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望着唐古拉山的云海,邱宏涛和丁赟

军恋是右手敬礼、左手牵你的满足,也是你需要我、而我刚好不在的心酸。但军恋最好的样子,是我守护着祖国、也守护着你。邱宏涛与丁赟恋爱8年,结婚14年,如今一家四口和和美美。图为邱宏涛的全家福。
她在江南水乡,他在唐古拉山。
8年时光,数千封情书,他们选择了一种跨越千山万水、排除千难万阻的爱情。
从南国走来的她,仰望着唐古拉山的云海;扎根雪域的他,守望着唐古拉山巅的忠诚。
亘古的荒原上,爱如同高天的流云,招展着圣洁静美、诉说着温暖忠贞。 ——编 者
有一种爱情,长过长江,高过高原; 有一种等待,历久弥新,历久弥坚;
有一种付出,默默无闻,甘之如饴。 冰冷的雪山,生长炽热的爱。
西藏军区青藏兵站部某大队驻守在风雪青藏线上,其中海拔最高的一个泵站就在唐古拉山。
驻守唐古拉山的二级军士长邱宏涛和浙江湖州的女大学生丁赟相识、相知并结为夫妻,携手写下了一个真实而美好温馨的现代童话故事。
为了支持丈夫邱宏涛坚守海拔5000米的唐古拉山,丁赟放弃城市白领的优厚待遇,只身来到大山深处照顾年迈的公婆,当起了“山里媳妇”。
8年,他们鸿雁传情,用数千封信静静守护他们跨越时空的爱情。
相识,如雪山般静美 邱宏涛和丁赟,相识于1998年。
那时的邱宏涛,是驻守唐古拉山口青藏兵站部某大队的一名新兵,而丁赟则是一名在读的高中生。那年,邱宏涛所在的部队与丁赟就读的中学,携手组织了一次“军地书信联谊”活动。刚入伍来到唐古拉山的邱宏涛,怀着激动的心情写了一封情感真挚的信。
只是,邱宏涛并不知道这封信会被谁开启,他也不知道那个读信的人能否读懂一颗远方的心。
当18岁的丁赟收到邱宏涛的第一封信时,她没想到,这是一封来自海拔5000米唐古拉山的信。她更没有想到,这封信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在邱宏涛的来信中,丁赟读到了一种与身边同龄人不同的成熟和细腻,两人很快成为“笔友”,开始在书信中谈工作和学习,谈理想和生活,互相关心鼓励。
那个年代,从西藏唐古拉山到浙江湖州,一封信至少要15天才能送抵,两人坚持通信长达8年,一共写了数千封信,却从未见过一次面。
“以前总觉得,我们这辈子都不会见面。但时间久了,我发现我们的心挨得越来越近了,我的生活和高原军人紧紧连在了一起……”丁赟回忆道,那时候,她的全部课余时间都是在等信、读信、回信里度过的。
8年,横跨了丁赟的高中、大学时光,而邱宏涛一直守在唐古拉山。从邱宏涛的信中,丁赟第一次近距离地了解了唐古拉山,了解了军人的职责和使命,也第一次收获了爱情的甜蜜。
有一年,一部《触不到的恋人》的影片在大学校园里风靡,影片讲述了一对恋人通过书信维系情感的爱情故事。丁赟在信中讲起这部电影的感人情节,一口气读完信的邱宏涛,在休假下山后也第一时间观看了影片……
