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6299.com】空军雷达某旅开展的,创下空军雷达兵情报合格率最高、连续时间最长的纪录

这座离云很近的山上,树木因为土质原因而无法自然生长,却有一大片树林环绕着雷达站。雷达站里有一个传统,每当新兵下连时都要种下一批“扎根树”,寓意着在边陲山巅忠诚奉献,也见证着战斗力的拔节生长——
云端有片“兵”成的“林” 品读南部战区空军某边防中心雷达站官兵的戍边岁月
苏延强 李建文
“一、二、三……三十、三十一……”汽车沿着九曲回肠的山路向山顶爬升,数不清转过了多少道弯路。7月下旬,记者一行终于攀上了这座矗立祖国西南极边的高山。
烈日洞穿稀薄的空气炙烤着山顶,营门的哨兵如松树般挺拔地扎在地上纹丝不动。当地人说,在这座终年云雾缭绕的山峰上,只有最坚韧的树和人才能扎根。
走在营区里,抬头望见阳光闪耀、白云悠悠。哪知道,惊雷突然炸响,毫无征兆。身旁的杨站长立马拔腿向指挥室跑去,向上级报告并指挥装备防雷。
后来才知道,在这里“晴天霹雳”很寻常,也最让官兵们头疼。尽管他们想了很多办法,装备了避雷塔、避雷针,还在下面撒上工业盐、降阻剂等增强避雷效果,但仍要时时提防,才能确保不让雷电损坏装备。
上士钟宽回忆,有一次,他们发现打雷征兆后,在极短时间内完成了所有装备断电防雷。没想到,一口气还没松下来,就见一道闪电劈在生活用电的电线上,“轰”的一声,整个营区的灯泡“哗啦啦”碎得满地。
官兵们打趣说,这座山给人“四大考验”,就是风、雨、雷、雾。除了雷以外,其他三样也毫不逊色:大风刮起来八、九级,出门换班得两个人挽着走,有一回院外的铁护栏都给吹跑了;“一年一场雨,一次下半年”,赶上雨季,尽管有防潮玻璃、烘干机,衣物床铺还是准要发霉;大雾更是每天从不“缺席”,有时很多天不散,闹得新人来站里一个星期硬是搞不清营区有多大……
然而,就是在这样几乎与世隔绝的艰苦环境中,官兵和自己种下的“扎根树”一起坚守着一年又一年。
对于他们来说,种下的树像是“另一个自己”。
教导员赵龙指着一棵不太精神的小树告诉记者,新兵小付这几天遇到了“难事”。原来,同年兵的树苗长势都不错,偏偏他的那棵枝叶一个劲儿地往下掉。
“种的树活不成,说明我在雷达站扎不了根!”小付愁得吃不下饭、睡不好觉,一有时间就跑到小树跟前,又是培土,又是拔草。后来,在有经验的老兵帮助下,给小树移栽到土质稍好的地方,才终于救活了。
看着一点点冒出的新芽,小付终于放下心来,还特意用红布条写上自己的名字,缠在小树枝桠上。
中午,整座山一片寂静,只有制高点的那部雷达在旋转着“沙沙”作响。猛然间,“叮铃铃”的“一等”警报猝不及防地拉响。然而,等了好一会,却不见有官兵像想象中那样冲向战位。这是怎么回事?
拉开方舱的门,看见操纵员早已发现锁定目标,正在向上级汇报情况。椅子后是一床被褥——被子是标准的“豆腐块”,褥子却因为空间狭小而窝起了一大截。
原来,为了能够最快速度反应,该站确保所有兵器24小时有人值守,官兵每周有一两个晚上就睡在方舱里“枕戈待旦”。
这个站里的官兵都认一个理:光能吃苦奉献还不够,打得赢才是真英雄。当祖国的一棵树,在最需要的地方深深扎根,努力更高一些、更壮一些,擎起边防空天安宁。
“作为‘极边第一站’,我们把‘极’字当成标准,做到忠诚极致、预警极致、作风极致。”站长杨映滋告诉记者,近年来,他们瞄准实战需要,苦练“抢报第一点、准确第一判”本领,9名操纵员因提供空情迅速优质受旅通报表彰,上士王帅荣立三等功。
见到王帅是在阵地到宿舍的石板路上,他刚刚结束6个小时的值班,稍显疲惫。聊起难忘的几次任务经历,他的眼睛一下子发起了光。
一个午后,显示屏上突然闪出的光点被王帅敏锐发现。“回波连续,航向较稳定且与风向不一致,初判为有动力的实体目标!”他当机立断,立刻录入空情并持续追踪。然而,这批目标的回波很不正常,一下子谁也拿不准。
“是鸟群!”王帅再次拨通指挥室电话。“判定依据?”站长询问。“回波形状不规则,航向忽左忽右,速度也不稳定,就是鸟群!”王帅的语气很坚决。随后,根据雷达站上报的空情信息,上级指挥所迅速组织战机起飞查证,果然是鸟群!
从发现、追踪,到做出判定只用不到5分钟,战友们都说王帅是艺高人胆大。因为一旦误判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对于鸟群这一类罕见而且回波特征多变的目标,一些操纵员容易判为“虚警”而置之不理,或是稳一稳再说。事后,王帅的两句话让人印象深刻:“为了空防安全,一线操纵员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抢是一种自信,准是一种能力”。
战场瞬息万变,电光火石之间准确捕捉空情靠的是操纵员艰苦训练获得的条件反射般的判断力,这正是站里官兵个个“胆子大”的自信来源。
“操纵员的本领是用训练时间硬熬出来的。”即将代表站里去参加全旅比武的中士刘建航是一名直招士官,入伍三年来始终抱定“当兵就要当尖兵”的追求,从对专业一窍不通成为全班第一、全站第一,又向着全旅第一冲刺……
山上的夜晚有些冷,一阵夜雨过后,家属房里飘出了几缕炊烟。没一会,上士杨奥林的家属打着手电把几份热气腾腾的饭菜挨个送到指挥室、方舱门口。遇见时,她说:“他们夜里值班特辛苦,当嫂子的也帮不上啥,只能准备点热乎的夜宵送去。”
指挥室里,杨奥林接过妻子送来的餐盒,分发给其他几名战友,招呼大家趁热吃。战友们一个劲地夸他娶了个好老婆时,老杨笑着给大家讲起第一次家属来队时的故事。
那时候,杨奥林的妻子还不了解雷达兵的工作,没来几天就吵着要走:“我大老远跑过来,天天不见你人影,你都忙些啥?”其实,家属房和指挥室面对面,就隔着20来米,但是官兵们忙起来一天都不着家。来队家属们一开始都会有这样的埋怨,后来也都理解了。
“看着后山种下的树苗长成了林,好像自己从来没有离开过。”站里的人离开以后总喜欢常回来看看,找到自己的树,给它们浇浇水、剪剪枝。多年前曾任副指导员的黄云辉,去年归队探望时,在留言簿上用力地写下:“边疆为家,艰苦为荣,坚守祖国空天!”
十几年前,一位指导员来到站里时种下的木莲树,如今挺立在营房门口枝繁叶茂。不久前,地方的一名老板共建时看到以后,认为它是一棵吉利的“风水树”,要花七八万买走。可是,官兵们说什么也不同意:“咱们雷达站只种树,不砍树,树和人一样,扎下根就哪也不去了。”

