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山关战斗是红军长征以来打的第一个大胜仗,■解放军报记者 吴 敏 通讯员 欧阳春 刘 宇

“看!我哥哥肖开模就是从那里带着一支红军队伍上山,包抄驻守山上的敌人。”肖开基指着远处山峰上一条若隐若现的小路。今年81岁的肖开基在贵州遵义娄山关红军战斗遗址当了25年的义务讲解员。虽然因年事已高告别挚爱的岗位,老人仍会时不时前往娄山关,遇到参观的游客,他也会主动为大家讲解。
“那是红军当年埋子弹的地方”“这是当年修筑的战壕”……肖开基参与了当年战斗遗址的挖掘。厚厚的植被覆盖下,找到那场激战的痕迹并不容易,地势的险要却一览无余。娄山关,四周群峰耸立,地势陡峭,中间两座山峰相连,形成一道狭窄的隘口。关口东侧是悬崖绝壁,西侧是崇山峻岭,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1935年2月,中央红军在扎西休整期间,敌军很快从南北两面逼近,为摆脱敌军,毛泽东指挥红军迅速转兵东进。1935年2月18日至21日,红军主力二渡赤水,进军遵义。能否顺利攻下遵义与桐梓交界处的娄山关隘,关系整个红军的命运。
25日,中央红军红三军团先头部队第十三团冒着敌人枪林弹雨,首先控制了制高点——点金山。然而,敌人猛烈反扑,两军对峙不下。在彭德怀、杨尚昆的指挥下,红一、红三军团以一部兵力从正面牵制敌人,集中主力分别从两翼向敌人后方迂回,歼敌一部,余敌仓皇南逃。“两翼包抄,绕道迂回,白刃拼杀,可谓出奇制胜。”遵义市长征学会副会长雷光仁说。经过浴血奋战,红军夺下娄山关。“娄山关战斗是红军长征以来打的第一个大胜仗,娄山关战斗与遵义战役的胜利,粉碎了敌人围堵红军的企图,检验了遵义会议确立的路线的正确性。”雷光仁说。
战斗结束后,毛泽东即兴填词《忆秦娥·娄山关》:“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词中洋溢的不畏艰难险阻的革命乐观主义情怀至今鼓舞人心。
“独腿将军”钟赤兵,是肖开基最常讲的故事。在激烈的争夺战中,十二团政委钟赤兵的右小腿被敌人子弹击中,血如泉涌,他不顾伤口继续指挥战斗。由于伤情恶化,必须进行截肢手术。然而手术条件简陋,钟赤兵伤口两次感染,半个月时间里,三次截肢,最后将整条右腿切除。部队希望钟赤兵留在当地养伤,钟赤兵却坚持继续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硬是咬着牙拄着拐拖着一条腿走到了陕北。
“钟将军为什么能有这么顽强的意志?这源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钢铁般的信念,源于具有坚定共产主义理想的共产党员的崇高精神!”肖开基说。
娄山关山脚下的娄山关红军小学是全国第一所红军小学,今年读四年级的张霓是一位小小红色文化宣讲员,“我们现在的好生活是红军用生命换来的,要懂得感恩,我要把红军精神告诉更多的人。”小姑娘的声音稚嫩却坚定。
在风雨如磐的长征路上,崇高坚定的理想信念,激励和指引着红军越过一个个“娄山关”,不畏艰险,一路向前。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当年,中央红军从娄山关出发,一路披荆斩棘,攻坚克险,从苦难走向辉煌。今天,人民军队在强军目标引领下,必定能闯过一个个“娄山关”,在中国特色强军之路上阔步前进。

www.26299.com 1

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1935年1月,当中央红军在遵义地区休整时,蒋介石调动了7个纵队,148个团、约40万兵力,企图将中央红军压迫在长江南岸,进而“合剿而聚歼之”。而中央红军只有3.7万余人,敌我兵力对比十分悬殊。

www.26299.com 2

强敌在前,一场狭路相逢的战斗即将打响。

一战娄山,艰难险阻勇登攀;再战娄山,浴血雄兵誓夺关。7月,记者冒雨登上“黔北第一险隘”——

面对十倍于己的敌军,中革军委决定,中央红军于1935年1月19日开始逐次由遵义地区北上,在川、黔交界处的赤水、土城地区集中。

探寻娄山关红色传奇

1月27日,中央红军全部推进到赤水河以东地区,此时却发现,川军两个旅已经抢先一步占领了赤水城,堵住了中央红军北上渡江的去路。同时,川军名将郭勋祺又率川军两个旅尾随攻击,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解放军报记者 吴 敏 通讯员 欧阳春 刘 宇

