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26299.com】张 继书 吕国英撰 《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牛文化千字文》 相牵共倚篇,既呈现为八个样子、二种维度

www.26299.com,张 继书 吕国英撰 《中国牛文化千字文》 相牵共倚篇
冥宇浑洪荒,万类竞由自。 苍莽行庞物,体硕犄锐犀。
根名称原牛,源于古鹿支。 成科漫岁月,像猿演进期。
踪迹遍亚欧,天竺遥迁徙。 先祖穿鼻息,擒其兆祥吉。
手桊牵拽始,共同创世纪。 易经矗坤象,生肖列丑时。 图腾崇拜篇
神异因族落,混沌宗教式。 炎部置图腾,躯上冠怪级。
嬴建怒特祠,视王祷佑汲。 雪域擎斯巴,供膜镶屋脊。
云彝铭恩泽,食驮全禁忌。 哈尼萦养育,挑选悼母日。
布依冀赐福,头角镇宅器。 爱敬祈福篇 爱敬崇延伸,九州效风气。
龙裔承拜俗,瑶寨喂彩米。 壮乡庆歇节,纳罕洗澡给。
仡佬酒宴寿,朴茫掬初粒。 毕兹葬仰坡,黎庄藏魂石。 农耕社稷篇
虑耕君权道,江山又社稷。 周肇摇墒鞭,耒耜变铧地。
诸侯比强富,袤畤察四蹄。 秦编专吏辖,详律备惩励。
汉推轮休法,赵过发耦犁。 唐降规仪繁,颁章胥顺祈。 入战尚武篇
及武镌春秋,屡试不爽矣。 勇携田单火,横扫燕阵旗。
如契弦犒师,退兵救郑急。 乔装丞相谋,新野阿瞒泣。
趟雷闯租区,联军遭痛击。 配红攻前冲,庐陵即夜赤。 雕造美艺篇
制艺追狩猎,洞刻至早际。 雕岩烧陶形,均在艰磨砺。
铸样加纹路,灰基闪幽熠。 丽玉状貌佩,姬起贵胄靡。
铜错珍稀贝,群雄纷霸奕。 铁浇超巨尊,盛朝景统志。
鎏珐瓷琼木,清琢愈细腻。 现今宏塑较,深圳载邑饰。 典故传说篇
典故传说多,最美盼七夕。 轩辕战蚩尤,哞韵催征奇。
虞舜疼黑黄,抽打声簸箕。 夏禹治洚患,倾命断峡壁。
楚屈予灵智,空缆驭归秭。 宁戚叩而歌,齐桓刮目识。
丙卿忧国祚,下步问喘疾。 元璋充咕饥,帝幻滋此嬉。 入姓广布篇
取姓商末年,究端微子启。 纣灭扶爵封,庶萌俱获氏。
后分三疆垠,众散伴移逸。 还见与官僚,镐丰职皇饲。
也探出尞改,弘金叶记忆。 通佛牧心篇 佛假从洛都,顿悟践禅思。
修炼似牧之,圆满闻阇梨。 廓庵普明宋,庭迟胡梦继。
皆着版颂录,调本得觉析。 和念逾内外,渐速隆趋势。 入画存象篇
史乱着绘卷,近以丹青离。 韩滉描娴熟,线粗阔彰肌。
戴嵩赢学技,泼表犟牾戏。 次平妙能工,僻壤赏闲憩。
郭诩恣情挥,潇洒寻意趣。 苦瓜遇知音,画境吐心秘。
悲鸿童幼引,淡墨喜甜蜜。 吴公欣奔牦,绝尘逐湛寂。 公义担当篇
赴义溯太牢,牺牲愿沛滴。 沐紫老聃乘,函关撰殊极。
广儒孔丘卧,陬迢论语积。 或脱庖丁解,游刃余谁辑。
西京刘邦决,张良垦计议。 浆浴蜀守剑,冤姑免再祭。
跟随孝伯定,交响宝岛畦。 名人尚喻篇 尚喻数英杰,牼者位首例。
司翁谦轻毫,杵臼孺儿骑。 主席嘱躬民,总理拍身指。
沫若抒兽尾,板桥咐婿礼。 鲁迅言吃草,裕禄料房挤。
饿叟寄砚耘,舒舍贴切拟。 可染立堂号,瑗望走畴泥。 诗词歌赋篇
诗话并词赋,历代文士题。 拾遗惜高格,饮水净流觅。
介甫咏忠诚,己没一毛利。 彭城唱开拓,劲岂曰终止。
尧臣吟坚韧,破领轭莫弃。 毅父叹勤劳,禾黍香百里。
晞颜誉纯憨,茅绳柴扉系。 务观吭担当,耄耋畊犹力。
袁枚赞温讷,人间安稳倚。 煜令鸣尽瘁,枯刍斜阳谧。 功卓伟勋篇
功卓静默然,伟勋钤要籍。 通亁呈甲骨,结盟血耳执。
痘苗敌花疫,胆晶泻毒厉。 为种松垄忙,果腹否畏炙。
逢运任重远,悦娱奋死抵。 适足将皮贡,润乳殚精沥。 互化真谛篇
仓颉慧造件,互化方真谛。 信笃负寡实,大德凝珠玑。
未来面无界,须臾举范习。 中华正复兴,入性吾辈亟。 作者简介