“上报异常不明空情,责任重大。这么短时间准确上报,考验的不仅是过硬的技术,还有军人的担当精神。”旅情报站站长牟建说,以往雷达站对于不能十拿九稳异常不明空情,总要等一等、压一压。

在全国雷达兵里,“推天线”的,估计只有北极雷达兵了。

“要有担当的精神,更要有担当的能力。”旅负责人说,在大力推进实战化训练中,旅指挥所定期带动雷达站练指挥协同、练异常不明空情处置、练实装操纵。基层官兵紧盯当面敌情,研究装备最大效能发挥、提升兵器操纵能力的主动性日益增强。

冬季气温低于-40℃,在这里是常事。每到这时,因超出温度下限,天线齿轮所用润滑机油会凝固硬化,很容易损坏雷达兵器。为确保雷达开机正常旋转,就要用人力先推动天线转起来。

在这个旅某雷达站指挥室,记者看到雷达方舱内每一块显示屏上方都张贴着“抢报第一点,准确第一判”的标语,而操纵员们说得最多的是“现在大家都抢着报,唯恐落在别人后”。

成绩判读时,战斗机的飞行轨迹和李勇用兵器捕捉到的轨迹几乎完全重合,轰动全场。此役,李勇所在分队夺得操纵考核第一名,分队被评为“预警尖刀分队”,李勇个人被评为“尖刀操纵员”,成为空军百名优秀操纵员之一,大家自豪地称他“北极尖刀”。

新华社昆明1月23日电“发现目标1批,编号XX。”荧屏上数百回波点中突然闪现的微弱信号,没有逃过操纵员郭兵的目光,基线扫过、首点捕获……数十秒内果断上报。2018年以来,空军雷达某旅开展的“抢报第一点,准确第一判”立功创模活动,激发了官兵练兵备战的热情和担当,有效提升了部队战斗力。

都说漠河冷,到底怎么个冷法?操纵班长韩先伟琢磨了一下:“这么说吧,即便是晴天,雾气也会凝结成坚硬的颗粒状,不动,不散,悬浮于天地间,一阵风吹过,就觉得血都凉了。”

