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6299.com当武警上海总队机动二支队教导员李峰捧着李保保的,大都记得自己的新兵班长

春节,当家家户户吃上了团圆饭,在炮竹声中守岁跨年时,有一群人,他们职责在身,驻守战位,守护天底下最大的团圆。武警新疆总队某支队特战一中队小队长李函便是其中一员。
李函组织队员训练
李函自幼受从军的父辈影响,一直对部队充满憧憬。现在回想起小时候,玩具中最多的是玩具手枪,照片里留下最多的是“军装照”。2007年12月,李函光荣入伍,成为了一名武警战士。经过了一些基础科目的考核,李函如愿以偿成为了一名“特种兵”。
白天,李函带领特战小队队员训练。李函认为,只有自身的能力过硬,才能带出有过硬素质的兵。所以,在训练场上经常能看到李函和队员一起练的场景
新兵连的训练对李函的影响深远。第一次摸枪射击,李函打出了49环的好成绩,新兵连的班长对他说:看来你有狙击手的潜质。这句话一直激励李函至今,“非常感谢我当时的班长,他的鼓励给了我军旅生涯莫大自信。”那时,李函发誓一定要刻苦训练。
李函的荣誉证书和奖章
入伍12年,李函践行诺言,也快速成长着:2011年,李函被表彰为“优秀士官”标兵;2012年,参加武警总部“2012年度突击专业干部骨干集训比武竞赛”,获得个人综合成绩第一名;2015年,获全军优秀士官人才一等奖;2018年,被表彰为总队“三疆”干部。此外,他还先后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三次。
谈及获得锻炼机会,李函说得最多的形容词是“荣幸”;聊起取得的荣誉,用得最多的动词是“感恩”。
特战队员们装点食堂,准备过年
成绩越多,责任越大。2016年,李函提干毕业回到原单位后,他被推荐去带新兵。组训前,他熬通宵学习动作要领,把自身练得本领过硬,再教授新兵。最后考核时,在所有的新兵班建制考核中,李函所带的班取得了训练科目综合第一名的成绩。
除夕,李函和妻子来到中队的食堂,和大家一起包饺子、过春节
2013年,李函在提干学习的路上结识了同为军人的现在的妻子。毕业后,他们多次将结婚提上日程,却又因为双方分别在外执行任务而多次耽搁,直到2018年10月底才顺利领了结婚证。日常生活中,虽然两人单位相距仅50米,但每天最多只能见上一面。
李函和战友们一起包的饺子,这就是部队里的团圆饭
前几天,李函接到要筹备参与2019年比武的通知。他答应妻子,等比武归来,就回老家风风光光的补办婚礼。算算时间,“那可能结婚一年,我都没有穿上婚纱,”李函的妻子说。
“等到我比完武回来,载誉而归的时候,我让我们所有的战士给你做伴郎!”李函说。虽然只是一个许诺,但对李函而言,这也是激励自己更好地带队训练、履行小队长职责的动力。
特战队员们在一起迎接农历新年的到来 特战队员的除夕夜
什么是“家”?李函看来,对于当兵的人而言,国家是“家”;有父母的地方是“家”;结婚后,哪里有爱人哪里是“家”;在中队、小队,有战友的地方也是“家”,每位战友都是家人。
“我是军人,是儿子,是丈夫。军人职责要求我们坚守岗位,对于父母和爱人,我会有愧疚,但我会尽我所能处理好‘大家’和‘小家’之间的关系,比如多给家里打打电话,在家时多分担些家务,多做些补偿。”
春节临近了,特战队员们在食堂贴上了福字,挂上了灯笼
2019年的春节,李函仍在部队度过。中队举办了各式各样的文艺活动,互相表达新春的祝福。除夕夜,中队组织大家一起看央视春晚,小队还会组织大家集体和每位队员的父母进行视频通话,送上新春的祝福。包括李函在内的中队的所有干部还负担着除夕夜执勤、巡逻的勤务,目的是让来自祖国各地的队员都能完完整整看一次春晚,在离家远远的地方感受年味,感受部队大家庭的温暖。
李函和他的队友
李函上小学时,老师在班上问大家长大以后的愿望是什么。李函第一个站起来说:我长大去当兵!老师又问:你去当兵干什么?李函想起当过兵的父辈们说过是为了保家卫国,便答到:我要保家卫国!“当时说出口时,我自己是很自豪的感觉。”
时光流转。十年后,李函如愿参军入伍;二十年后,每个除夕,李函和他的战友坚守战位,守护天底下最大的团圆。
一家不圆万家圆,万家圆时心亦安。新春来临之际,李函和他的战友们都在努力成为让祖国放心、令家人安心、为自己自豪的人。
而那祥和气氛中闪烁的万家灯火,便是百姓在春节里送给他们的军功章。
策划/张若梦 通讯员/王国银 蒋国徽 赵松 编导剪辑/房小棋 摄影/张若梦
摄像/石俊杰、张森、王小杰、周杰、房小棋[责编:杨煜]

