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6299.com在南苏丹的中国企业21日开始转移中方员工,中国维和人员告诉澎湃新闻

12月21日,在肯尼亚内罗毕乔莫·肯雅塔国际机场,中方员工走下飞机

?正在联合国驻南苏丹特派团执行维和任务的中国维和部队指挥官李庆峰21日说,目前部队人员均安全,已做好全面应对动荡局势的准备。

摘要:
据多个消息来源证实,中国驻南苏丹维和部队在朱巴驻有一支700人的维和步兵营,在装备方面,人员不仅配备尼龙防弹衣,而且加装有陶瓷钢板。匿名的中国维和人员表示,中国维和步兵营不仅要为为数众多的难民营和数量庞大的难民提供武装庇护,还要执行侦查巡逻,
…  中国维和部队进入战备状态。 人民网 图
据中国赴南苏丹一位维和人员11日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透露,眼下,南苏丹,特别是首都朱巴的安全局势正在恶化。来自联合国相关人员提供的情报则显示,朱巴11日晚很可能会有一场大规模的战斗,对立双方已呈决战态势。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维和人员对澎湃新闻说,根据当地目前的情况,中国维和部队处境堪忧。央视早些时间报道称,南苏丹政府军与反政府军10日当天持续在朱巴交火。当地时间18时39分,中国赴南苏丹维和步兵营1辆装甲车在联南苏团总部营地执行难民营警戒任务时,突遭一发炮弹袭击,造成中国维和人员2人牺牲、2人重伤,2人轻伤。  朱巴恐有大规模战事  位于朱巴国际机场附近的联合国维和部队汤平营区。图片上方的大片白色为难民营,左下角的小片白色的是维和部队营区。  据多个消息来源证实,中国驻南苏丹维和部队在朱巴驻有一支700人的维和步兵营,在装备方面,人员不仅配备尼龙防弹衣,而且加装有陶瓷钢板。根据联合国的要求,维和人员携带了无人机、步战车、装甲运兵车、反坦克火箭、迫击炮、轻重机枪、防弹衣、头盔等各式  武器装备,装备品质较普通的工兵分队、运输分队及警卫分队等有了很大提高。  匿名的中国维和人员表示,中国维和步兵营不仅要为为数众多的难民营和数量庞大的难民提供武装庇护,还要执行侦查巡逻,任务十分艰巨。  “中国(维和)部队的处境十分危险。”这名维和人员说道,“中国维和部队为营一级建制,规模大于一般的分队(连)建制,目标较大。”此外,朱巴情况复杂,难民数量过多,维和部队兵力应对繁杂的任务尚且紧张,更难以有效顾及自身安危。  一般情况下,在冲突双方爆发大规模武装冲突的情况下,“维和部队往往难以独善其身,因为冲突方往往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引起国际关注。”这名维和人员表示。  另据澎湃新闻得到的消息称,中国维和部队营地、难民营及其附近已多次遭遇来源不明的炮弹与子弹的袭击。尽管其中不乏流弹,但也有明显具备针对性的迫击炮等武器发动的攻击。  联合国驻南苏丹首都朱巴维和部队有两个主要营区,分别为汤平营区(图中右上方朱巴国际机场旁的蓝色区域)和被称为“联合国之家”(UN
House)的另一个营区(左下方蓝色区域)。图中黑色区域为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交火集中区域,红色区域为朱巴山难民营的大致方位,即此次遇袭事件发生的区域。图片由澎湃新闻根据受访者描述制作而成。  来自美联社的消息称,7月11日早晨,在一夜雷雨后,朱巴战火再起。当地时间早上9点13分,身在朱巴的美联社记者在推特上写道,在汤姆平(Tomping)地区听到巨大的爆炸声。12分钟后,“看上去整座城市现在都听得到巨大的爆炸声。”他写道。  在联合国驻南苏丹共和国特派团担任广播制作人的艾琳·斯科特(Irene
Scott)也在9点32分在推特上写道:“在联合国驻地附近听到巨大的爆炸声和频繁的小型武器交火声。”而澎湃新闻于当地时间9点05分试图联络联合国驻南苏丹特派团新闻发言人办公室,已无人接听电话。  德威集团公司驻中原油田南苏丹安保顾问卢天文向澎湃新闻表示,其在政府军方面的消息人士透露,反对派在朱巴的营地已被政府军清除,其残余部队往联合国营地附近继续抵抗或向各方向逃窜,战斗仍在继续,政府军有人来会运送食品等给养
后勤供应明显占优。政府军方面,尤其是基层士兵认为马沙尔和大量士兵逃入联合国营区。反对派在政府任职的部长等高官和政府在一起。此外,据当地社交媒体消息,南苏丹首都朱巴11日再启战端,其中在朱巴国际机场、联合国营地(UN
House)、南苏丹饮料厂(SSBL)附近均发生猛烈交火。“南苏丹饮料厂”附近有多个媒体及电视台,由此分析冲突双方今日争夺的主要目标为机场和电视台,为的是控制舆论。朱巴东南部城镇托里特(Torit)等地今日也发生交火。  医疗水源等物资短缺  “目前最迫切的是水源。”中国维和人员告诉澎湃新闻,“700人规模的部队每日用水至少在5-6吨,但是市区陷于战乱,而且河流已近枯竭。”  而据外媒报道称,朱巴国际机场已经事实上停运,南苏丹国内交通也濒于瘫痪,抢救伤员急需的医疗人员及卫生物资难以运达。  据美联社报道,联合国安理会10日在召开了3个小时的紧急会议之后对内讧的升级发表了措辞“最严厉的谴责”声明,并表示考虑提升在南苏丹的联合国维和力量,以阻止和应对暴力。