张继,字续之,号四融斋主。1963年7月出生于河南。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隶书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文艺志愿者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美术师等。作品曾在全国书法篆刻展中多次获奖,并长期担任全国书法篆刻展评委。出版理论专着及诗、书、画、印作品专集多种。曾获“全国德艺双馨青年文艺家”“全国德艺双馨书法家”“兰亭七子”“中国十大青年书法家”“兰亭诸子”“林散之奖”等荣誉,并获“2013
-2014双年度全国书法十大人物”。
吕国英,艺术评论家、作家、文化学者,解放军报社文化部原主任、高级编辑,创立“气墨灵象”艺术论,提出“灵象”是“象”的远方,“气墨”是笔墨语言的未来,“气墨”“灵象”互为形式内容,“气墨灵象”超验之美,“艺法灵象”揭示艺术终极性规律等诸多新立论、新命题,构建全新艺术理论体系;论及关于“艺术创作的十大命题”,提出“作大难,作厚更难”“融合难,无界更难”“境美难,神美更难”等诸多艺术命题。撰写出版专着多部、重要评论多篇,逾数百万字,多篇作品获国家、军队重要奖项。

人类的文明史,从一定意义上讲,就是从无到有、由低级向高级进步的命名史。老子《道德经》开篇句:“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更是开宗名义,讲明了“立道”“命名”的极端重要性。研读解放军报社文化部主任、艺术评论家吕国英系列艺术新论的感觉,犹如闷热盛夏乍响的一个惊雷,又似久置迷途者忽然的柳暗花明。平心而论,当我读到吕国英系列艺术新论首篇文章——
《逸形入灵大艺立象》一文时,面对文章中全新的理论、词汇和观点,起初是怀着审视、挑剔甚至怀疑的态度,因为当下标新立异的奇文怪论多矣,多数是老论新说、牵强附会,本无真知灼见,只不过为赋新词强说愁,博人眼球罢了。随着阅读的深入,我才渐入佳境,经历了一个从懵懂到理解,从认可到共鸣的过程。在感受困顿之后脑洞大开般快乐的同时,自然也会被作者探究艺术真谛的勇气和良知所折服。在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家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擘画蓝图筑就伟大复兴文艺高峰的伟大号召。文章合为时而著。吕国英系列艺术新论的发表可谓正当其时,是作者在已经吹响的时代文化大繁荣大发展号角下,通过深厚的文化底蕴、执著的艺术追求和眺瞻艺术高峰的担当精神,经过深入研究、反复思考、上下求教应运而生的艺术理论成果。新论言而有据、论而有道、新而有理,令人信服。虽称不上鸿篇巨著,但其内涵丰富、意义重大,试图架起一座通向艺术高峰的天梯,对于打破当下艺术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的瓶颈具有一定的探索意义。吕国英系列艺术新论新词新观点遍布全文,因此读起来并不轻松,须用心多读几遍才会渐入佳境,有共鸣者也定然会视若珍宝,精心收藏。据悉,吕国英系列艺术新论发表后,被各大网站纷纷转载,被许多网友阅读和关注,引发一定反响。吕国英系列艺术新论,“蕴之于中国文艺传统经典,立之于中国艺术未来大势”
,既单独成篇,又相辅相成,构成体系。五篇分别是《逸形入灵大艺立象》
《如气化墨载灵承象》 《气墨绘画灵象艺术》
《艺法灵象至美审美》《气墨灵象高学大德》
。五篇艺术新论的第一篇与第二篇为分论篇,在分别探研、解读“灵”与“象”
、“气”与“墨”之自然与人文密码的基础上,提出“灵象”“气墨”新概念、新命名;第三篇为合论延伸篇,由“灵象”“气墨”延伸、提出“气墨绘画”“灵象艺术”新命名、新概念,进而构建“气墨灵象”
之未来艺术新形式、新语言;第四篇为综论篇,在解读、认知“艺术”本源与“规律”意涵的同时,立论“艺法灵象”之艺术终极性规律;第五篇为补论篇,由读史观“拐点”