祝福我的班长,郝小东,郝班长,好班长。

第二次踏上西部,比第一次任务更重。战友徐益州说:“那段时间,我们经常要连续执勤12个小时以上,李保保顾不上吃饭,就在路上随便吃点干粮,简单填下肚子又继续巡逻。”期间,李保保多次出现胃部胀痛、胆汁反流等症状,但他闷着不说,一直咬牙坚持。

后来下连队了,我分到其他单位,但是也会经常给他打电话,有次他们演习正好在我们部队休整,我又见到了老班长,很激动,但是也没请他吃顿饭,第二天他们走了,我在路边跟他敬了军旅生涯的最后一个军礼。

一天,营区警报骤然响起。“有情况!”李保保猛地从床上弹起,按照战斗着装,带着队员第一时间赶往事发地,并妥善处置。回程路上,滴水成冰。徐益州却发现李保保额头沁满了豆大的汗珠,右手握着枪,左手握拳死死顶住胃部。也就在那天,李保保倒在了巡逻路上。

第二排左二是我的新兵班长,他叫史凯健,四川绵阳人,73年十一月份兵,学的机电专业。他高高的个子,长长的脸,说话声音很轻,少言寡语,在三个月新兵训练中,他负责我们的内务.队列训练和日常管理,三个月新兵训练结束后,我们学习雷达专业,他负责我们的日常管理。74年十月份,我被分配到东海舰队某舰,77年在上海找到他,那时他已经是轮机教员,副连职,79年,我再次到上海找他玩,(训练团搬迁上海了)听说他准备转业了,也未见到面。我认为他是一位好班长,虽言语少,总是以自已的行动影响我们,训练工作均走在我们前面。上舰以后,我在一年内送走两位班长,一名浙江省的,一名上海市的,退伍后他们分别担任省报记者.经济部主任和海员.三付。以后就是我当班长了。班长兵头将尾,其地位是十分重要的。

www.26299.com当武警上海总队机动二支队教导员李峰捧着李保保的,大都记得自己的新兵班长。胃疼发作时,李保保整个身子蜷缩在病床上,脸上因疼痛而苍白无色,但他却没有哼过一句疼。

一个我训的兵都没有,有现在也得小六十岁了,这个年龄玩头条的不多。

随着化疗的继续,李保保想要完成基本训练越来越难。躺在病床上,他开始学习《国内外反恐战例研究》《反恐怖战斗主要战法》等书籍资料,不时摘抄笔记,撰写心得。他对邵引路说:“帮我保存好,以后回去执行任务一定还用得上。”