牟建介绍,正是为了治疗这种给空情“上保险”的“和平病”,旅党委在2018年初开展了“抢报第一点,准确第一判”的立功创模活动,从根本上解决官兵担当精神缺失和能力素质弱的问题,掀起了群众性练兵比武热潮。

漠河雷达站是祖国北部防空预警的最前沿哨所。该站组建于1952年,1973年移防漠河。几十年的岁月转瞬即逝,一代代北极雷达兵默默扎根在祖国最北端的这一方冰雪天地里,时刻警醒守护着“北天门”。

2018年2月24日,某雷达站操纵员詹加辉发现境内一批实体目标,根据回波特征和飞行姿态,初步研判为鸟群。尽管鸟群属低慢小目标,发现掌握难、研判定性难,但詹加辉顶住压力,精准引导战机飞临目标空域,经飞行员目视查证空情确属鸟群,受到上级表扬。

2015年9月,一场近似实战的空地联合对抗演习中,5支雷达分队同台竞技。“导演部”一声令下,漠河雷达站操纵班长李勇和战友直奔预定阵地,第一时间展开雷达兵器,比规定时间提前3分钟完成架设任务。

1月中旬,记者刚到空军雷达某旅,就被这一活动的火热场面所感染。郭兵随后上报的“初判目标有向我边境飞行趋势”的目标属性,经多个边境一线雷达站证实后,受到旅指挥所通报表扬,也让旅属其他雷达站操纵员倍感压力。

漠河冰天雪地的时间长达8个月,年供暖时间也需8个月,-50℃左右的冬天,作为站里烧锅炉的司炉工就显得格外重要。那一年,烧锅炉的老兵眼看要退伍了,操纵班长韩先伟主动请缨。让曾经带出集体三等功的韩先伟来烧锅炉,站里觉得有点委屈他。但老韩爽快一笑:“在北极烧锅炉,这是重用,不是委屈。”

旅负责人说,自2018年以来,全旅处置异常不明空情数十起,情报优质率达到100%,“这与立功创模活动的激励效应密不可分”。截至目前,已有两名官兵因在活动中表现突出荣立三等功,一个班荣立集体三等功。

这里,拥有人民空军雷达兵部队两个之最——祖国最北端的雷达站和北部空防预警最前沿哨所。

“一等转进!”

“推天线”

有七棵在大兴安岭火灾中幸存下来的百年古松,成为漠河雷达站一代代官兵扎根北陲的精神图腾。

像这样的虚惊一场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有时是飞机绕云,有时可能只是鸟群或云团,甚至风大时树木反射的信号都可能造成干扰。但对于漠河雷达站的官兵来说,每一次都是一场实战。

阵地旁,是北极雷达站着名的“七棵松公园”。

营区后山上连绵的白桦林中,雷达天线屹立在阵地上。

营区不大,依山而建,太阳色的主营房粉刷一新,拱窗尖顶,透着浓郁的边疆风情。营房大厅正中“最北最寒最坚定”的“站魂”格外显眼。

对抗演练中,战机超低空接近目标区,飞行员利用山岭巧妙穿插,飞机回波在雷达显示屏上时隐时现,连续跟踪掌握十分困难。李勇硬是在雪花般错乱的地物干扰波中,果断发现低空接近的战斗机,并第一时间上报。战斗机飞行员不停变换动作,利用山岭穿插。但是李勇通过对飞机速度、方位的计算预判,连续进行人工干预修正,牢牢锁定目标。当战斗机从雷达上方超低空呼啸而过时,都能清楚看到飞行员的头盔。

比武告捷归来,李勇主动向党支部建议:自己当擂主,组织官兵每周打一次擂。

一代代北极雷达兵正是面向“七棵松”,用自己扎根北疆、戍卫空防、战天斗地的精神,进行着“最北最寒最坚定,练严练实练金睛”的忠诚实践。

“北极第一站”,漠河雷达站驻地门口五个大字熠熠生辉。细看,营房大门的设计充满官兵的巧思。一枚北极星和一面如弯弓的雷达模型分立大门左右两侧顶端。警卫室更被设计成了一个“北”字。

雷达兵的工作是365天全年无休。操纵员在方舱内通过显示器观察雷达情报信息,随时保持与指挥部联系。操纵员要根据雷达显示的机型大小、飞行高度和速度,判断飞机的性质。雷达遇到干扰情况很多,雷达兵就需要牢记大风、大雾、雷雨云层甚至树木风动的雷达回波特点,辨别并筛除干扰。

在“七棵松公园”旁边还有一片“英雄林,在樟子松树干上,数十个刻有官兵名字的红色小木牌格外引人注目。凡是获得师级以上表彰的官兵都可以在里面认领一棵松树,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

“北极第一站”