一部电影、一个同样用书信沟通的唯美爱情故事,令远隔数千里的他们深深感动着,两颗相爱的心,就这样越走越近……
是爱,带来永恒灵动的色彩
2004年,丁赟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依旧坚守在唐古拉山的邱宏涛,将深藏心底多年的感情向丁赟吐露。对丁赟来说,这一刻,她等得太久了。
就这样,邱宏涛和丁赟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又过了两年,为了方便联系,两人各自买了一部手机。但高海拔的唐古拉山,手机经常没信号,邱宏涛想给丁赟打个电话,必须要在中队组织管线巡逻时,爬上十几公里外的一处高坡。
再苦再难,爱也能穿云破雾,跨越险阻。2006年,邱宏涛和丁赟结婚了。
新婚不久的丁赟,第一次跟随丈夫邱宏涛来到唐古拉山,亲身感受了海拔5000米高原的缺氧和严寒、体验了唐古拉山口的大风……
作为一名军嫂,在丈夫所在的唐古拉泵站,丁赟看到了战士们洗漱时流淌的鼻血、洗头时盆里脱落的头发,还有黑红的脸庞、乌紫的嘴唇……环境的侵蚀让他们显得比实际年龄要老上许多。
这一切,都让丁赟无比心疼邱宏涛,也心疼守在唐古拉山的兵。那段日子,战友们对远道而来的丁赟非常照顾,把用维他命营养液培育出的绿植放在她床头,把舍不得吃的冻瘪了的小西红柿塞在她手里。
丁赟明白,也许唐古拉山没有春暖花开,但在高原军人的精神世界里,这海拔5000米的高原也是芳香醉人的地方。临别之际,丁赟对邱宏涛说:“唐古拉山缺氧但不缺少爱。因为,守在这里的人值得被爱。”
唐古拉山的风再冷,邱宏涛的心也是热的。他知道,此生丁赟的爱将与己相随。
2011年,邱宏涛家中突如其来的变故,给这个原本天各一方的家庭笼罩了一层阴影。邱宏涛的弟弟因病突然离世,他的父母不堪丧子之痛,双双病倒在床。
作为儿媳,丁赟觉得,她有责任撑起这个家,让公婆安度晚年,也让丈夫安心守防。于是,她辞掉了浙江某国企的稳定工作,踏上了西去的火车。
家人强烈反对,同事朋友说她傻了疯了,都没有让她动摇。其实,她也曾问自己:“图什么?”也许是高原军人在恶劣自然环境中的坚韧乐观感染着她,也许是邱宏涛一次次申请坚守唐古拉山的责任感打动了她……丁赟知道,这是她内心的决定。
秦岭深处,丁赟磕磕绊绊地当起了“山里媳妇”——上山割草打柴,手上经常被划出一道道血口子;生火做饭,面对从未用过的柴火灶,她被烟熏得眼泪直流;没下过地,她从翻地、播种开始学……
为了一句无声的承诺,丁赟吞下生活的苦,可她从没有觉得苦。一路走来,是爱让两人携手跨过难关。不管未来有多少艰难,她相信,爱都能给生命带来永恒灵动的色彩。
清苦中的相守,值得感怀
高原军人不易,作为高原军人的妻子,照顾好老人、抚养好孩子,是丁赟对坚守高原丈夫的最大支持。
当丁赟逐渐适应了大山里的生活,命运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一个偶然机会,丁赟发现,自己身上一颗黑痣逐渐长大,轻触还有疼痛感。去医院检查后,医生告诉她,这是黑色素痣病变,是一种恶性肿瘤的前兆,必须及时进行手术切除。