我的新兵班长是贵州水城人,1.71的身高,显瘦,也是一个帅哥哥。

李保保与战友们一起进行班组战斗动作训练。李峰摄

现在退伍好几年了,老班长还在部队,现在四期士官了,也是军士长了呢,很替他高兴,经常给他寄些家乡的特产,他也给我寄过好吃的牛肉干。

然而,李保保的天资并不是很好,身子薄、底子差。尽管拼了命地想考入特战中队,但在新兵下连前的特战预备队员选拔中,李保保遗憾落选。

班长人很亲切,不像来之前其他人说的那样凶神恶煞,对我问长问短的。班长是第7年兵,中士军衔,以前在北京卫戍区服役,后来上了士官学校,找关系分配到了这里,也就是他的家乡。

2018年4月30日,李保保去世后的第6天,战友们护送李保保的骨灰回到陕西甘泉,安葬在劳山烈士陵园中,长眠在革命英烈身边。

我的新兵班长名字叫杨秀中,政治上合格,军事素质也是很过硬的。新兵连结束后,我分配到了另一个连队。由于军新成立装甲步兵团,我们这个连整编到这个部队:坦克四师装甲步团,从驻地吉林通化调入到了辽宁抚顺的628厂,从此,再没和新兵班长有什么联系…

严冬过后是暖春。望着窗外满眼苍翠,李保保的心思又飘到了那个魂牵梦萦的地方。一天,他对邵引路说:“帮我买一盆沙棘吧,看到它就能想起在西部一起战斗的战友。”

班长给我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整理床铺,首先把自己的铺好,被子不用怎么叠,因为是新被子,即使会叠也叠不好,更别说我不会了,所以最主要的就是铺床单,班长简单的教了一下,我就开始了,铺了大概半个多小时,9个床铺。

面对不可知的危险,每次外出巡逻,李保保总是走在最前面,把战友护在身后。一年下来,李保保和战友巡逻百余次,有效维护了驻地安宁。与之对应的是,李保保体重下降了10多斤,变得又黑又瘦。2016年4月,部队顺利完成驻训任务,返沪归建。

在新兵连训练的三个月里,张班长对我的军事训练科目很严格,完全是按照考军校的标准进行,好在我军事素质还不错,并没有吃太多苦,也没有太多加班训练,就都能达标了。张班长把考军校的所有流程和细节,凡是他知道的都毫不保留地教给了我,这为我后来顺利考军校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2015年4月,中队受领赴西部某地驻训任务,李保保第一个递交请战书。大姐李玲玲听闻后,极力劝阻:“家中就你一个男娃,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执行任务,万一有个闪失,可咋办?”

张班长很顺利地考上南京炮兵学院,临走前,他特意去看我,并把我的情况报告给连长。因为我字写的不错,又能出板报,写作也可以,建议连长把我调到连部当文书,连长竟然同意了。张班长去军校报道时我没有送他,因为他说,最不想让我去,我知道他内心那份难舍之情。再后来,我只在连队当了半年文书,我也调回了内蒙古。

在李保保为数不多的遗物中,有几本被翻烂的反恐特战专业书籍,上面满是密密麻麻的红色标记。中队官兵都说,李保保没啥爱好,唯一上心的就是琢磨打仗这点事。

我的新兵连班长,姓董,后来当了连长,我和他关系相当好。

西部荒漠,空气干燥多尘,昼夜温差大,像刀子一样的风沙,吹得脸生疼。不到两个月,李保保的手和脸就开始干裂,手掌上的裂纹尤其大,稍一用力,血就往外冒。即便如此,每次训练李保保从不懈怠,因为他知道,战斗随时可能打响。

我的新兵班长叫曾世华。四川德阳人,1979年入伍,师直警侦连战士,训练我们4个月,我下到师直炮兵指挥连后,经常联系。

陵园里,松柏四季常青,前来凭吊的人群络绎不绝,墓碑前摆放的鲜花从未枯萎。李保保中学时的老师吴安平在墓前放下鲜花后难掩悲痛,流着泪说:“8年前,挥手送别时是个懵懂少年;8年后,相逢再见时却是英雄长眠。”

