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平议会精气神儿,红军在辽宁进行着名的黎平会议

85年前,红军在贵州召开着名的黎平会议,迎来胜利曙光;85年后,敢闯新路、敢于突破、敢于胜利的红军精神代代相传,焕发时代光芒——
曙光之城,“三敢精神”谱新篇
水绕高屯,风拂竹海。小暑时节,炙热阳光照耀奔流不息的贵州黎平八舟河,仿佛在诉说着源远流长的红军故事。
7月8日一大早,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高屯镇少寨村八舟河上一座新桥的竣工典礼正在举行。
“我们老百姓都称这座桥为‘新红军桥’。”少寨村村民告诉记者,“新红军桥”位于原“红军桥”下游,但在侗乡百姓心中,原“红军桥”的地位永远无法取代。
1934年,中央红军突破湘江,前有桂系军阀虎视,后有蒋军尾追,唯西面贵州敌军较弱。12月中旬,红军主力兵分南、北两路,离开湖南通道,进入黔东黎平。
中央红军先头部队到达八舟河岸时,发现原有的木桥已被国民党炸毁。红军一边挨家挨户做群众工作,一边筹集木料,准备修桥渡河。
下寨村村民吴之焕当年亲眼看到红军打开财主仓库,把谷子分给穷人;杀掉财主的猪,把煮好的肉端给老人和孩子。他认定“红军是天底下最好的队伍”,于是找来弟弟和村里的年轻人,扛着自家门板跳入河中架桥。很快,村民和红军一起修了一座简易木桥。临行前,红军拿出一匣银首饰送给吴之焕,以示感谢。
“甲戌红军过黎平,之焕寒冬架桥迎。大队人马横江去,一匣银饰表深情。”80多年过去了,这首山歌至今仍口口相传。
黎平县党史办原主任易同军告诉记者,在一些红军将士的回忆录中,黎平被称为“曙光之城”。的确,红军队伍进入黎平县后,自此走向曙光、迎来朝阳。
黎平会议召开前,经过湘江战役,中央红军由长征出发时的8.6万余人,减少到3万余人。是北上湘西,继续按照共产国际的指示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师?还是西进贵州,结束错误军事路线,另辟战略路线?黎平会议纪念馆展厅里,红军长征路线图上,两束红色箭头标注出当年截然不同的前进方向。
1934年12月18日,党中央在黎平召开了政治局会议,继续讨论红军的进军路线与战略方针问题。会上,李德强烈坚持北上,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完全无视落入敌人陷阱之危。毛泽东则主张放弃会合,建议中央红军继续西进,在川黔边创建新根据地。最终,会议采纳毛泽东的主张,作出关于在川黔边建立新根据地的决定,实现了红军长征战略方针的首次转变。
在黎平,红军进行了大整编,将第八军团编入第五军团。自此,红军进军贵州腹地,势如破竹。
“中共中央在黎平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黎平会议,确定了战略转兵——黎平转兵,进行了大整编——黎平整编。”易同军说,黎平会议形成了“敢闯新路、敢于突破、敢于胜利”的“三敢精神”,其实质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
革命遗迹今犹在,红军精神代代传。站在黎平会议纪念馆青石砖墙前,易同军介绍说:“近几年,黎平人在‘三敢精神’的引领下,敢闯新路,借势攀高,后发赶超,围绕大数据、大健康、大文化、大旅游、大农业五大重点领域,谱写转型发展的时代新篇。”

8月26日,黎平县林业局召开教育活动动员大会,贯彻落实省委书记栗战书提出的发扬“敢闯新路、敢于突破、敢于胜利”的黎平会议精神,并组织学习开展“三敢”精神教育活动实施方案。
1934年,由于以王明为代表的“左”倾教条主义的影响,以及博古、李德等人的错误指挥,致使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央红军被迫开始长征。长征初期,由于博古、李德等人采取消极避战、退却逃跑的方针,导致湘江战役惨败,中央红军由8.6万人锐减至3万余人。此时,如果继续坚持北上与红二、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势必使红军钻入敌人的“口袋”,带来全军覆灭的严重后果。此时何去何从成了中国共产党人的生死选择。1934年12月14日,中央红军攻占黎平,12月18日,中共中央在黎平古城翘街召开了中央红军长征途中的第一次政治局会议。会议由周恩来主持,参加会议的有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王稼祥、博古等,会议的中心议题是讨论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的失败问题和中央红军长征的进军方向问题,会议采纳了毛泽东放弃到湘西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原定计划,改向国民党军防守薄弱的贵州腹地和黔北进军的正确主张,作出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实现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黎平战略转兵”,为红军长征和中国革命指明了新的正确的前进方向。黎平会议为遵义会议的召开,为中国革命取得最后胜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形成了“敢闯新路、敢于突破、敢于胜利”的黎平会议精神。
2011年6月30日,省委书记栗战书在视察黎平工作并参观黎平会议会址时提出了“三敢”精神,即“敢闯新路、敢于突破、敢于胜利”。敢闯新路就是敢为人先,敢于走别人没有走过的道路,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走符合中国国情的新道路;敢于突破就是敢于打破旧的框框套套,突破“左“倾教条主义的思想束缚,坚持真理,纠正错误,拨正中国革命的航向;敢于胜利就是坚定共产主义理想信念,树立必胜信心,以中国革命的大局为重,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调动一切积极因素,不惧任何艰难险阻,勇于牺牲,为实现中国革命胜利贡献一切。
会议指出,省委书记栗战书概括提出的“三敢”黎平会议精神,是黎平的骄傲,也是压力和责任,更是激发加快发展的精神动力。黎平林业系统广大干部职工要以开展“三敢”精神教育活动为契机,教育引导全县林业系统广大党员干部自觉把“三敢”精神融入到经济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各个方面、各个环节,牢固树立必胜的信念和决心,凝聚起强大精神动力,推动全县林业事业又好又快、更好更快地发展。

