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海卫星图,死海位于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交界处

以色列《新消息报》报道,沙洛姆将与约旦农业和水利大臣哈齐姆·纳赛尔、巴勒斯坦当局分管水利事务的部长沙达德·阿蒂利签署协议。

拯救死海的唯一办法就是增加死海的入水量,但在中东这个干旱少雨的地区,减少农业用水是不现实的。于是有人提出,可以修建连通地中海或红海的运河,使海水灌入死海。还可以利用死海低于海平面400多米的落差进行发电。

湖面碧绿,平静如镜;湖面之上,雾气腾腾。只是,水面骤减,大片湖底裸露,寸草不长,形成戈壁荒漠……死海,正在让人感觉“陌生”。

死海位于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交界处,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湖泊。近年来,死海水位不断下降,研究预测,它可能会于2050年最终干涸。

目前这一协议的执行情况还不得而知。有知道的朋友不妨下面留言谈一谈。

死海海拔为负423米,即低于海平面423米,盐含量比地中海高出大约10倍,成就全世界独一无二的自然景致。

沙洛姆说,协议签署后,“将发布对整个工程的国际招标,包括在亚喀巴建造海水淡化厂和铺设第一条管道”。

死海卫星图,死海位于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交界处。这一计划也遭到一些环保人士的反对,因为这样一来可能导致死海中的藻类大量繁殖,使死海变成红色,这可能破坏死海的生态环境。

中东生态和平组织提供的资料显示,死海水面面积迄今已经减少超过三分之一。

以色列能源和水利部长西尔万·沙洛姆说,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代表将于9日签署一份“历史性协议”,以连通死海与红海。

图片 1

同时,这名女科学家推断,死海水位会进一步下降,但死海“足够深”,不会消失。

只是,一些环保人士看法不同。中东地球之友和其他环保团体提醒,把红海海水大量引入死海,可能会彻底改变死海脆弱的生态系统,在死海形成石膏晶体和造成红藻类繁殖。

死海虽然名为“海”,实际上是一个盐水湖,它的唯一水源就是约旦河,且没有出水口。在这个蒸发量极大的地区,经过千百年的蒸发,湖水的盐分不断的增加,使得湖水浮力极大,人可以轻松的躺在水面而不沉。

以色列环境保护部近期报告,死海水位下降速度“令人震惊”,现在每年平均1.2米左右。1970年代至1980年代,死海水位每年下降大约0.7米;过去40年间,累计下降大约30米。

按照《新消息报》的说法,连通死海与红海这一想法最早产生于1994年以色列与约旦签署和平协议之时。世界银行2012年就这一工程发布一份可行性研究。

在2013年,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达成了一个《死海—红海管道协议》,计划从红海修建管道,每年从红海调入2亿立方米海水,其中8000万立方米的海水用于海水淡化,其他部分注入死海。

环保部首席科学家内塔尼亚胡认定,全球气候变化是导致死海“萎缩”的关键因素之一,而一系列经济活动打破了“微妙的自然平衡”,造成灾难性影响和后果。

沙洛姆告诉以色列军方电台,三方代表将在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世界银行签署这一协议。根据协议,将从红海北端的亚喀巴湾把海水引入死海。其中,部分海水经淡化处理后输往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其余经4条管道注入死海。

问:据说死海正在逐渐消失,该如何拯救死海?

以研究为依据,一种极端预测是:死海可能2050年干涸。

沙洛姆提及,把红海海水引水死海,经济方面可以给三国提供廉价的淡化海水,环境方面可“拯救死海”,同时还包含“战略外交”因素。“经过多年努力之后,这是个突破,”他说,“这不亚于是个历史性举措。”

死海位于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的交界处。因为含盐量为23%~30%左右,是海洋的8.6倍,因而没有鱼类生存,故得名“死海”。死海长67公里,宽18公里,面积810平方公里。图:死海卫星图