毛泽东同朱德、周恩来、刘伯承等察看地形,决定利用青杠坡两侧山谷的有利地形,集中优势兵力,伏击歼灭尾追的敌人。

www.26299.com 3

1月28日,以红三、红五军团和干部团为作战主力,土城战斗打响。经过连续几小时激战,没有取得较大战果。后来从抓获俘虏的番号中发现,原来情报有误,敌人不是四个团六千多人,而是六个团一万多人,而且战斗过程中,增援部队还在不断涌来。

素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说的娄山关。解放军报记者 吴 敏摄

种种始料未及之处,让战局发展对红军越来越不利。如果不顶住川军,后方就是赤水河,中央红军将面临背水作战的危险。

风疾,雨骤,路逶迤。记者一身雨、两脚泥,登上娄山关。放眼青山,万仞无言,唯有山间窄道,穿越漫天雨雾,把思绪拉回到84年前。

www.26299.com ,在这紧要关头,朱德决心亲临火线指挥,毛泽东连抽三支烟,始终没有点头。朱德看出了毛泽东的心思,他把帽子一脱,诚恳地说:不要考虑我个人的安全,只要红军胜利,只要遵义会议开出新天地,区区一个朱德又何惜?敌人的枪是打不中朱德的。毛泽东终于点头同意了。

循着讲解员钟光杰的脚步踏上山路,昔日红军战斗过的堑壕、弹坑早已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绿装。途经一段旧堑壕,钟光杰指着13名红军将士雕塑说:“他们前赴后继、视死如归,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不惜一切代价,誓死拿下关隘……”

朱德和刘伯承到达前沿阵地指挥战斗,给苦战中的红军指战员以极大鼓舞,终于把川军的冲锋顶了回去。

含泪登顶小尖山,不见苍山如海、残阳如血,不闻马蹄声碎、喇叭声咽,唯有红军战斗纪念碑静默耸立,诉说着当年战斗的惊心动魄。

青杠坡一战,红军伤亡一千多人,这对当时仅剩三万七千多人的中央红军来说,无疑是个巨大的损失。

1935年1月7日红军长征途中占领遵义。次日,朱德命令红军部队“向娄山关侦察前进,驱逐和消灭该地敌人”。1月9日,红军部队向娄山关发起总攻,将士们奋不顾身地向山顶冲击。当时,守关的侯之担部利用地形上的优势负隅顽抗。在山顶,红军部队与国民党军队展开一场白刃战,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激战,红军攻克了娄山关。接着猛追溃敌,一举攻占桐梓县城,俘敌数百人,歼敌两个团,乘胜进抵黔北。

当晚,毛泽东召集中央政治局几个领导人开会,毛泽东果断提出:原定由赤水北上过长江的计划,已不可能实现。为了打破敌人的尾击计划,红军应西渡赤水河迅速向川南转移,乘机再实行北渡长江计划。

娄山关的第二次战斗发生在1935年2月。2月25日凌晨,红三军团在军团长彭德怀的率领下,采取正面攻击和两翼包围的迂回战术,向娄山关挺进,与敌军争夺关口。敌人凭险据守,红军猛烈攻击,一举拿下娄山关,歼灭黔军4个团。

1月29日凌晨,中革军委下达了中央红军西渡赤水河的命令。这是红军长征路上首次渡过赤水河,也就是一渡赤水,向川滇黔三省边界的扎西地区前进。

“娄山关战斗是中央红军长征以来打的第一个大胜仗,沉重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充分显示出遵义会议调整军事主要领导人后,红军在毛泽东军事思想指导下发挥出的巨大威力。”钟光杰激动地说。

毛泽东总结土城战斗失利的教训时说:一是敌情没有摸准,原来以为是4个团,实际上比原来估计的敌情超出一倍多;二是对川军的战斗力估计不足;三是红军的兵力分散,不应让红一军团北上夺取赤水城。要吸取这一教训,今后力戒之。

在红军占领娄山关后,毛泽东即兴填词《忆秦娥·娄山关》:“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毛泽东还说:由于及时渡过了赤水河,摆脱了尾追的国民党军,改变了被动局面;部队果断地变为轻装,甩掉了包袱,行动更自由了,更能打运动战、游击战了。

碧血洒青山,英魂壮山河。红军将士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红三军团参谋长邓萍牺牲,是红军长征途中牺牲的最高级别指挥员;红三军团四师十二团政委钟赤兵身负重伤,被锯掉了一条腿,硬是靠着另一条腿爬雪山、过草地……

