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6299.com】法国政府最早提出这一个人高税法草案后,目前正在公开征询意见的个税修正案至少已经是

法75%个税案获批

近日,清华大学教授李稻葵在《新财富》上就改革个税制度发表署名文章:“这样一个设计非常不合理,甚至可以称之为‘弱智’的个人所得税制,事实上已经沦为工资税”,并提出一套解决方案。对于李稻葵的整套方案我并不完全赞同,但是他说个税沦为工资税倒是切中肯綮。  可以以一些见诸媒体公开报道的数字来验证这个说法。胡舒立女士日前发布的广为转载的《真正需要的是减税》披露,“目前,中国个税收入总额中,征自工薪所得的收入超过6成”,而6年前的2005年国税总局的消息说,当年个税收入中工薪所得占一半。这就是说,个税中来自工资的贡献不但占了半壁江山,而且五六年来又提升了10个百分点。而另外也有权威消息说,我国居民劳动报酬占GDP的比重,在1983年达到56.5%的峰值后,二十多年中持续下降了20个百分点。劳动报酬在GDP中的占比降低了,但是,来自工资收入的个税占税收总额的比例,同样也可以说占GDP的比例却持续增加。这个趋势匪夷所思,它只能证明,个税确实已经是一种主要针对工资的课税。  个税沦为工资税,违背了税收伦理。  为什么说它违背了税收伦理呢?原因在于,如果同样的所得,一种所得是纳税人通过辛勤劳动而取得的,另外的是通过别的方式比如投机、博彩或者继承而取得的,对于劳动所得征收了较高的税,而对于非劳动所得则征收较低的税甚至不征税,那么,这显然是通过政府的税收杠杆,通过歧视性的税收征管,既表彰了通过其他方式积累财富的人,也惩罚了通过劳动取得财富的人。如果一个社会中人们通过劳动本来赚不了什么钱,而一旦赚一点钱还要被锱铢必较地课以重税,那么,谁还愿意去做勤劳的劳动者呢?所以说,个税沦为工资税,是国家为增加收入,惩罚了守法勤劳的劳动者。  任何社会,勤劳都是一种美德。因此,个税这个税种出现之后,对于向劳动工资征税就一直存在质疑和抗议。出于对这种抗议的回应,一些国家也对劳动所得和非劳动所得予以区别,或制定不同的税率,或对工资收入实行一定抵免。1907年,英国税制中明确对劳动所得实行低税,在美国,劳动所得可以享受相当的抵免,美国经济学家米尔顿·弗里德曼提出负所得税的理论,国家对于劳动收入未达到某种水平的人,进行税收抵免,直到收入达到一定的高度为止。这有利于提高穷人努力工作的积极性。  我国个税表面上虽然对工资收入有一定的优惠,但因为立法和执法的双重原因,使得劳动收入的税收不成比例地具有高税负。  从立法的原因看,个税引入中国,一开始就有些变种,形成不良路径依赖。宣统二年即1911年,清朝度支部拟具了《所得税章程草案》,其中包括向工薪征收的个税,但没有来得及实行。到了民国,袁世凯、徐世昌以及后来的南京国民政府,都试办所得税,尤其南京政府在1936年通过《所得税暂行条例》,正式开征所得税。而无论是清朝,袁世凯、徐世昌还是蒋介石政府,其迫切引进所得税的初衷,都是为了应付财政窘迫的现实,为了得到更多的财政收入,对于所得税的公平分配的功能,无暇顾及。  新政权建立后,到了1980年,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其目的主要是向来华工作的外国人的高工资征收,起征点是800元,那时中国人的平均月工资是64元。1986年,又出台《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个体工商户所得税暂行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收入调节税暂行条例》,起征点是400元。就是说,那时候的这几部分别针对外国人和个体户等的法律条例,倒有一些公平分配的立法意图。1993年,将上述所得税法和暂行条例合并后,制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得税法》,这个法律规定起征点是800元,后来虽然调整过几次,但是,因为人们收入增加,尤其是通货膨胀的影响,现在,越来越多的工资收入者缴纳个税,而个税的缴纳者也以工薪阶层为主,个税实现公平分配的功能又让位于给政府提供财政收入的老路,其本身的公平性越来越差。  从执行的角度来说,因为中国个税实行分类征收,源泉课税,雇主是雇员个税的法定扣缴人,政府只要抓住雇主这个“税收把柄”,就可以应收尽收,而其他收入则因为没有“税收把柄”,导致大量的偷漏税存在。在同样是为国纳税,如果工资收入者系统地被应收尽收而其他收入则能收则收,那么,这种税收征管本身就是选择性的,歧视性的,其结果必然是覆盖大部分所得的个税,最后只成为拿工资的劳动者的纳税义务。源泉扣税尽管征管成本低,但是其弊端也是一目了然的。

个人所得税法修正法案的公开征询意见,似乎来得迟了些。

将持续两年;规定雇主对雇员要缴的税收负责

据了解,目前正在公开征询意见的个税修正案至少已经是“三稿”,在近日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审议前,草案已经经历过三轮的征询意见和各方协调。但作为个人所得税最直接的纳税人群体,公众参与的痕迹难觅其中。

闽南网12月31日讯
据外媒29日报道,法国最高法院批准政府提出的向高收入的个人征收75%收入税的法案。这一课税将持续两年,那些在2013和2014年中年薪超过一百万欧元的人将受到影响。