这一次,坚强的丁赟吓坏了。她连续多日辗转难眠,怕邱宏涛分心,也怕公婆担心。
最终,丁赟借口回娘家探望,瞒着邱宏涛独自一人做了手术。手术台上,在注射完麻药即将失去知觉的一刻,丁赟脑中不停地闪烁着一帧帧画面——年幼的儿子、远在唐古拉山的丈夫、家中孤苦无依的公婆……
手术做完后,丁赟继续瞒着全家人,独自一人去医院检查、输液、开药。
焦急的等待,忐忑的内心,让丁赟一连数天不敢联系邱宏涛。直到病理化验报告显示为“良性”,丁赟才平静地拿起电话打给丈夫。
电话中,她的话语轻描淡写:“我生病了,动了一个小手术……今天已经出院了,家里一切都好,你放心。”
邱宏涛在电话那头沉默良久……他愧疚地说了一句:“丁赟,苦了你了!”
挂断电话的一瞬间,丁赟的泪水夺眶而出,内心积压的委屈在一瞬间爆发。那天,她独自一人躲在房间哭了好久好久……
生活的风雨,每一朵乌云都镶着银边
一次次到唐古拉山探亲,丁赟熟悉这里的一切。这座山,对他们夫妻二人有着特殊的意义。每上唐古拉山,闲暇之时,她就会看看高原的风光。
丁赟觉得,生活有时候就像唐古拉山的天气一样,既有云淡风轻,也有雨雪冰霜。但风雪之后的彩虹,永远都是清澈亮丽的。
携手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丁赟和邱宏涛对这一点有着更为真切的体会。正如丁赟说的那样:“每朵乌云都镶着银边。”
如今,他们的大儿子9岁了。懂事的小家伙早就知道,他的爸爸在遥远的唐古拉山上,是光荣的高原军人。
邱宏涛不在的日子,丁赟时常教育儿子,要像父亲一样踏实工作、诚实做人。邱宏涛回家探亲的日子,他也会把自己坚守高原的故事分享给儿子,期望儿子像高原军人一样坚强勇敢。
今年,二级军士长邱宏涛迎来了在唐古拉坚守的第21个年头。不久前,丁赟又走了一趟邱宏涛在信中无数次描述过的青藏线。遥望那座见证他们爱情的唐古拉山,她的眼泪不自觉地奔涌……
那天,丁赟拨通了电话,问邱宏涛:“守在唐古拉山21年,值得吗?如果有一天离开唐古拉山,舍得吗?”
邱宏涛说,我是一名高原军人,坚守高原是我的职责,每一个坚守的日子都是明天的回忆……他还说,我的坚守中,有你的付出。
听着丈夫的诉说,这些年的辛酸一起涌上心头,变成骄傲而幸福的泪水。丁赟和邱宏涛约定:以后孩子长大了,也要让他来唐古拉山看看。
军人有军人的苦,他们把忠诚担当镌刻在高原哨位,把使命排在生命首位……他们因此令人尊敬。
军嫂有军嫂的难,她们把支持理解融进了辛苦的劳作,把孝顺的美德奉送到公婆面前,把为父为母的责任一肩挑起……她们同样令人敬佩。
邱宏涛和丁赟,一个是雪域高原的“雄鹰”,寸心惟报国;一个是江南水乡的“归燕”,只身撑起家。
鸿雁传情,这对高原夫妻用点滴真情搭建了属于自己幸福的鹊桥,用彼此坚守传递爱和温暖。
邱洪涛和丁赟的爱情故事,还在千千万万高原军人家庭中上演着……今天,我们品读高原军人爱情故事,也读懂了爱的本质。

