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走入猫耳洞后即分兵两路包抄倒马坎,精选队员

85年前,面对千余人组成的“剿共精选队”,红三军出奇制胜,一举攻克敌人防线——
激战倒马坎
7月下旬,记者从重庆酉阳县南腰界前往秀山县隘口镇坝芒村,去寻访85年前倒马坎战斗的发生地。
倒马坎位于重庆市秀山县城西南面的坝芒村附近,是秀山县隘口镇通往贵州甘龙镇的关隘。据说古代曾有一名官员骑马路过此地,因道路狭窄,地势险要,不慎跌下深沟,马死人亡,因此被称为“倒马坎”。
一路翻山越岭,七弯八拐,经过4个多小时的跋涉,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
望着眼前高耸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军倒马坎战斗纪念碑”,细读碑上记载当年那场战斗的文字,让人仿佛穿越时空,回到了激烈战斗的现场。
1934年8月,贺龙领导的红三军向川黔边境进军,发展黔东特区革命根据地。按照计划,将从隘口镇坝芒村倒马坎进军秀山县城。秀山县国民政府县长赵竹君奉命在秀山民团中抽调上千人组成“剿共精选队”,在倒马坎一带设防。
敌人利用倒马坎的险要地势,派驻300多人在此重点设防,修碉堡、设路障,将前哨阵地延伸到倒马坎前的坝芒村路上。同时,派出700多人在倒马坎左右两翼,选择有利地形埋伏,妄图凭借所谓“固若金汤”的防线阻止红军进入秀山县城。
8月30日,红三军第七师师长卢冬生奉贺龙之命率部进军倒马坎。按照作战计划,红军进入猫耳洞后即分兵两路包抄倒马坎:一路进至干溪槽,从左右两翼迂回;另一路从猫耳洞穿过密林上芦蒿坪,去占领倒马坎右侧的最高峰——老鹰嘴。
下午4时许,红军按照战斗部署,迅速占领敌人的前哨阵地和坝芒村路背后的制高点狮子背。不久,便攻下雷打岩,占领山府庙,逼近倒马坎。
随着卢冬生一声令下,倒马坎响起了密集的枪声和爆炸声。红军占领倒马坎主阵地,左右两翼的敌人纷纷丢盔弃甲,狼狈逃窜。红军主力迅速前进,清剿余敌,敌人的防线顷刻间土崩瓦解。
敌人苦心经营的防线,为什么在红军面前不堪一击?“红军有老百姓、游击队的支持,纵使敌人占据地利,也不是红军的对手。”坝芒村81岁村民王大文说。他的父亲王春和是当时的游击队队长,他带领游击队员给红军提供地形信息等帮助,还为红军转运伤员、购买粮食。王大文动情地说:“红军的事就是咱老百姓的事。”
随着时间的沉淀,这份感情愈发厚重。坝芒村村委会副主任章朝举告诉我们:“这里的老百姓对红军的感情深着呢,每个人都能讲上几个关于红军的故事。”
85年前,在当地老百姓的帮助下,红三军出奇制胜,一举攻克倒马坎,为后续部队进入秀山县扫平障碍,也为黔东特区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和稳定奠定了坚实基础,播下了革命的种子。85年后,这颗种子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在这片红色土地上,继续传承红军长征的精神……

    
1934年8月,贺龙领导的红三军向川黔边境进军,发展黔东特区革命根据地。秀山县国民政府县长赵竹君遵奉湘鄂川黔四省剿共联防总指挥刘湘“加强防务”的电令,在秀山县民团中抽调上千人组成“剿共精选队”,由团防头子杨卓之任总指挥,在倒马坎一带设防。
解放军走入猫耳洞后即分兵两路包抄倒马坎,精选队员。  
  倒马坎位于秀山县城西南面28公里的坝芒村附近,是秀山县隘口镇通往贵州甘龙镇的关隘。这里道路狭窄,地势险要,传说曾有一官员骑马过路,在此跌下深沟,马死人亡,因此叫倒马坎。
  
  杨卓之看中了这个险要的路口,便在此修碉堡、设路障,派驻300多“精选队员”重点设防,并将前哨阵地延伸到倒马坎前一华里的坝芒街上。另派700多“精选队员”在倒马坎左右两翼选择有利地形展开,连营40多华里,分别派遣10多个头目防守。杨卓之则在清溪场设总指挥部坐镇,大肆吹嘘凭他这条“固若金汤”的“万里长城”,就能阻止红军进入秀山县西南。
  
  1934年8月30日,红三军第七师师长卢冬生奉贺龙之命率部进军倒马坎,打开这条通往秀山县的通道。这天正逢坝芒镇赶集,红军进入秀山县的猫儿洞后即分兵两路包抄倒马坎,一路进至干溪槽,从左右两翼迂回;另一路从猫耳洞穿过密林上芦蒿坪,去占领倒马坎右侧的最高峰——老鹰嘴。下午4时许,红军按照火力部署,迅速占领敌人的前哨阵地和街背后的制高点——狮子背。
  
  与此同时,各路伏兵一起打响,很快攻下雷打岩,占领山府庙,逼近倒马坎。敌前线指挥所急忙打电话告杨卓之:“红军来势凶猛,抵挡不住,怎么办?”杨回话:“抵挡不住就撤下来。”听此回话后,“精选队员”纷纷溃撤,跑得慢的就在指挥所里当了俘虏。杨卓之再次摇电话接不通,害怕红军追到清溪,慌忙叫随从带一个班护送自己躲进县城。红军占领倒马坎主阵地后,左右两翼的敌人纷纷丢盔弃甲,狼狈逃窜。红军主力迅速前进,清剿余敌。至此,被杨卓之称之为“固若金汤”的“万里长城”顷刻间便土崩瓦解。
  