经过部队生活的军人,大都记得自己的新兵班长,这是新兵从戎生活的第一任老师,能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士兵,新兵时期的新兵班长很是重要,素有‘军中之母’之称。

一天,由于运动量过大,李保保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邵引路心疼地说:“你这又是何苦呢?”李保保喘着气回答:“我要是不练,回中队就要拖大家后腿了。”

我83年考入乌鲁木齐步兵学校,等我85年毕业,分配到连队后,到师部找他,由于部队精简整编,都不知道他分到哪里了,只知道他84年转为志愿兵,当司务长。

2017年2月,因胃部疼痛难忍,李保保被送到了附近的卫生所。病情稍有缓解,他就吵着要出院,李峰拗不过他,只好让他归队静养。

我的老班长是湖南湘西人,名和姓都忘了,但班长的形象始终刻在脑海里,矮矮胖胖浓眉大眼,嘴巴也大,胳膊比我们的腿还粗装,新兵训练间隙,时常玩摔跤,全班十二名新兵一起上还是摔不过他,一次班长一个马歩,我们一边六人还不能让他移动。班长比我们大十来岁,彈得一手好吉他,吼得许多湘西山歌。毎当夕阳西下,班长弹着深情的曲调,望着夕阳红半边天,可能是思念大山深处的妻儿老小。班长没有读书,文化不高,一身功夫,不然的话早就提干。他是我在军营生活中唯一一个班长,新兵训练结束,我因视力不好分配到团卫生队。不久我打听班长情况,才知己退伍回到家乡。转眼五十多年过去了,一直没有班长的消息,真所谓一別就是一辈子,也不知道湘西大山里的班长可安好,当年你退伍前训练的一个兵还在思念你!我的老班长!

李保保走后,床铺一切如旧,每天都有人打理。点名册上,李保保的名字依然还在,每次点名中队呼点的第一个名字永远是李保保,答“到”的是全体官兵。支队政委李杰说:“在每个人心里,李保保从未离去,他还活在这里!”

你还记得曾经新兵连的班长吗?

李保保与看望的战友们合影留念。蒋鑫摄

新兵连结束后,张班长回炮班继续当班长,而我则分到指挥排当起了计算兵,后又干起了主观测手。不久我们指挥排随团去野外驻训,几个月回来后,张班长已经去师里参加集训班,直到他参加完军考后回到连里才又见到面。

“他身上有股不服输的轴劲。”李峰坦言,在特战中队,李保保不是最优秀的,但他却是最努力的。

虽然,我们都退伍了,但我们的战友情,兄弟情依然存在!

住院期间,李保保让陪护战友邵引路将中队周表张贴在床头,每周定时更换。治疗间隙,他就照着周表进行基础体能训练。疼痛稍有缓解,就换上运动鞋在医院的花园里跑三公里,直到被医生“喝止”。

我是1993年12月8号抵达到北京延庆县西二道河乡部队驻地,当时已经是深夜。第一顿饭是面条,但是当时没有看到班长,因为我们内蒙古籍新兵是第一批到达,后续还有辽宁本溪、江苏高邮、河南滑县三批兵,到齐后已经是三天后的事了。

班长罗小武有一项绝活,靠两个中指就能完成单杠二练习,很多官兵私下找他挑战但都败下阵来。李保保也是挑战者之一,但和其他人不同的是,虽然几经失败,他却从没有放弃。

北京的冬天很冷,我们当时住的是老式的平房,一进门就是用砖盘好的火炉,左边进去是我们八班,右边进去是九班。因为有火墙,宿舍里并不冷。每天我必干的一件事,就是训练完后,跟着班长学用煤渣子伴着黄土和煤泥。这东西倒是挺新鲜,燃烧时间比煤块时间要长。但是有一定的危险性,容易煤气中毒。

列车缓缓驶入边疆,李保保望着窗外,突然眼前一亮,千年古河旁的一片树林在狂风中傲然挺立。李保保兴奋地向战友介绍:“那是沙棘,一种生命力极强的植物,被称为沙漠中的‘生命树’。”