推荐阅读

据报道,法国政府最早提出这一个人高税法草案后,在一年前被该国的宪法委员会裁定为违反宪法。之后奥朗德政府对草案作了修改,规定雇主对年薪一百万欧元以上雇员缴纳75%的税收负责。今年早些时候,法国的足球俱乐部、商界和富豪们也对此高税法草案表示反对和谴责。

默多克与邓文迪将离婚 分手费或达10亿美元

但多项民调结果显示,法国公众普遍支持政府的这项临时高税法案。

94年女孩 曝与73年干爹故事炫富 孙静雅艳照 校园内激情亲热场景 裸体火辣游行
迷奸案女星不雅照 刘嘉玲钓遍富豪 明星爱就发裸照 富二代隐私生活
护士装撩人短裤 曝泰国红灯区人妖 新金瓶梅裸战

推荐阅读:“20%个税”只是问诊楼市的“止疼针”

“税收是对公民财产的合法占有,特别是直接对居民收入征收的个人所得税,其修改和调整都需要体现纳税人的意见,”一位长期参与财税立法的学者表示,“但在草案已经形成‘三稿’才征询意见,其实已经给公众参与度设定了无形的限制。”

迟来的公开意见征询

个税修正案究竟是如何出炉的?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介绍,现在对于法律草案的起草和拟定并没有对主体的限定,专家学者、行政部门、普通公民均可以提出法案设想。此次个税修法最开始就是由主管财税政策制定工作的财政部牵头,召集国税总局等相关方共同起草法案。在起草过程中财政部先对个税修订进行了第一轮内部的征询意见,形成“一稿”。

形成的“一稿”由财政部提交国务院法制办,再由法制办进行第二轮的征询意见和协调,此轮也主要是针对草案牵涉到其他职能部门的工作时进行各方的协调,依旧属于政府部门内部的征询意见。

“比如2007年制订《企业所得税法》时就需要和工信部、商务部等其他相关部门进行协调,”上述学者表示,“但此次个税修订由于和其他部门关联程度较小,主要还是由财政部主导工作。”

【www.26299.com】法国政府最早提出这一个人高税法草案后,目前正在公开征询意见的个税修正案至少已经是。接下来的环节就有了立法程序主体资格的限制。《中华人民共和国立法法》规定,有资格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法律案的只有委员长会议,以及国务院、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全国人大各专门委员会等。因此国务院法制办形成“二稿”后,须上交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后,由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法律案,才是有效的立法程序。

根据《立法法》的规定,全国人大常委会收到法律案后,可以先交由有关的专门委员会审议、提出报告,再决定列入常务委员会会议议程,如此次鉴于个税修正案的专业性,法案交由全国人大财经委审议,最后形成的“三稿”才能上会讨论。

而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后,立法工作就主要由全国人大法工委负责,包括目前正在进行的公开征询意见等。

上述学者表示,此前几轮的征询意见里,外界的参与度都不多,除了公众难以接触到前期草案形成过程外,专家的参与度其实也很少,主要还是政府内部的协调和调整。

“上一次修改个税时还开了公众的听证会,其实也是人大常委会审议后才召开的,”施正文表示,“而等到这个阶段才公开征询意见,公众的参与度其实已经受到了限制。”

施正文指出,若是在草案的形成阶段就让公众广泛参与,就可以在草案中大胆地提出更多建设性的内容,比如个税免征额与物价水平指数化、推进综合型个人所得税制等,“而现在草案的框架已定,大家只能在具体的免征额高低、级次高低上做文章了”。

此外,专家建议应在最后法案通过后的公布阶段附加公开征询意见的情况说明,包括公众都提了哪些意见、各种意见的比重多大、最后的法案采取了哪些意见、为什么采纳等,以保证公众参与修法过程中的作用得到充分发挥。

立法权限争议

此外,个税修正案在全国人大与其常委会之间立法权限的划分,也有不清楚之嫌。

按照《立法法》的规定,全国人大负责制定和修改刑事、民事、国家机构的和其他的基本法律。而全国人大常委会则负责制定和修改除应当由全国人大制定的法律以外的其他法律;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常委会可对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定的法律进行部分补充和修改。

而据了解,现在仅有的几部税收立法《个人所得税法》、《企业所得税法》、《车船税法》等,都是由人大常委会而非全国人大制定和修改的。

“目前在中国,无论是学术上还是实务操作上,对基本法律和普通法律的区别和划分都不甚清晰,”施正文表示,“但涉及到对公民财产的直接占有,税收立法无论在哪个国家的地位都必须是基本法,这一点是普遍承认的。”

回顾此次个税修法的时间表,国务院在3月1日已审议并原则通过了个税法修正案,而今年全国人大会议在3月5日召开,个税法案的修订讨论并非来不及在全国人大上会讨论。“毕竟全国人大对于民众意见的体现要更加权威一些。”施正文表示。

对此有学者举例,美国的税收立法程序在众议院提出议案、参议院审议通过草案、参众两院联合委员会协调和总统签署外,美国的司法机关还须对税收立法过程进行司法审查,考察所制定法律是否符合联邦宪法。

上述学者指出,目前财税立法过程中行政机关所发挥的作用过大,而财政部本来就是税收征收部门的行政机关,在制定约束自己行为的法律时难免过多考虑部门利益,这样的立法行为更需要立法程序的法律规制以及司法程序的监督。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