今年,二级军士长邱宏涛迎来了在唐古拉坚守的第21个年头。不久前,丁赟又走了一趟邱宏涛在信中无数次描述过的青藏线。遥望那座见证他们爱情的唐古拉山,她的眼泪不自觉地奔涌……

家人强烈的反对,没有让她动摇;同事和朋友说她傻了疯了,也没有让她退缩。其实,她也不止一次地问自己:“是啊,为什么呢?”也许是自小就梦想成为一名军人的情结总是牵动着她,也许是高原军人在恶劣自然环境中的坚韧乐观感染着她,也许是邱宏涛一次次申请坚守唐古拉的责任感打动了她。

家人强烈反对,同事朋友说她傻了疯了,都没有让她动摇。其实,她也曾问自己:“图什么?”也许是高原军人在恶劣自然环境中的坚韧乐观感染着她,也许是邱宏涛一次次申请坚守唐古拉山的责任感打动了她……丁赟知道,这是她内心的决定。

丁赟明白,尽管唐古拉没有春暖花开,但在高原军人的精神世界里,这海拔4860米的高原也成了芳香醉人的地方。她对邱宏涛说:“唐古拉再冷,你邱宏涛的心是热的。”

那个年代,从西藏唐古拉山到浙江湖州,一封信至少要15天才能送抵,两人坚持通信长达8年,一共写了数千封信,却从未见过一次面。

从此,信让邱宏涛和丁赟的生活充满了色彩。盼信、读信、回信,成了最令俩人快乐的事。从邱宏涛的信中,丁赟看到了唐古拉的壮美,懂得了军人的职责使命;在丁赟的信中,邱宏涛也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体贴和关爱。

丁赟觉得,生活有时候就像唐古拉山的天气一样,既有云淡风轻,也有雨雪冰霜。但风雪之后的彩虹,永远都是清澈亮丽的。

这是俩人在鸿雁传情8年、互通3532封信后第一次见面时,丁赟向他提出的要求。

军恋是右手敬礼、左手牵你的满足,也是你需要我、而我刚好不在的心酸。但军恋最好的样子,是我守护着祖国、也守护着你。邱宏涛与丁赟恋爱8年,结婚14年,如今一家四口和和美美。图为邱宏涛的全家福。

为了让丈夫在部队安心服役,婚后的丁赟乘火车、换汽车、再坐小三轮,辗转了两天两夜,终于来到邱宏涛老家,从此磕磕碰碰地当起了“山里媳妇”。上山打柴、割草,手上经常剌出血口子;做饭,不会用柴火灶,生不着火,还被烟熏得满脸是泪。

从南国走来的她,仰望着唐古拉山的云海;扎根雪域的他,守望着唐古拉山巅的忠诚。

丁赟逐渐适应了大山里的生活,可命运又跟她开了一个玩笑。2010年,丁赟身上的一颗黑痣越来越大,还隐隐作痛。医生告诉她,这是黑色素痣病变,是一种恶性肿瘤的前兆,必须及时动手术切除。丁赟失眠了好几个晚上,最终决定瞒着所有人去做手术。在麻醉失去知觉前,丁赟的脑海中不停地闪烁着几个画面:嗷嗷待哺的儿子、远在唐古拉的丈夫、家中年迈的老人,还有没来得及好好报答的父母。

这一次,坚强的丁赟吓坏了。她连续多日辗转难眠,怕邱宏涛分心,也怕公婆担心。

“我要和你一起上唐古拉,去看看你工作的环境,看看那儿的格桑花……”听着丁赟的话,陆军青藏兵站部唐古拉泵站的邱宏涛感到很震惊。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位外表柔弱的江南女孩,竟有如此的勇气。

作为一名军嫂,在丈夫所在的唐古拉泵站,丁赟看到了战士们洗漱时流淌的鼻血、洗头时盆里脱落的头发,还有黑红的脸庞、乌紫的嘴唇……环境的侵蚀让他们显得比实际年龄要老上许多。

回到浙江后,丁赟辞掉了中石油湖州分公司会计工作,准备和邱宏涛结婚。

秦岭深处,丁赟磕磕绊绊地当起了“山里媳妇”——上山割草打柴,手上经常被划出一道道血口子;生火做饭,面对从未用过的柴火灶,她被烟熏得眼泪直流;没下过地,她从翻地、播种开始学……

高原军人的爱情是苦的,也是甜的。今天《解放军报》“生活周刊”刊登文章《那一朵摇曳的格桑花》,文章讲述了陆军青藏兵站部唐古拉泵站的邱宏涛和他的爱人丁赟的爱情故事。

军嫂有军嫂的难,她们把支持理解融进了辛苦的劳作,把孝顺的美德奉送到公婆面前,把为父为母的责任一肩挑起……她们同样令人敬佩。

2006年,邱宏涛和丁赟在格尔木登记结婚,没有婚纱照,更没有热闹的婚礼。两人花了100多元钱吃了顿火锅,邱宏涛给妻子买了一件286元的衣服。

驻守唐古拉山的二级军士长邱宏涛和浙江湖州的女大学生丁赟相识、相知并结为夫妻,携手写下了一个真实而美好温馨的现代童话故事。

天佑好人!病理检验报告显示,肿瘤是良性。拿着报告单,丁赟缩在医院的墙角,嚎啕大哭。直到出院回到家,丁赟才告诉邱宏涛:“我前几天动了个小手术,一切顺利,你放心。”电话那头,邱宏涛沉默了很久,哽咽着说:“媳妇儿,真是苦了你。”