新兵生活大概一个多月的时间,除新兵连连长名字忘了外,还记得新兵排长是四川籍的熊炳生,新兵连政治指导员是多才多艺的董长义。

尽管所有人都瞒着他,但其实从住进重症肿瘤病区的那一刻,李保保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为了不让家人和战友担心,他决定强撑着忍住疼痛,像冲锋的战士一样与病魔作斗争。

问:你还记得曾经的新兵连班长吗?
俗话说,当年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能入伍参军是每个热血男儿应尽义务。对于新兵来讲,入伍第一天接触最多的就是班长,他应该是咱们军旅生涯的第一位引路人吧。小编1996年入伍,武警四川总队重庆支队(1997年直辖后更名武警重庆总队),班长姓郎,浙江永康人,入伍时他是我的新兵连班长,下连队后我们恰好又分到一个中队。那个时候的部队,挨揍挨骂是家常便饭,可我们班长不但不打人,对战士们也是关爱有家,对大家向来都是和风细雨,加上他人长得高高帅帅的,皮肤又好,当时心里那个高兴啊:幸亏分来一个好的帅班长带咱……班长1997年退伍,那个年代没有QQ、没有手机,全凭家庭住址联系,退役后我们通过几次信,后来就断了联系。2006年,我去浙江宁波工作,又想起班长,于是通过各种关系找他,部队的、乡镇的,包括打114查询当地村里电话,可因为他们那行政区域调整,他们村都不在了。后来通过浙江某部队好友的帮忙,终于联系上了班长,我还专门跑去永康跟班长及他们同年兵会了一次面。近十年没见,生活历练让班长变得黑了、发福了,但人到中年身材走样是不可避免的事情,那批同年兵全都发福了。祝老班长生活顺利、家庭幸福。

胃癌晚期!

我至今清晰记得新兵连班长,他叫张洪亮,河南辉县人。在我新兵下连后当年,他考到南京炮兵学院。张班长是我军旅生涯的引路人,在他的帮助与激励下,后来我也考上了军校,因此,尽管过去好多年了,我一直非常惦念老班长,不知道如今你身在何处,是否平安与幸福。

功夫不负苦心人。最终,李保保以优异成绩完成了所有预备训练课目的考核,并以2分21秒的成绩创造了特战预备队特战300米障碍的纪录,正式成为一名特战队员。与李保保一同选进特战中队的上等兵,仅剩他一人留了下来。

又快到了一年一度的八一建军节,这里我祝福我的战友:生活幸福健康永远!

武警上海总队召开宣布追授李保保“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命令暨追记一等功大会。查雨摄

2015年,终于在回部队的营房里见到了分别41的老班长,曾经的帅小伙,现在已是满头白发,此时我们,老泪纵横,紧握的双手谁也不愿放开,生怕一松手再也握不着、再也见不着了,多么不容易的41年啊,还能见到曾经在一起战斗过的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们,此生无憾,此生无憾,此生无憾!

“李保保是一名真正的战士,胃癌晚期那种钻心的疼痛是常人难以忍受的,只有经过战场洗礼的战士才会如此坚强!”上海东方医院肿瘤科护士长吴寅深有感触地说:“即使在病床上,他看上去依然是一名随时准备打仗的特战队员。”

我13年入伍,第一批9月份入伍的新兵,我服役的部队在内蒙古,第一天到部队,我们第一批一共32个新兵,被分配到到了一个连队。排长让我们列队站好,然后排长和其他老兵就像买菜一样,一个一个挑,排长第一个挑的就是我,然后我被带到了班长的面前,第一眼见班长,圆圆的脸,身体微胖,很壮实,眼睛很有神。班长让我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跟我说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无非就是见到老兵要喊班长好,见到连长排长要问好,别人叫你要答到之类的。

闻知李保保生命垂危,退伍老兵桂建荣特地赶到医院,见最后一面。昏迷多日的李保保眼睛紧闭,呼吸微弱。病床前,桂建荣轻呼一声“李保保班长”,岂料,李保保像触电一般,突然张口连续高喊“到!到!到!”