在旧址对面,是一座同样风格的黎平会议纪念馆,馆内藏有珍贵的历史照片300余幅、实物100余件。据黎平会议纪念馆副馆长易同军介绍,从2009年开馆至今,累计参观人次已达400万人次,近三个月每天接待1000余人。

刚结束工作的毛恩跃发来消息:“今天的案子巡回法庭调解成功,原告和被告已经一起去喝酒了。”

少寨红军桥是1934年红军长征经过黎平时与当地群众共同搭建的。82年来,这座长70余米宽1米的木板桥仍然是村民们进出村寨最为便捷的路。

“红军离开黎平时,还特意在城内设立苏区钞票兑换点,为避免苏区钞票无法与其他地区通用而给群众造成损失,战士们向群众购买物资时支付的苏区钞票可以在兑换点兑换成银元。”这些历史细节令易同军印象深刻,“侗族是讲礼仪、热情好客的民族,他们讲究‘眼见为实’,当年红军用严明的军纪和适宜的民族政策赢得了当地民众的爱戴,让民众在观察后不是畏惧而是拥护军事力量,这在‘畏兵如虎’的黎平历史上是不多见的。”

图片 1

“少数民族有自己的村规民约,很多问题可以由村寨中德高望重的寨老解决,所以许多案件到现场的效果更好。”黎平法院分管民事审判的副院长廖声艳告诉记者,法院经常请村民和乡镇干部向法官教授少数民族语言,目前在法院干警中,能熟练掌握汉语和少数民族语言的“双语法官”占到73%。

据了解,1934年12月12日至21日,中共中央和中央红军在黎平期间进行了系列革命活动:贯彻执行党的民族政策,开展民族工作;召开群众大会,宣传革命理念;召开黎平会议,解决了中央红军的战略行动方针问题;部队进行了整编和扩红工作,提高了部队的机动性和战斗力;补充给养,进行修整等。

9月21日,稻米刚刚收过,空气中弥漫着稻谷收割后特有的清香。欧林菊正要穿过摇摇晃晃的“红军桥”出寨,“每年八舟河涨水,村里人都得把桥重新翻修。这桥还跟当年红军过的时候一个样。”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黎平县高屯镇少寨村村民欧林菊说。

黎平议会精气神儿,红军在辽宁进行着名的黎平会议。毛恩跃告诉记者,在矛盾纠纷发生地开庭已经是黎平法院法官们惯用的解决纠纷的方式。这位连续担任黎平县基层人民法庭庭长10年、民事审判一庭庭长3年的法官,有着独特的民事纠纷调解经验。在他23年办理的1300多件案子中,无一错案,无一矛盾激化,无一申诉上访。“就是要站在群众的角度思考,才能把矛盾从根上解决。”

少寨红军桥是1934年红军长征经过黎平时与当地群众共同搭建的。82年来,这座长70余米宽1米的木板桥仍然是村民们进出村寨最为便捷的路。

“不光要案结事了,还得案结事好。”一直活跃在侗乡田野进行巡回审判的法官王小芸经常这样告诫同事,案件如果生硬裁判,无法真正了解双方的矛盾,有时还会使矛盾加剧,因此,必须要把调解工作贯穿于审判的全过程。这在拥有独特风俗习惯的少数民族地区尤为重要。

“现在开庭!”就在今天,法官毛恩跃和书记员吴臣标在村寨中席地而坐,开始调解一起经济纠纷案件。

1934年12月14日,红军攻占黎平县城。经过湘江一战,红军主力部队损失惨重,是继续西进贵州,还是北上黔东去湘西,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18日,黎平会议召开。黎平会议是中央红军长征途中召开的第一次重要的政治局会议,通过了《中央政治局关于战略方针之决定》,确定了中央红军长征的战略转兵——不去湘西去黔北,为中央红军长征走向胜利奠定了基础。

两张拼合在一起的八仙桌,八把硬木椅子,几位领导人的画像,是黎平会议旧址能够留给今天唯一关于那次争论激烈的会议的遐想空间。

黎平会议旧址坐落于翘街,这条两边高、中间低,充满古建筑风情的街道如今已是黎平著名的旅游景点,随处可见穿着侗族服饰的妇女售卖充满民族特色的手工艺品。黎平是中国侗族人口最多的一个县,也是侗族文化的发祥地,有“侗乡之都”的美称。

黎平;红军;黎平县;法官;中央红军长征

夜幕降临,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侗族大歌正伴随着绚烂的灯光在城市中心的广场上演,整个城市陷入缠绵温柔的歌声中。

易同军同时也是黎平县人民法院的特邀咨询员,在他眼中,继承和发扬长征精神同样是司法者必备的素质,红色印记应当根植于干警的司法理念、精神风貌和职业素养之中。

“传承和发展长征精神在黎平法院的文化工作中一直占有重要地位。”黎平法院党组书记、院长王家刚表示,确立创建具有“先进思想文化元素、革命传统文化元素、现代审判文化元素、廉政勤政文化元素、地域民族文化元素”的“红色法院”,培育“忠诚、为民、公正、廉洁、文明、高效、勤奋、务实”的“红色文化法官”是黎平法院文化建设的重要目标。

今年80岁的吴永祥扛着三把锄头过桥,准备下地干活。像所有少寨村硬朗而健谈的老人一样,他讲起红军进入黎平县高屯镇少寨村的历程,难免带上一点传奇的口吻:“当年各家各户都是拆了门板架桥迎红军,红军走的时候又帮我们把桥加固、修高。”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