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全球为数不多重启核电建设且对国外核电技术持开放态度国家,欧盟批准英国西南部辛克利角核电站建造计划

英国各界对允许中国核能企业在英国本土建设核反应堆尚存疑虑,认为中国公司缺乏透明度,质疑中国核能企业的专业技术和安全标准是否合格。另外,有人认为,如果英国核能供应依靠中国国有企业,可能会给国家安全带来隐患。法伦就此回应,只要中国公司遵守英国监管规定,在获得英方批准的前提下与现有企业合作运营,就能在英国经营自己的项目。(新华)

10月上旬,欧盟批准英国西南部辛克利角核电站建造计划,以满足英国未来的电力需求。按照计划,这个有两个核反应堆组成的核电站虽然位于英国境内,但出钱的却都是外国人。其建设将由法国电力集团出资约一半,法国阿海珐公司出资10%,其余约四成将会由中国广核集团和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联合出资。

在核电建设“断档”20年后,英国核电要重现往日荣光将直面哪些挑战?1月20日,在伦敦举行的“2016英国民用核能展览会”间歇,记者带着相关问题专访了已拥有近300个会员公司的英国核能行业协会(NIA)主席Lord
Hutton。

英国《泰晤士报》10日报道,此前中国广核集团与中国核工业集团原则上同意,将持有英国萨默塞特郡欣克利角核电项目30%到40%股权,作为交换条件,中国公司希望在英国建设自己的核反应堆。

欧盟的批准让欣克利角核电项目最终拿到了“准生证”,中国公司也可以借此大展拳脚。新的核电站可是大项目,电站投入运用后的发电量将占到英国总发电量的7%。当然这样的大工程也造价不菲,目前245亿英镑的预算已经比最初设想上调了一半还多。不过守着伦敦金融城和兴趣满满的外国公司,融资总不是问题。能源律师出身的伦敦金融城市长吴斐娜表示英国欢迎外国公司在能源领域进行投资,这有助于提高能源领域的服务标准。

Lord
Hutton:中国在核电方面拥有非常强大的能力,这是一种综合能力,包括技术、资金、完整的产业链以及巨大的产能。在我看来,中国将在全球核电复兴中扮演关键角色。

英国能源与气候变化部负责能源事务的国务大臣迈克尔·法伦接受《泰晤士报》专访时说,英国将允许中国公司在英国本土建设和运营核反应堆,这表明英国政府正在向中国核能企业敞开大门。

英国从上世纪90年代起开始能源领域的私有化进程,从那时起投资和服务都有了很大提高,能源价格也在不断下降。吴斐娜称英国不仅欢迎中国投资,更希望看到更多技术层面的合作。在核能源领域,英国非常欢迎中国投资,因为中国不是仅仅被动投资,还会为合作带来专业人员和新科技。

中国能源报:您如何评价当今中国的核电产业及核电技术?

近年来,中英两国间的民用核能合作一直都很热络。今年6月,英国政府明确表示,欢迎中国企业投资并参与欣克利角项目以及其他的新建核能项目。在一个多月前的中英财经对话中,两国均表示将在民用核电领域开展合作,并签署、发表了民用核能合作的联合声明。

www.26299.com,中国能源报:如何吸引年轻人回归呢?

得到金融城市长信赖的中国广核集团和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运营着中国20座核反应堆,在中国的民用核电工业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商业化发电以来,迄今未发生过严重的核泄漏或核事故,这样的运营经验和安全记录无疑让英国人感到放心。据估计,在辛克利角核电站投入运营后,能显著降低英国电价,平均每个英国家庭单一年电费能节省77英镑,而这背后,无疑有中国运营商的功劳。
 

Lord
Hutton:SMR在英国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目前英国本土有很多300兆瓦到500兆瓦的燃气电厂,未来它们完全可以被小堆替代。英国政府也已确定未来5年将投入2.5亿英镑支持小堆研发,并在2020年建成首堆。在英国之外,我认为小堆更大的应用市场将是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那些电网系统不完善、分布式能源需求较大的国家。