再次站到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和我的师傅,我的入党介绍人柴大哥来一张合影。

病好了还要上战场

那时候唯一的联系方式便是写信,刚开始我们经常写写信,相互问候问候,八十年代初,我也转业回到了地方。再后来,我的老首长(后任南空副政委,少将)亲自派人带着公函到地方疏通关系,说明情况,帮他纠错,作为干部给安排到县城工作。

一有时间,李保保就泡在器械场,手指磨破了,贴上一层创可贴继续练,硬是苦练了一个月。在中队组织的月会操中,他再次向罗小武发起挑战,不但标准地完成整套动作,还打破了中队纪录。

马上又要到八一建军节了,每年在这个时候,总是特别怀念在部队的日子,也时不时会想起我的新兵连张班长。但是没有办法联系上他,不知道今天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张班长是否能看到,或者认识张洪亮班长的战友,如果你们有联系,请千万要给我留言,我会非常感激你的帮助。

三声“到”,李保保用尽了全部力气,这也是他留下的忠诚绝响。生命的最后一刻,李保保脑中浮现的是中队点名的场景,跟战友们在一起训练学习、摸爬滚打的期许。

在这几年群里找了好久,没找到。不为别的,就是感谢他,我的启蒙班长。

李保保与战友们在巡逻途中合影留念。杨相腾摄

之后陆陆续续的班里战友来全了,班长对我们很关心,但是也很严厉,他知道我们早饭吃不下去就买老干妈给我们下饭,晚上训练加餐会告诉我们偷吃中午的鸡蛋要去水房,周六周日他外出会给我带酱香饼回来,但是训练不好他会对我有惩罚,然后训练加时,哪个科目不行就练哪个。

时隔7个月之后,李保保再次提交申请,请战重返边疆。他理直气壮地对李峰说:“我是老兵,熟悉当地情况,不让我去让谁去?”就这样,李保保又一次踏进西部大漠深处。

新兵连虽然只有三个月,张班长在训练之余,常常让我和他一起复习文化课,有时在班里,有时带我到连队的俱乐部里。他的文化课学习的并不是很好,多数是我给他讲题,给他当编外老师,但是他很聪明,肯定学。夜里学到很晚,第二天照样组织我们出操训练。

青春换得江山壮,碧血染将天地红。在遥远的西部边陲,当年那个手握钢枪、枕戈待旦的武警战士仿佛已化身沙棘,迎风屹立千年古河旁,默默守护着来往的人们……

岁月捉弄人。老班长各个方面都很优秀,但他的父亲却在七十年代初被定为‘‘坏人’’,提干泡汤了,带着遗憾回老家种田,他的弟弟在北京8341部队,也被立即遣返回乡。

战友们参加李保保同志追悼会。王知洲摄

我的新兵班班长叫王寿如,他76年入伍,于79年底退伍,江苏如皋人,他个子不高,皮肤天生黑,军事技木相当了得。他是我当兵的第一任启蒙老师,在他的言传身教和亲切关怀下,使我成为了一名合格的解放军战士。我是79年兵,82年底退伍,虽然我们只相处了一年,但他的音容笑貌我永生难忘。我们分别己经有四十多年了。当时没有手机,相互写信联系,由于部队训练和退伍后忙乱就中断了联系。几十年来时常想念他,也不知道他过的怎样,我想抽时间按信封上的地址去找他,去看望一下我的老班长,向他汇报一下几十年来我的工作和生活请况。老班长你现在生活的好吗!?