闽南网12月23日讯
鉴于南苏丹安全局势紧张,在南苏丹的中国企业21日开始转移中方员工。中石油驻朱巴办事处的部分人员共约200人,已经在21日分两批启程回国。

近日发生在南苏丹的武装冲突和暴力攻击,已导致数百人伤亡、成千上万人流离失所。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20日证实,两名印度籍维和士兵在南苏丹琼莱州阿科博营地遇袭身亡。

另外,记者22日从公安部获悉,中国赴南苏丹维和警队近日成功转移出3名在南苏丹武装冲突中受困的中国工人,并于21日将其安置到南苏丹首都朱巴。

“我们获悉当地局势后,迅速中止在外施工作业,紧急将所有人员和装备安全撤回营区。”李庆峰在电话里告诉新华社记者,在加强值班值勤的同时,部队加固射击工事和哨楼,修缮地下掩体和指挥所,整修营区防护墙,并储存战备食品、用水和油料;应急分队全员、全时、全装保持战备状态,针对武装分子袭扰营区、机动途中遇袭等情况进行防卫演练。

遭遇袭击

2006年3月,我国开始派出维和部队赴原联合国驻苏丹特派团执行任务。2011年7月南苏丹独立后,我国继续向南苏丹任务区派出维和部队。目前,我国有一支工兵分队和一支医疗分队在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

美军临时取消撤侨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20日通过其发言人发表声明,强烈谴责19日发生的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营地遭袭事件,并再次呼吁南苏丹各方保持克制。

南苏丹近期爆发武装冲突,已致数百人伤亡、数万人流离失所。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20日证实,两名印度籍维和士兵在南苏丹琼莱州阿科博营地遇袭身亡。美国军方在南苏丹琼莱州执行撤侨任务的一支空中编队21日遭地面火力袭击,致4名美军士兵受伤,任务取消。

武装分子前一天袭击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一个营地,造成两名维和士兵和至少20名平民丧生。美国近日也向南苏丹派遣45名士兵,以保护美国公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

南苏丹经济命脉中,石油比重占95%以上。根据国际环保组织“全球见证”协会的数字,南苏丹今年5个月的石油收益达到13亿美元。南苏丹战火21日继续蔓延,危及一些重要油田,致使大量外国石油工人撤离。暂不清楚南苏丹的石油生产和出口具体受到多大影响。

本月15日,南苏丹总统卫队中来自丁卡族和努维尔族的士兵在首都朱巴发生枪战。南苏丹总统府次日发表声明说,15日晚和16日在朱巴发生的武装冲突是一起政变阴谋,其幕后策划者是今年7月被解职的前副总统里克·马沙尔。政变阴谋已被挫败,局势得到控制。

机票紧张

发生枪战后,马沙尔立即逃往北方琼莱州的家乡。他18日接受“苏丹论坛”网站独家采访时,否认自己参与任何政变阴谋。他宣称,有关他发动政变的指控,是“基尔总统为铲除异己而采取的反民主行动”。

