洲对这部法律持批评态度。但是,即使在这个问题上,普京也有所松动。就在2014年索契冬奥会开幕前两周,他的政党提议修改这部法律,以便去除任何涉及同性恋者的条款。

美国副国务卿威廉-伯恩斯受命,将率领美国代表团出席闭幕式。不过,现在还不算太晚,奥巴马总统依然可以抓住机会,派遣一个级别更高的官员出席,例如副总统乔-拜登、国务卿约翰-克里,让普京能够为主办冬奥会而自豪,能够与那位级别更高的官员就一些重大问题展开会谈。无论是拜登还是克里,他们的出席都将大大有助于结束美俄目前异常紧张的关系。普京现在非常开放,并且十分敏感,对他们来说是一个机会,他们也许再也不会有会见这样一个普京的机会了。

《新闻联播》视频: 美刊批西方抵制索契冬奥会

综合央视网、万家资讯网消息。

当冬奥会结束时,普京在俄罗斯议会中的盟友会不会投票通过这些修正案呢?其实,这部分取决于普京的感觉。也就是说,通过举办索契冬奥会,通过他的妥协行为,普京感觉他赢得了多少西方的外交肯定和赞誉。截至目前,他受到的西方外交赞誉几乎为零。

图片 1

《时代周刊》的这篇文章指出,冬奥会实际上为世界大家庭提供了改善紧张关系的机会,而为了办好本届索契冬奥会,俄罗斯总统普京异常开放,满足了西方国家提出的释放政治犯等多项迫切要求。文章还特别选择了普京在冬奥会期间与美国花样滑冰教练握手的照片作为文章配图,体现出俄罗斯释放的暖意。然而,西方国家对此善意却视而不见,有意避开索契冬奥,文章说西方国家这种做法是个错误。

图片 2

至于吕特有没有好好利用机会,这很难说。但是,只要想象一下,如果西欧掌权者多来几个,来个合影,情况也许就不同了。这样的合影会让普京觉得,在他最需要欧洲接受的那一刻,他成了欧洲大家庭的一部分。在现实中,他得到的却是一个“贱民的待遇”。

时代周刊发文批评西方抵制索契冬奥会。时代周刊发文批评西方抵制索契冬奥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