越挫越勇不言败。新兵连结束后,李保保被分到了位于浙江平湖陈山码头的中队。从此,在杭州湾的海风中,又多了一个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的身影。

记得,他的名字叫柴洪章,河南漯河人,高高的个子,说话特别温柔的那种,‘’新兵蛋子‘’有什么做的不到位,也从来不发火,总像自己的大哥一样,关心、呵护着每一个战士。一个月的队列集训很快就结束了,告别了老班长,我们到教导队进行为期六个月的专业课学习。结业分配到中队时,没想到来迎接我的既然是我新兵连的老班长,后来,他成了我的‘‘师傅’’,还成了我的入党介绍人。

李保保在戈壁巡逻途中。谭鹏摄

我的新兵连班长是1959年3月入伍的湖北省钟祥县人:邵金山同志o

2012年4月,李保保被选拔参加武警部队侦察兵集训。面对从未接触过的新侦察装备,李保保抱着说明书半天摸不着门道。于是,他便用摄像机录下教员教学的每一个细节,回到宿舍再一帧一帧反复琢磨,硬是总结归纳出12个操作要点,成为集训队第一个熟练使用软管窥镜的队员。结业考核中,李保保以侦察专业全优的成绩,斩获华东片区总分第三名。

我们最初到达后,并没有马上分班,而是先分配到三个营的新兵连里(每一个营成立一个新兵连)。待都到齐后,才分班,我被分到八班。分完班后,才见到张班长。初见他印象挺深,他并不像其他班长那样爱说话,而是有点偏内向,话少而显得比其他班长要温和的多。

2012年2月,李保保凭借过硬的军事素质在100多名训练尖子中脱颖而出,如愿进入特战中队。然而,在高手如云的特战中队,并不是每一个特战队员都能进作战队。

我的新兵生活是分在新兵营二连一排二班,他叫張柯,是我在新兵时的班长,也是我在部队生活和学习的启蒙老师,新兵训练时班长是个严谨的人,从队列训练到体能训练,对我们要求很严。我的体质是一个感觉不是很好的人,除了队列和学习优秀而外,其它都需要体力上的拚博,比较文弱的我感觉好吃力。班长对我特别好,在新兵生活中从未对我进行责怪和体罚,而是耐心的给我讲解示范,像哥哥一样鼓励着我,关心着我,使我在新兵训练和学习中很快就成了佼佼者。

“指导员,敌人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我请求正面火力牵制,你们趁机攻上去。”山脊狭窄、垂直陡峭,一边是林立的峭壁,一边就是两三百米深的悬崖,李保保率一个小组摸到离犯罪分子不足百米的距离,依托岩石开火,暴怒的犯罪分子朝李保保隐蔽处疯狂反攻,李峰趁机带领队员从侧面发起进攻,将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三十多年过去了,现在回想起来,感觉新兵连的干部和班长都是过硬的、优秀的,具有革命军人的优良传统和基本素质,带领我们正确的迈好了新兵军营第一步。

原标题:如果有来生,还愿为国再牺牲

由于我是从农村出来当兵,喜欢干活,张班长很喜欢这个不耍头的小个子新兵。仅过了半个月,就让我当起了副班长。在新兵连里当个副班长,其实就是多干点活,别的特权根本没有。但是我和张班长却越来越有共同话题,因为他也是从贫困山区走出来,到部队想考军校圆大学梦。

到了任务区域后,李保保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留守县城,一个是驻守偏远乡村,大家心里都清楚,越往乡镇走,环境越复杂,条件越艰苦。李保保又是第一个向临时党支部递交申请书,申请奔赴最偏远、最艰苦、最复杂的战位。

www.26299.com 1

早春4月,冰雪消融,看着战友们热火朝天地训练,李保保心里急得直痒痒。他知道,执勤战位“一个萝卜一个坑”,少一个,战斗力就减一分,他不在,队友的压力会更大。

4月20日晚上,李保保精神突然变得好了不少,他跟邵引路要来纸笔,想再写点东西,可颤抖的手根本无法握笔,只好作罢。随后,他让邵引路翻开自己写的日记,不到半分钟便眼圈通红,断断续续地说了一句话:“我……想回中队去……”这是李保保最后的遗言,也是一个战士对回归战位的渴望。此后,李保保就陷入了昏迷,再也没有完全清醒。