雷达站一年霜雪期长达8个月,气温最低曾达-57.3℃,年平均气温不足-5℃。但建站以来,该站连续41年情报合格率100%,每年处置各类空情数万批,创下空军雷达兵情报合格率最高、连续时间最长的纪录;连续28年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被原军区空军评为全区惟一的“雷达情报信得过单位”;近三年连续夺得所在旅军事训练比武第一名,成为空军雷达兵部队的一张响亮名片,被誉为“北极金睛”。

突然,急促的警铃在营区内骤然响起。“一等转进!”值班员话音刚落,一号班人员健步如飞,奔向雷达阵地。

祖国版图金鸡之冠的顶端漠河,有一双时刻守望祖国“北天门”的眼睛——空军漠河雷达站。

小小操纵员,牵动司令员。站长马东平介绍,漠河雷达站地处边境一线,短兵相接,反应时间短,稍有疏忽就可能发生错漏压情,甚至贻误战机。而类似的“转进”,每年得有百余次。

到底是什么铸就了北极雷达兵最坚定的站魂?日前,记者前往漠河雷达站探访这个不一般的团队。

片刻间,方舱内的操纵员已就位,全神贯注地盯着眼前的监控器。雷达显示屏上,一个不明目标正向我国边境线接近。从雷达轨迹上能明显看到,它绕的这一圈画出了一个“几”字形,已经非常接近边境“红线”。连队立即转进一等情况,迅速向上级指挥所报告,持续跟踪目标。

“七棵松”

【www.26299.com】空军雷达某旅开展的,创下空军雷达兵情报合格率最高、连续时间最长的纪录。北极雷达兵来自祖国各地,尖刀操纵员李勇来自云南。15年前刚到漠河时,这里的寒冷没少让这位南方人吃苦头,但这位瘦小精干的汉子经住了考验,并成长为这里最棒的雷达兵。

官兵分别为这七棵松树取名“毅力松”“奉献松”“志向松”“勤勉松”“创业松”和象征主官团结的一对“团结松”。

每当新兵下连、老兵复退时,官兵都会来到“奉献松”“英雄林”前静静站一会儿,想想自己“为连队做过什么、留下了什么”,许多心愿都留在了这片静静屹立的松林里。

www.26299.com,每年12月和1月最冷的两个月,雷达站官兵每天如此,靠人力转动天线确保兵器正常工作。

“北极尖刀”

就这样,韩先伟当上锅炉工,一干就是七八年。一次,韩先伟突然晕倒在锅炉旁,高烧不退。抬到医院一查,才发现韩先伟是因长时间吸入极冷空气,肺部被严重冻伤。经过五天五夜的抢救,人是救过来了,但右肋下却留下了一条20多厘米长的刀疤。

雪后放晴,天空湛蓝。雪水成冰,整条上山路变成了一条冰滑梯。迎着晨曦上山,记者乘坐的车很快在这条冰路上打横玩起了漂移。

1987年5月,大兴安岭地区发生罕见火灾,雷达站所在的高地也未能幸免。在熊熊烈火考验面前,全站官兵誓死坚守岗位,一边保障空情,一边与火魔搏斗。在扑火的20多天里,雷达情报没有中断一分一秒,创出“天线在烈火中旋转”的壮举。

“我走了,让我的树继续替我守边关吧。”去年11月,四级军士长韦春松退伍离开部队前,在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松树前站了许久,-30℃,眼泪凝结成冰珠,闪闪发亮。

能和“尖刀”手对垒,大伙儿兴奋不已。一时间,大家都以“打败李勇”为目标,训练成绩突飞猛进。战友们的技艺越练越精,李勇“对付”战友们的手段也越来越“鬼”,还总结了20多种反干扰方法,编写出了《雷达操纵员反干扰经验手册》,成为站内“宝典”。漠河雷达站更练出6位区内比武冠军。

2015年的最后一天深夜,温度接近-50℃。23时30分,操纵班长秦艳军带领着4名官兵冒着严寒小心翼翼地爬上冰冷的雷达车,大家熟练地找好位置,你推我拉,在秦艳军的口令下,合力推动硕大的天线顺时针旋转。一圈、两圈、三圈……10分钟过去了,天线旋转由迟涩慢慢变得顺滑起来。此时,5名官兵都已经冻出了“冰壳”,防寒面罩结满冰霜,眼睫毛上挂满冰粒。就这样,几个“冰人”推着天线迎来新年。

四月,北京早已桃红柳绿,但在漠河,刚刚下过一场持续两天两夜的大雪,漠北公路两侧铲开的积雪接近两米高。漠河县距最近的地级市加格达奇有400公里。下了火车,还要再坐40多分钟汽车才到雷达站。

很快,指挥部查证得知,不明空情是一架民航客机因绕飞雷电云层,私自改变航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