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6299.com】刘明昭与小叶丹在彝海晤面了,蒋周泰剖断红军只敢走大路而不敢走小路

彝海结盟,擎起民族团结的旗帜
7月下旬,记者走进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冕宁县彝海结盟纪念馆广场。青青草坪上,3块“结盟石”岿然伫立,似乎在诉说“彼此愿永结弟兄,肝胆相照,团结如一,永不反悔”的铮铮誓言。
1935年5月,中央红军到达凉山,决定经冕宁过大渡河,北上与红四军会合。而此时的红军几乎陷入了与太平天国石达开一样的绝境:前有截击,后有追兵。
“红军穿越大凉山地区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大路,即从泸沽东面翻越小相岭,经过越西县到大树堡,由此渡过大渡河;另一条是小路,从泸沽过冕宁,经过大桥镇、拖乌,穿过冕宁西北的彝族聚居区到达大渡河边的安顺场。”在彝海结盟纪念馆里,解说员祝文娟指着“中央红军过冕宁路线图”介绍,“毛泽东等红军领导人审时度势,决定过冕宁、走小路。”
“当时的凉山尚处在奴隶社会,加之国民党政府对彝族群众实施政治歧视、军事征剿、经济掠夺,因此他们比较排斥汉族人进入自己的领地。”冕宁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马嘿依姑告诉记者,中央红军先遣部队在刘伯承的率领下,来到彝族拖乌地区,遭到了当地彝族武装拦阻。
红军并没有同彝族武装交火,而是通过翻译向他们喊话:“红军是穷人的队伍,从这里经过是借道北上抗日。”经过长时间交涉,刘伯承约定同彝族果基家支首领小叶丹见面。
5月22日,刘伯承与小叶丹在彝海见面了。小叶丹像过去见国民党官员那样要磕头,被刘伯承一把拉起。刘伯承宣传党的民族政策,表示红军和彝族同胞要做好朋友。
小叶丹当即向刘伯承提议盟誓,刘伯承欣然应允。按照彝族礼仪,人们杀了一只大红公鸡,却没有找到酒。刘伯承说只要兄弟有诚意,就以水代酒。人们到彝海中舀上水来,杀鸡滴血入碗,刘伯承和小叶丹一饮而尽,对天盟誓结为兄弟。
礼成,小叶丹和刘伯承重返大桥镇秉烛夜谈,刘伯承通宵向小叶丹谈革命,他把一面写着“中国夷民红军沽鸡支队”的红旗赠给了小叶丹,任命小叶丹为支队长。启明星升起来,红军又出发了。小叶丹派人为红军带路,红军后续部队和中央机关沿着彝海结盟这条友谊之路,迅速顺利通过彝区。
几天后,波浪滚滚的大渡河边,毛泽东见到刘伯承后问:“诸葛亮七擒七纵才使孟获心服,你怎么一下就说服了小叶丹?”刘伯承说:“主要是我们严格执行了党的民族政策。”毛泽东又问:“你真的跪在地上起誓吗?”刘伯承说:“那当然。彝人最讲义气,我诚心诚意,他才信任我们……”
“翼王悲剧地,红军胜利场。彝海结盟不仅为红军跳出国民党军队的包围圈争取到宝贵的时间,还树立了民族团结和军民团结的典范。”冕宁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杨发超说。
“中国工农红军,解放弱小民族;一切彝汉平民,都是兄弟骨肉。可恨四川军阀,压迫彝人太毒;苛捐杂税重重,又复妄加杀戮。红军万里长征,所向势如破竹……”在彝海结盟纪念馆,陈列着一份红军总司令朱德签署的《中国工农红军布告》。杨发超告诉记者:“这份布告以通俗易懂的语言宣传了党的民族政策,也是红军首次提出‘长征’一词。”
7月的彝海,湖水澄澈,在阳光下泛着粼粼波光。这个当年红军长征走过的地方,如今正焕发着无限生机,长征精神与强军兴军的时代步伐相互融合,鼓舞着各族人民和人民军队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征程上携手同行、阔步向前。

www.26299.com 1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珍藏着一面“中国夷民红军沽鸡支队”队旗。它见证了一段彝海结盟的珍贵历史,记录了红军和彝族人民的深厚情谊。