人民网上海9月7日电 (黄子娟、陈超
、冯来来、谢乐威)初秋的申城,梧桐叶落,细雨纷飞。8月31日上午,武警上海总队机动二支队特战大队特战一中队10名退伍老兵,自发来到他们的好班长——李保保生前所在床铺,郑重举起右手,致以他们军旅生涯的最后一个军礼。

天生有股不服输的轴劲

“李保保!”“到!”官兵集体答“到”声响彻云霄!

战士陈辉是个独生子,在新兵连就是有名的“刺头兵”。刚分到中队时,谁也不想要这个“刺头”,李保保偏偏向中队申请把陈辉放到自己班里。

好班长名叫李保保。为了守护祖国安宁,李保保2次主动请缨奔赴边关,最终倒在了巡逻路上。今年4月24日,与病魔抗争多日的他不幸去世,生命的年轮永远定格在了26岁。

“当特战队员!”入伍之初,李保保就给自己定下了这个目标。

2011年7月,李保保被选拔参加总队擒敌示范演示任务。为了把倒功课目练到极致,李保保在40度高温天气下,在水泥地上反复跃起前扑、侧倒上百次,每天训练10个小时。在两个月近似魔鬼的训练中,李保保身上留下了十几处伤疤。

凭着这股轴劲,训练中的“拦路虎”,都被李保保“打”成了“纸老虎”。很快,李保保就在同批战友中冒尖,熟练掌握了侦察、射击、突击等10多项作战技能,成了中队小有名气的“全能战士”。

排长魏逸博拿到李保保的病理切片报告时,离他们结束任务回沪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他善意地欺骗李保保要打前站,连夜带他飞回上海复诊。就在临走前,李保保还不停叮嘱战友:床铺别撤,过几天我还要回来继续执行任务!

强将手下无弱兵,李保保带出来的战士同样是个顶个的尖刀拳头。李保保担任班长、分队长期间,带出的战士先后有2人考上公安特警,18人立功受奖,12人转改士官、走上班长岗位。

理顺“刺头”,必须先拔掉扎手的“刺”。面对桀骜不驯的陈辉,李保保没有枯燥说教,而是对他说道:“谁英雄谁好汉,训练场上比比看。”几次比拼,陈辉无不落败。此后,陈辉一去往日的傲气,半年后,成了中队的训练尖子和思想骨干。

那是他对党和人民的真情告白,是他最美丽的生命绝唱。

当兵就当能打仗的兵

责任编辑:

英雄壮举感天动地。武警部队追授李保保同志“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并追记一等功。当武警上海总队机动二支队教导员李峰捧着李保保的“中国武警忠诚卫士”奖章回到营区时,数百名官兵整齐列队,迎接忠诚卫士归来。

“不去战场走一遭,不算合格特战兵”。李保保努力说服大姐:“我是一名军人,部队需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李保保与战友们训练间隙合影留念。熊盛顺摄

2015年秋,李峰带领特战分队奉命捕歼一伙犯罪分子。李保保作为主力队员,强忍高原反应,在山地上奔袭数十公里后,引导战友迂回包抄将犯罪分子围困在一山头上。

特战300米障碍被官兵们称为魔鬼赛道,刚开始时,李保保每次都垫底。天生不服输的他“自我加餐”:每天早晚各一个五公里,每周两次10公里越野。

壮士许国,青春永驻。住院治疗期间,李保保心心念念的依然是大漠戈壁,期盼的是像沙棘一样不怕风吹雨打,深扎根须守边陲。在即将抵达人生终点之时,他在日记中这样写道:“如果有来生,还愿为国再牺牲!”

战友们在演习期间举行向李保保同志学习活动。蒋鑫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