“以前总觉得,我们这辈子都不会见面。但时间久了,我发现我们的心挨得越来越近了,我的生活和高原军人紧紧连在了一起……”丁赟回忆道,那时候,她的全部课余时间都是在等信、读信、回信里度过的。

真的太苦了!多少次了,丁赟想把这一切都告诉邱宏涛,告诉他她是多么的委屈,多么的想他。可每每接通电话,她又总是以快乐的语气向丈夫报着平安。

那时的邱宏涛,是驻守唐古拉山口青藏兵站部某大队的一名新兵,而丁赟则是一名在读的高中生。那年,邱宏涛所在的部队与丁赟就读的中学,携手组织了一次“军地书信联谊”活动。刚入伍来到唐古拉山的邱宏涛,怀着激动的心情写了一封情感真挚的信。

高原军人的爱情:8年互通3532封信

一个偶然机会,丁赟发现,自己身上一颗黑痣逐渐长大,轻触还有疼痛感。去医院检查后,医生告诉她,这是黑色素痣病变,是一种恶性肿瘤的前兆,必须及时进行手术切除。

转眼间,已是三级军士长的邱宏涛和丁赟结婚11年了。有时候,丁赟真觉得生活很艰难,让人直不起腰,但她咬咬牙站起来,觉得自己又能扛起更多。

携手走过人生的风风雨雨,丁赟和邱宏涛对这一点有着更为真切的体会。正如丁赟说的那样:“每朵乌云都镶着银边。”

离开的那天,天空飘着雪花。丁赟独自从格尔木乘火车回了湖州,却把一颗心留在了唐古拉。

只是,邱宏涛并不知道这封信会被谁开启,他也不知道那个读信的人能否读懂一颗远方的心。

丁赟常常在梦里回到唐古拉。在那里,她最爱抬头看高原的天,有时云淡风轻,有时雨雪霏霏。但风风雨雨过后,总会看到在风中摇曳的美丽的格桑花……

又过了两年,为了方便联系,两人各自买了一部手机。但高海拔的唐古拉山,手机经常没信号,邱宏涛想给丁赟打个电话,必须要在中队组织管线巡逻时,爬上十几公里外的一处高坡。

这还不算,头疼、胸闷、呕吐,强烈的高原反应把丁赟折腾得好惨。看着丁赟遭罪,邱宏涛沉默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忙前忙后地照顾着姑娘。战友们纷纷过来解围,把用维他命营养液培育出的月季花放在丁赟床头,把舍不得吃的冻僵了的小西红柿、皱巴巴的蔫苹果塞在丁赟手里。

8年时光,数千封情书,他们选择了一种跨越千山万水、排除千难万阻的爱情。

信是使者,也是红娘。当两颗年轻火热的心灵彼此靠近,唐古拉与湖州的空间距离也被美好的爱情填满。

再苦再难,爱也能穿云破雾,跨越险阻。2006年,邱宏涛和丁赟结婚了。

那年,邱宏涛经老班长的妻子牵线,与家住浙江湖州的丁赟成为“笔友”。当他从唐古拉这个被认为是“高山上的山”“雄鹰飞不过去的山”上的泵站向丁赟寄出第一封书信的时候,他没有想到,很快便得到这位即将走进大学姑娘的回复。信中,丁赟对戍守高原、献身国防的他表达了深深的敬意。

8年时光,数千封情书,他们选择了一种跨越千山万水、排除千难万阻的爱情。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丁赟到了唐古拉才发现,那里根本没有邱宏涛信中的那些美好。战士们那黑红黑红的脸和乌紫乌紫的嘴唇,让她惊呆了。