摘要:10月上旬,欧盟批准英国西南部辛克利角核电站建造计划,以满足英国未来的电力需求。按照计划,这个有两个核反应堆组成的核电站虽然
–>

中国能源报:英国核电建设停滞20余年,陆续重启新建多座核电站,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辛克利角核电站项目获批标志着核工业在三年前日本福岛核灾难之后获得重要突破,而中国公司参与其中,也是中国民用核设施“走出去”的突破。辛克利角核电站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欧盟批准英国建造的第一座核电站,这个口子一开,业界普遍认为其他国家也将申请类似的核电项目,这对核电站运营商来说意味着巨大的商机。

作为全球为数不多重启核电建设且对国外核电技术持开放态度国家,英国已成为几乎所有拥有自主核电技术国家眼中的蛋糕。英国本土的核电人也在为核电复兴默默努力。

中国能源报:这些准备工作具体包括什么?

中国能源报:英国是当今为数不多重启核电建设的国家,很多拥有自主核电技术的国家试图在英国实现突破。在此背景下,请您介绍一下当前英国核电市场的竞争情况。

Lord
Hutton:没错,我们已经20多年没有新建过核电站了,但英国曾建成世界上第一座商用核电站。过去四五十年来,那些参与过核电建设和运营的公司始终保持活跃,使得英国在核电工业方面积累的经验和能力得到了有效传承。

Lord
Hutton:比如说法国电力公司(EDF)最近开设了一家核电学院,专门为欣克利角C项目做人员培训,很多英国大学也开设了核电相关课程,我们还开设了一个专门培养核电人才的国家技能学院。

中国能源报:目前是否有中国公司加入英国核能行业协会?

作为全球为数不多重启核电建设且对国外核电技术持开放态度国家,欧盟批准英国西南部辛克利角核电站建造计划。我想强调的是,核电人才的匮乏不只是英国的问题,未来十到十五年,人才短缺将成为全球核电行业面临的共同挑战。目前从事核电工作的人正在老去,所以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吸引年轻人加入这个行业。这在英国是个棘手的难题,因为英国已经20年停建核电站,年轻人认为这不是一个稳定而有前景的职业方向。但现在这个情况正在改变,我们也会努力让这种改变加速进行。

中国能源报:您在展会演讲中提到英国目前非常重视小型核反应堆(SMR)的研发,我想知道您如何看待SMR未来的发展趋势,它对传统能源有多大的替代潜力?

摘要:作为全球为数不多重启核电建设且对国外核电技术持开放态度国家,英国已成为几乎所有拥有自主核电技术国家眼中的蛋糕。英国本土的
–>

在核电建设方面,英国面对的挑战跟其他国家没什么不同,比如复杂设备的制造、高标准的监管等,但我认为最大的挑战在于人才短缺,核电站的建设和运营需要足量技能过硬的专业人才。事实上,在人才储备方面,我们已经做了八九年的准备工作,现在我们迫切希望尽快启动建设工作。

记得上世纪70年代我大学毕业的时候,身边很多同学都进入核电公司工作。在那个年代,核电是英国经济的引擎、一个令人感到振奋的行业。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重现这种兴奋,让大家知道这是一个充满机遇的行业,同时还要让年轻人明白,核电也是对抗全球气候变暖的重要手段之一。这不仅仅是一份具有远大前途的个人职业,更是在为地球的未来做贡献。

Lord
Hutton:这项工作主要由政府推进,核能行业协会的主要职责是让年轻人意识到,核电正在复兴,机会正在来临。我本人经常去英国的大学做演讲,并与学生们交流,我的体会是,他们正在逐渐意识到核电的增长前景。

Lord
Hutton:目前还没有,但我相信接下来会有。英国核能行业协会也欢迎中国同行加入我们,先决条件是这家公司必须在英国本土有一个合法的分支机构。

Lord
Hutton:就核电新建项目而言,中标企业已经确定了技术合作伙伴,接下来选择哪一家工程公司进行合作,完全是企业的自主行为,它们有自己的评选流程,英国政府和核能行业协会不会参与其中。必须承认的是,在部分领域,英国公司是无力参与竞争的,例如英国本土公司没有能力制造反应堆压气容器。过去我们曾经拥有制造复杂核电设备的能力,但由于核电建设长期停滞,这些能力和人才已经流失。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