中企安排包机接人

南苏丹政府说,几天来的军事冲突已导致26人死亡,140多人受伤。但非政府组织和当地媒体说,死亡人数超过500人。

18日,南苏丹北部重镇博尔武装冲突升级,近万名当地居民逃亡避难。当晚,中国赴南苏丹维和警队接到报告,来自山东亨利达钢构有限公司的中国工人刘世文、李景勇被困在交战区,情况危急。此外,两名中国维和警察在难民营巡逻过程中,又发现一名临时来博尔出差的中国路桥工程师张勇。经过多次交涉,中国维和警队最终成功将三名中国工人送上返回南苏丹首都朱巴的联合国班机。

目前,武装冲突已从首都朱巴蔓延到其他地区。联合国驻南苏丹特派团在琼莱州的一个营地19日遭到袭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对此予以强烈谴责。

19日,南苏丹北部一油田被袭击,事后,中石油安排在该油田工作的32名中国工人乘飞机到南苏丹首都朱巴。中国石油长城钻探工程公司肯尼亚项目经理张召峰说,考虑到南苏丹的安全局势和油田生产需要,中石油开始转移非关键岗位人员。21日,据正在南苏丹朱巴机场协助中石油公司员工撤离办事处的负责人介绍,中石油驻朱巴办事处的部分人员共约200人,已经在21日分两批启程回国。另外,还有约400人暂时留在朱巴,等待公司进一步安排。

鉴于南苏丹安全形势日益严峻,英国和美国近日连续派出专机前往朱巴撤侨。中国外交部也提醒中国公民近期暂勿前往南苏丹,非必要人员应尽快从该国撤离。

由于机票十分紧张,公司已经与相关航空公司达成协议,确保公司需要离开的人员能够搭乘包机尽快离开南苏丹回国。

分析人士认为,造成南苏丹当前乱局的深层原因主要有三方面。

我维和部队

首先,该国独立时间很短,官员缺乏治国经验。苏丹政治分析人巴吉尔·哈桑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南苏丹局势“极端危险”,其领导人正面临建国以来的“最严峻考验”。他认为,南苏丹所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无论是高级官员还是普通民众“都还不知道如何治理一个国家”。

中止在外施工作业

2011年7月9日,南苏丹宣布独立。这是一个百分之九十以上人口目不识丁的国家。南苏丹独立前夕,记者曾应一个国际机构邀请,前往朱巴采访该机构在那里举办的一个官员培训班。这个培训班的目的是帮助南苏丹年轻官员掌握管理国家的基本技能,但这个耗资数十万美元的计划却变成了识字班、扫盲班。

正在联合国驻南苏丹特派团执行维和任务的中国维和部队指挥官李庆峰21日说,目前部队人员均安全,已做好全面应对动荡局势的准备。

其次,部族影响力巨大。南苏丹部族众多,且没有一个部族占据人口多数。据估计,最大部族丁卡族在南苏丹大约1000万人口中仅占大约百分之十五。现任总统基尔就来自丁卡族。

“我们获悉当地局势后,迅速中止在外施工作业,紧急将所有人员和装备安全撤回营区。”李庆峰表示,在加强值班值勤的同时,部队加固射击工事和哨楼,修缮地下掩体和指挥所,整修营区防护墙,并储存战备食品、用水和油料;应急分队全员、全时、全装保持战备状态,针对武装分子袭扰营区、机动途中遇袭等情况进行防卫演练。

南苏丹人往往首先忠于自己的部族,其次才是国家。而对于部族在国家中应扮演什么角色,南苏丹人却没有形成共识。建国后,大多数南苏丹人首先想到的是独立会在经济和政治上给自己的部族带来什么好处。受这种心理驱使,部族间的争权夺利不可避免。少数失势的部落为此走上了武装反叛的道路。

目前,我国有一支工兵分队和一支医疗分队在南苏丹执行维和任务,共计331人。

www.26299.com在南苏丹的中国企业21日开始转移中方员工,中国维和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第三,中央政府对军队控制力有限。复杂的部族情况也体现在南苏丹军队中,来自不同部族的士兵会为了本部族利益而与其他部族的士兵开战,中央政府对此往往无能为力。

推荐阅读:南苏丹与苏丹敲定石油协议边界争议尚待解决

今年7月23日,南苏丹总统基尔突然颁布命令,解散南苏丹政府并解除副总统马沙尔以及多位部长的职务。于是,在执政的苏丹人民解放运动内部,以部族为基础的不同阵营之间的分歧与矛盾开始显现,并最终演变成目前的武装冲突。分析人士认为,这场冲突如果得不到妥善解决,南苏丹有可能面临内战风险。

[责任编辑:孙力为]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