清苦中的相守,值得感怀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军人有军人的苦,他们把忠诚担当镌刻在高原哨位,把使命排在生命首位……他们因此令人尊敬。

如今,儿子已经7岁了。邱宏涛不在的日子里,丁赟总是教孩子像爸爸那样踏实走路、诚实做人。孩子也总是慷慨激昂地向别人介绍自己的爸爸:“我爸爸是解放军,他在唐古拉山,唐古拉山在很远很高的地方……”每每听到这里,这些年的辛酸便一起涌上丁赟的心头,变成骄傲幸福的泪。

亘古的荒原上,爱如同高天的流云,招展着圣洁静美、诉说着温暖忠贞。

■特约记者 岳 明 何勇民 通讯员 陆叶松

8年,横跨了丁赟的高中、大学时光,而邱宏涛一直守在唐古拉山。从邱宏涛的信中,丁赟第一次近距离地了解了唐古拉山,了解了军人的职责和使命,也第一次收获了爱情的甜蜜。

焦急的等待,忐忑的内心,让丁赟一连数天不敢联系邱宏涛。直到病理化验报告显示为“良性”,丁赟才平静地拿起电话打给丈夫。

当18岁的丁赟收到邱宏涛的第一封信时,她没想到,这是一封来自海拔5000米唐古拉山的信。她更没有想到,这封信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当丁赟逐渐适应了大山里的生活,命运跟她开了一个玩笑。

为了一句无声的承诺,丁赟吞下生活的苦,可她从没有觉得苦。一路走来,是爱让两人携手跨过难关。不管未来有多少艰难,她相信,爱都能给生命带来永恒灵动的色彩。

她在江南水乡,他在唐古拉山。

8年,他们鸿雁传情,用数千封信静静守护他们跨越时空的爱情。

唐古拉山的风再冷,邱宏涛的心也是热的。他知道,此生丁赟的爱将与己相随。

有一年,一部《触不到的恋人》的影片在大学校园里风靡,影片讲述了一对恋人通过书信维系情感的爱情故事。丁赟在信中讲起这部电影的感人情节,一口气读完信的邱宏涛,在休假下山后也第一时间观看了影片……

电话中,她的话语轻描淡写:“我生病了,动了一个小手术……今天已经出院了,家里一切都好,你放心。”

高原军人不易,作为高原军人的妻子,照顾好老人、抚养好孩子,是丁赟对坚守高原丈夫的最大支持。

有一种爱情,长过长江,高过高原;

鸿雁传情,这对高原夫妻用点滴真情搭建了属于自己幸福的鹊桥,用彼此坚守传递爱和温暖。

冰冷的雪山,生长炽热的爱。

邱宏涛在电话那头沉默良久……他愧疚地说了一句:“丁赟,苦了你了!”

就这样,邱宏涛和丁赟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2004年,丁赟毕业走上工作岗位。依旧坚守在唐古拉山的邱宏涛,将深藏心底多年的感情向丁赟吐露。对丁赟来说,这一刻,她等得太久了。

最终,丁赟借口回娘家探望,瞒着邱宏涛独自一人做了手术。手术台上,在注射完麻药即将失去知觉的一刻,丁赟脑中不停地闪烁着一帧帧画面——年幼的儿子、远在唐古拉山的丈夫、家中孤苦无依的公婆……

丁赟明白,也许唐古拉山没有春暖花开,但在高原军人的精神世界里,这海拔5000米的高原也是芳香醉人的地方。临别之际,丁赟对邱宏涛说:“唐古拉山缺氧但不缺少爱。因为,守在这里的人值得被爱。”