记者尝试从连接死海和红海的90号沙漠公路走下去,踩着砂石,弯弯曲曲,耗费近半个小时,才走到可以接触海水的地方。

由于近年来,约旦和以色列灌溉用水的不断增加,使得注入死海中的水由以往每年13亿立方米减少到目前3000万立方米。死海的水位以每年1米的速度下降。在过去70年里,海平面已下降了约40米。如果这样下去,死海将在未来几十年内消失,周边国家将失去一个会带来大量收入的旅游胜地,并可能引发一系列生态灾难。

他建议,可以部分恢复约旦河下游流入死海的水源,同时对使用死海水资源的企业征税,鼓励借助更先进、水消耗量更少的工艺提取死海矿物质。

她说,随着气候不断变暖,死海蒸发加速。“气候变化就在这儿,我们看到死海的水越来越少。”

图片 2

2013年12月,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在世界银行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总部签署一份协议,在约旦境内将建一座海水淡化厂,每年产出8000万至1亿立方米淡水,充作饮用水;另外,从红海亚喀巴湾汲取海水,经由海水淡化厂和200公里输水管道,注入死海。

水位·岸线

源头·湖边

伴随湖面不断缩减,天坑逐渐增加。1980年代,死海出现第一批天坑;随后,天坑数量持续上升,如今6500多个。

死海是湖,不是“海”。从耶路撒冷出发,往东南方向一个多小时车程,可抵达不与任何海洋相连的死海。

困境·应对

埃德尔斯坦认为,工程的环境影响难以确定,须研究红海引入死海的海水。

水位下降,原来有水处形成盐块;盐块在地下水冲刷下消失,地表显现窟窿,即天坑;天坑会崩塌,构成危险。

然而,水位每年平均下降大约1.2米,水面缩减超过三分之一,6500多个天坑散落各处,现实致使“死海将死”俨然成为一种预言。

以色列环保部首席科学家西娜娅·内塔尼亚胡博士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确认,死海正在发生的变化不可逆转,湖面缩小是不得不接受和适应的严峻现实。

图片 3

与死海每年水量赤字8亿立方米相关,世界银行一项研究显示,以不造成损害为前提,死海每年可以接收的最大浓盐水量是4亿立方米。

诸多企业在死海边投资建厂,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用死海中的矿物质制造肥料、药物和化妆品。

戈壁·天坑

死海,全球海拔最低湖泊,大自然赐予神奇浮力,促成“死海不死”神奇,再加丰富矿物质,吸引世界各地游客。

所以,拟议中的引水工程看似“一举两得”,一些环保人士却忧心,红海海水可能在死海形成石膏晶体、催生红藻类繁殖,继而改变死海生态系统。

图片 4

至于应对措施,用以摆脱死海所陷困境,她说,“如果没有水源补充死海,我们看不到解决方案,这是问题症结。”

图片 5

死海地处内陆和沙漠,以色列、约旦和巴勒斯坦交界处。

图片 6

管理不善、过度开发、气候变化、水源不足,诸多因素令前景堪忧。

中东生态和平组织约旦河和死海项目主管米拉·埃德尔斯坦告诉新华社记者,约旦、以色列和叙利亚等国就水资源管理和使用缺乏相互协调,需对死海现状负主要责任。

死海环境恶化开始于1960年代。

这意味着,原本汇入死海的约旦河河水,超过90%遭截流,致使死海持续处于严重“入不敷出”状态。

持续缺水,促使以色列和约旦等国以修建大坝方式截流约旦河,用于灌溉,而约旦河是流向死海的最主要水源。

图片 7

水位下降,岸线日渐向湖心后退。过去,游客走几步便可在死海“泡澡”;如今,不少酒店不得不为游客准备交通工具。在未开发区域,要想到达死海的岸线更加艰难。

同时,湖区周边酒店和温泉疗养院鳞次栉比,大量耗用水资源。

图片 8

记者:陈文仙 杜震

中东生态和平组织的数据表明,约旦河流入死海的水量目前为每年5000万至1亿立方米,而截流约旦河以前为13亿立方米;死海每年水量赤字8亿立方米。

埃德尔斯坦介绍,不少约旦和以色列企业采用过时的水密集型“蒸发”工艺,从死海提取矿物质,耗费大量水资源,却不支付“水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