  倒马坎之战是黔东特区革命根据地红军同秀山县杨卓之保安团较量的著名战斗之一,为黔东特区革命根据地的发展和稳定奠定了坚实基础。
  

红三军出奇制胜攻克倒马坎,割裂了敌军的防御体系,所谓的“千里防线”也就土崩瓦解。倒马坎战斗的胜利,为红三军进军秀山,进一步开拓川黔边革命根据地扫除了障碍。

秀山县政协特聘文史委员
刘济平:你看周围这个地形地貌,两边都是高山只有倒马坎这条独路,一旦堵死,红军就无法通过了。

图片 1

7月17日 再走长征路第37天 秀山县

从秀山县城向西北驱车28公里,我们来到了隘口镇坝芒村,当年红三军的倒马坎战斗就发生在这里。

秀山县政协特聘文史委员
刘济平:一支队伍从这边山过来,另一队从另外的山上过来,把这个地方挟了后,红军势如破竹,国民党也没有办法了。当时红军化妆成老百姓来赶场,把驻扎在泡桐树的国民党指挥部给一锅端了。

图片 2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记者
潘虹旭:跟随当地的文史专家,我们找到了当年倒马坎战斗中国民党民团的一处防御工事,大家可以看到,这是一个天然的溶洞。在这个溶洞的洞口还可以看到当年国民党民团用石头修起来的这样一个军事掩体,这个洞它背靠大山,它的正前方是贵州通往秀山的唯一一条交通要道,可以说是易守难攻,是当时国民党民团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军事据点。

坝芒游击队队长王春和的儿子
王大文:当时土豪劣绅要整你没办法,我父亲听到贺龙在南腰界,就去找贺龙。贺龙讲我们是为穷人撑腰的,叫他回来大量地发展游击队。

秀山县政协特聘文史委员
刘济平:倒马坎现在没有那么险了,修公路之后,泥巴推下去后就把路填起来了。原来是深不见底的悬崖,道路特别狭窄,马都要牵着走。据说是古代一位官员骑马过去时,摔下悬崖,就把这个地方叫做倒马坎。

如今,不仅拓宽修了公路,为了确保通行安全,当地还特别在这个路边砌了一堵墙,把倒马坎的险峻给遮了起来。即便如此,在上山寻找当年战斗工事的途中,我们依然领略到了这里的山高坡斜、沟壑纵横。

杨卓之怎么也没有想到,红三军利用的也正是他所仰仗的地势。1934年8月30日,红三军七师主力兵分两路分别控制倒马坎左右两侧的制高点,对倒马坎敌军形成夹击之势。

王大文老人告诉我们,当年父亲一直被土豪劣绅欺压,是红军给了他起来抗争的勇气和决心。

在倒马坎战役中,红军用无畏的牺牲精神,让老百姓感受到,强大的敌人不是不可战胜的,信仰的力量在这里点燃了革命的火种。而老百姓甘冒风险充当侦查员,也充分说明了一个道理,得民心者得天下。一切依靠人民,一切为了人民,才会赢得人民的爱戴。

坝芒游击队队长王春和的儿子
王大文:送情报、带路,倒马坎战斗的话,我父亲救了好几个伤员,帮他们医好了才送他们回去。你不讲大的贡献,有一点点贡献,他就高兴。

专家告诉我们,像这样依托有利地形修筑的大大小小的工事,遍布在以倒马坎为重点的南北四十里地段内,杨卓之更号称这条线是“固若金汤的万里长城”。

图片 3

秀山县政协特聘文史委员
刘济平:把秀山这条路打通有利于扩大根据地,当年贺龙和红七师的师长卢冬升研究了好久,当时贺龙听说这地方叫倒马坎,说不仅要倒马,这会必须要牵他个羊。因为当时秀山民团的头目叫杨卓之,要把那个羊牵了的意思就是要把这个地方拿下。

1934年夏,红三军在川黔边创建黔东革命根据地,深感威胁的国民党秀山当局为遏制红军向秀山方向发展,从民团中抽调上千人,总指挥杨卓之看中倒马坎一带的险要地形,以这里为重点设防,企图阻止红军东进发展革命根据地。

秀山,位于渝、湘、黔、鄂四省边区结合的地方,是重庆市的东南门户。红三军在黔东革命根据地进行的著名战斗之一——倒马坎战斗就发生在这里。

在贺龙的鼓励下,王春和回到坝芒组建起了游击队,并担任队长。他们穿行在山谷间,为了劳苦大众的安稳生活,持久地斗争,成为活跃在黔东革命根据地的一支重要力量。

红三军为何对这一带的地形、情况了然于胸,跟随当地文史专家刘济平我们来到了坝芒村王大文老人的家。王大文老人今年已经81岁了,他告诉我们,他的父亲王春和曾经组建了坝芒游击队,他们通过前期侦察,给红三军攻打倒马坎提供了不少情报。

央视网消息:继续来看《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记者再走长征路》系列报道。7月17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长征路万里行》移动直播报道团队行进到重庆秀山县,红三军在这里留下了许多动人的故事。

图片 4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