中央红军一渡赤水,充分显示了毛泽东善于从不利的战局中寻找有利因素,化被动为主动,转败为胜的高超指挥艺术。

雨后初晴,红旗招展,娄山关红军小学的学生们身穿红军服举行升国旗仪式。校长袁思海告诉记者,在这个每天做红军操、每周二最后一节课讲红色故事的学校里,每个班都有小小红色讲解员。

1935年2月5日,在川滇黔交界的一个鸡鸣三省的村子,中央政治局常委作了分工。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决定由张闻天代替博古,负中央总的责任。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上的帮助者。博古任红军总政治部代理主任。

“红军不怕牺牲,用生命赢得娄山关大捷。”三年级一班的陈鏊雪头戴红军帽,眼神清澈而坚定地说:“红军长征很不容易,长大后我要当一名老师,把这里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让他们好好珍惜现在的幸福生活。”

当时,有人曾在背后鼓动博古不交权。张闻天夫人刘英回忆说:“博古没有听。他说,应该服从集体的决定。”他主动把中央的印章和文件交了出来,顺利实现了“博洛交接”。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当年,中央红军从娄山关出发,一路披荆斩棘,攻坚克险,从苦难走向辉煌。今天,人民军队在强军目标引领下,必定能闯过一个个“娄山关”,在中国特色强军之路上阔步前进。

就在中央红军内部解决一系列重大问题的同时,蒋介石发现中央红军在扎西地区集结,判断红军有北渡长江或西渡金沙江的意向,急命川军潘文华部、滇军孙渡部及国民党中央军从南北两个方向进逼扎西,就是要将红军压迫于长江以南,乌江以西、以北地区,聚而歼之。

毛泽东等人分析敌情,认为红军自遵义北上后,敌军主力已大部被吸引到川滇边地区,黔北地区的防守兵力比较薄弱,因此,毛泽东大胆提出回师东进、再渡赤水、再占遵义的主张

2月10日,中央红军各纵队开始掉头东进。中央发布《告全体红色指战员书》,指出:为了有把握求得胜利,红军必须经常地转移作战地区,有时向东,有时向西,有时走大路,有时走小路,有时走老路,有时走新路,而唯一的目的是为了在有利条件下求得作战的胜利。详细解释了暂时放弃原定北渡长江、向川西北发展计划的原因。

2月18日至2月21日,中央红军在太平渡、二郎滩等渡口第二次渡过赤水河,回师黔北。这完全出乎敌人的预料。川军潘文华部三个旅慌忙由扎西地区向东追击,但已落在中央红军后面三至四天的路程。

2月21日,黔军将领王家烈急忙抽调遵义及其附近部队向娄山关、桐梓增援;国民党中央军吴奇伟第一纵队也由黔西、贵阳地区向遵义开进,上官云相部由重庆进至綦江松坎一带,阻止红军北上。

根据国民党军的变化,中革军委于2月25日决定,以红五、红九军团在桐梓西北迟滞川军,集中主力南取娄山关。

“万峰插天,中通一线”的娄山关为黔北第一险隘,中间是十曲八弯的公路,若娄山关有失,则遵义无险可守,娄山关因此成为兵家必争之地。

2月25日,中革军委下令进攻娄山关。红三军团指战员在极度饥饿和疲乏中连续作战,向敌军阵地发起了冲锋。敌人抵抗也十分顽强,阵地在敌我之间反复争夺多次,时任红三军团先锋第12团政委钟赤兵右腿负伤后,仍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结果待红军胜利夺取娄山关后,钟赤兵却面临着必须截肢的痛苦。

钟安屏:那时候因为没有医疗条件,也没有人,也没有麻药,后来拿木匠锯子锯,流了好多血。用锯子截肢的时候,必须把腿的皮给撸上来,截完再把皮弄下去缝上。结果人家不知道,给他一截肢,那个皮缩回来了,骨头露外头,骨头露在外头,后来又感染了,又锯第二次。反正一共锯了三次。

娄山关战斗后,红一、红三军团乘胜向遵义方向追击,歼灭和击溃两个师又八个团,俘敌三千多人,取得了中央红军长征以来最大的一次胜利。

遵义胜利捷报传来,毛泽东随军委纵队经过娄山关,走到大桥,望着黄昏夕照中的娄山关,有感于胜利的喜悦,即兴写下了慷慨激越的词篇《忆秦娥•娄山关》: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来源/CCTV国家记忆

娄山关战斗是红军长征以来打的第一个大胜仗,■解放军报记者 吴 敏 通讯员 欧阳春 刘 宇。■编辑/寇拴民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