生活的风雨,每一朵乌云都镶着银边

如今,他们的大儿子9岁了。懂事的小家伙早就知道,他的爸爸在遥远的唐古拉山上,是光荣的高原军人。

——编 者

在邱宏涛的来信中,丁赟读到了一种与身边同龄人不同的成熟和细腻,两人很快成为“笔友”,开始在书信中谈工作和学习,谈理想和生活,互相关心鼓励。

2011年,邱宏涛家中突如其来的变故,给这个原本天各一方的家庭笼罩了一层阴影。邱宏涛的弟弟因病突然离世,他的父母不堪丧子之痛,双双病倒在床。

飞越唐古拉的情书

仰望着唐古拉山的云海,邱宏涛和丁赟。一次次到唐古拉山探亲,丁赟熟悉这里的一切。这座山,对他们夫妻二人有着特殊的意义。每上唐古拉山,闲暇之时,她就会看看高原的风光。

亘古的荒原上,爱如同高天的流云,招展着圣洁静美、诉说着温暖忠贞。

邱宏涛不在的日子,丁赟时常教育儿子,要像父亲一样踏实工作、诚实做人。邱宏涛回家探亲的日子,他也会把自己坚守高原的故事分享给儿子,期望儿子像高原军人一样坚强勇敢。

邱宏涛和丁赟,一个是雪域高原的“雄鹰”,寸心惟报国;一个是江南水乡的“归燕”,只身撑起家。

www.26299.com 1

从南国走来的她,仰望着唐古拉山的云海;扎根雪域的他,守望着唐古拉山巅的忠诚。

听着丈夫的诉说,这些年的辛酸一起涌上心头,变成骄傲而幸福的泪水。丁赟和邱宏涛约定:以后孩子长大了,也要让他来唐古拉山看看。

为了支持丈夫邱宏涛坚守海拔5000米的唐古拉山,丁赟放弃城市白领的优厚待遇,只身来到大山深处照顾年迈的公婆,当起了“山里媳妇”。

作为儿媳,丁赟觉得,她有责任撑起这个家,让公婆安度晚年,也让丈夫安心守防。于是,她辞掉了浙江某国企的稳定工作,踏上了西去的火车。

邱洪涛和丁赟的爱情故事,还在千千万万高原军人家庭中上演着……今天,我们品读高原军人爱情故事,也读懂了爱的本质。

www.26299.com ,这一切,都让丁赟无比心疼邱宏涛,也心疼守在唐古拉山的兵。那段日子,战友们对远道而来的丁赟非常照顾,把用维他命营养液培育出的绿植放在她床头,把舍不得吃的冻瘪了的小西红柿塞在她手里。

手术做完后,丁赟继续瞒着全家人,独自一人去医院检查、输液、开药。

西藏军区青藏兵站部某大队驻守在风雪青藏线上,其中海拔最高的一个泵站就在唐古拉山。

相识,如雪山般静美

一个是雪域高原的“雄鹰”,寸心惟报国;一个是江南水乡的“归燕”,只身撑起家——

新婚不久的丁赟,第一次跟随丈夫邱宏涛来到唐古拉山,亲身感受了海拔5000米高原的缺氧和严寒、体验了唐古拉山口的大风……

■朱伊丹 王 进 解放军报特约记者 何勇民

请关注今日《解放军报》的报道——

是爱,带来永恒灵动的色彩

邱宏涛说,我是一名高原军人,坚守高原是我的职责,每一个坚守的日子都是明天的回忆……他还说,我的坚守中,有你的付出。

挂断电话的一瞬间,丁赟的泪水夺眶而出,内心积压的委屈在一瞬间爆发。那天,她独自一人躲在房间哭了好久好久……

邱宏涛和丁赟,相识于1998年。

那天,丁赟拨通了电话,问邱宏涛:“守在唐古拉山21年,值得吗?如果有一天离开唐古拉山,舍得吗?”

有一种付出,默默无闻,甘之如饴。

一部电影、一个同样用书信沟通的唯美爱情故事,令远隔数千里的他们深深感动着,两颗相爱的心,就这样越走越近……

www.26299.com 2

有一种等待,历久弥新,历久弥坚;

她在江南水乡,他在唐古拉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