借道“畏途”闯出绝境

1935年5月,一路历经艰险的中央红军,又几乎陷入了与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一样的绝境:前面有大批国民党军迅速集结,进行截击;后面有10万国民党军尾追而来,分几路对红军进行夹击。中央红军要想跳出国民党军重兵包围圈,必须尽快渡过天险大渡河。

当时,从中央红军所在的泸沽到大渡河,中间隔着大凉山地区,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大路,从泸沽东面翻越小相岭,经越西县城到大树堡,由此渡过大渡河;另一条是小路,从泸沽过冕宁,经大桥镇、拖乌,穿过冕宁西北的彝族聚居区到达大渡河边的安顺场。

蒋介石判断红军只敢走大路而不敢走小路,所以在大路上布下重兵围追堵截。蒋介石的判断自有其道理,因为历代统治阶级长期推行民族压迫政策,使彝民对汉人充满猜忌、敌视,彝族区的小路被视为“畏途”,汉人军队要想通过这一地区很难。毛泽东看破了蒋介石的如意算盘,为了避开强敌尽早过河,决定走小路。

随后,为正确宣传和执行党的民族政策,朱德发布了《中国工农红军布告》,宣传红军宗旨,揭露反动派的黑暗统治,号召彝汉人民团结起来,打倒军阀。5月19日,中央红军派出以刘伯承为司令员、聂荣臻为政治委员、萧华为群众工作队长的先遣军,准备借道彝民区,抢先渡过大渡河。

彝区受阻一波三折

【www.26299.com】刘明昭与小叶丹在彝海晤面了,蒋周泰剖断红军只敢走大路而不敢走小路。1935年5月22日,萧华与红军总部工作团团长冯文彬一道,率领红1军团侦察连组成的工作团开路,进入大小凉山地区的彝民区。

刘伯承、聂荣臻亲自对官兵进行动员,指出彝民不了解红军,必须以实际行动取得彝民的信任,无论如何不准向彝民开枪,谁开枪谁就违犯党的政策和红军纪律。

彝民区山路崎岖,古树参天,野草丛生。彝民听说汉族军队来了,就将山涧上的独木桥拆毁,把溪水里的石墩搬开隐藏在山林里,不时挥舞着土枪、长矛,间或施放冷箭、冷枪袭击。红军只能边行军边砍树架桥,修整道路。

进到彝民境内的谷麻子附近时,工作团被一群挥舞着土枪、长矛、弓箭和棍棒的彝民拦住了去路。冯文彬带着通司上前交涉,一个彝民小头领说:“给点钱才让你们通过。”冯文彬给了他们200块银元,彝民一哄而散。可刚前行不一会儿,又拥上来一批彝民要钱,给了200块银元还不走,而且人越聚越多。

跟在主力后面约百米远的工兵连,也遭到彝民堵截。官兵严格遵守“不准开枪”的纪律,结果被抢得精光,只好光着身子原路退回出发地。

萧华通过通司耐心地向彝民解说红军的政策,可彝民仍舞刀弄枪不许红军通过。正在混乱之际,几个人骑着骡马急驰而来,通司认出为首的一个彝人是当地彝民首领小叶丹的四叔。

萧华向小叶丹的四叔说明红军与国民党军不同,是替受压迫的人打天下的,进入彝民区不是打彝胞,而是借路北上。根据彝人重义气的特点,告知刘伯承率领大批人马也要路过此地,愿与彝民首领结为兄弟。

小叶丹的四叔将信将疑,但看到红军确实纪律严明,与国民党军不同,便喝退了围攻的彝族人群,将红军拜盟要求报告给小叶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