、惟一方独创、史载遴大艺,引论“高学大德”方入“气墨灵象”
。这组艺术新论的最鲜明特色和成就是创新,开创性地从不同层面提出多个艺术新概念、新命名、新观点、新论断、新命题,从而拓展艺术认知新范畴,矗立艺术审美新坐标,构建艺术理论新体系。新概念、新命名,也是核心概念、核心命名,主要有五个,分别是“灵象”“气墨”“气墨绘画”“灵象艺术”“气墨灵象”
。新观点、新论断主要涉及五个方面,一是“艺术史是‘象’的演变史”
,二是“笔墨史是‘象’的承载史” ,再是“灵象是艺术的远方”
,四是“气墨是笔墨的未来”
,五是“气墨灵象”是艺术的高峰。新命题也是核心命题,主要有三个要点,首先,“
‘气墨灵象’形质一体、不可分割” ;其次,“ ‘艺法灵象’是艺术规律、终极遵循”
;第三,“高学大德”方入“气墨灵象”
。新坐标或矗立、构成新坐标,就是以“气墨·灵象”为艺术创作轴心点、以“气墨绘画·灵象艺术”为艺术形式制高点,而构成的新的艺术坐标体系。新体系或称艺术理论新体系,是由以上新概念、新命名、新观点、新论断、新命题所构成,并综合集成、融合一体。这个艺术认知与理论新体系,从艺术技法上论,就是“气墨绘画”
;从艺术形式上说,就是“灵象艺术” ;从艺术审美上观,就是“灵象审美”
;从艺术规律上探,就是“艺法灵象”
;从艺术、艺术史与艺术家关系上言,就是“气墨灵象者,高学大德也”
,形成既有传统延伸,并孕中西交融,又涵当今探索,尤探未来引领的全新艺术体系。通过以上归纳、分析,亦不难得出结论,即:艺术新命名,是构建与确立艺术新概念,就是攀登与站立艺术新高点
、进入或感悟艺术新境界。吕国英系列艺术新论的可贵之处在于:作者不但一针见血指出了艺术创作长期存在之乱象、艺术缺少高峰的症结所在,而且以一种舍我其谁之使命担当,满怀坚定文化自信、创造力自信,经过殚精竭虑、苦心孤诣,科学提出了“气墨灵象”这个审美立象之道。正如作者所言,艺术创作要走得更远、攀得更高,实现跨高原、登高峰,必须创制高端、独特的前行与攀登“载体”
。“气墨是灵象的笔墨,灵象是笔墨的气墨,无气墨即无灵象,无灵象也必无气墨,前者是形式载体,后者为内容呈现,两者形质一体,不可或缺。
”这些看似玄而又玄、阳春白雪的新观点新论断,实则是真实管用的艺术理论突破,“如高悬艺术星空之明月,神秘无限,高傲圣洁,既高不可及,远行皓空;又可对酒相邀,近在眼前。
”当前,已有许多有识之士,受“气墨灵象”艺术新论之影响,开始寻求艺术创作的变革。曲高者和寡。即便是高度文明和思想开放的今天,一个博大精深、领先时代的创新理论也要通过一个漫长过程让广大文艺工作者来认知和接受,进而起到引领时代艺术风向标的作用,真正迎来文艺创作的繁荣和高峰。当然,吕国英系列艺术新论作为一种大胆的艺术创新,也需要经过长期实践的检验和理论不断丰富发展,才能让气墨绘画与灵象艺术成为艺术创作的新规律、新常态,真正实现当代艺术新境界的飞跃。

【www.26299.com】张 继书 吕国英撰 《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牛文化千字文》 相牵共倚篇,既呈现为八个样子、二种维度。作“大”难,作“厚”更难 ——关于艺术创作的十大命题之一 ■吕国英
大者,阔也;厚者,深也。一般意义上,“阔”为面,“深”为远。从时空维度意义上言,“阔”具一定幅员边界,指上下、左右之域;“深”有一定纵向空间,指过去、未来之境。艺术创作中,“大”与“厚”的关系,是特殊关系,也是基本关系,更是根本关系。这种关系,既反映作品样貌,又体现作品形质,也呈现作品境界。
认知“大”与“厚”,是艺术创作的核心要义,也是艺术审美的核心要素。
“大”与“厚”既体现为两个方向、两种维度,又呈现为两种层面、两大范畴。从方向与维度上说,前者为横阔与纵深,体现视界与幽远;后者是时空与精神,体现空间与情怀;从层面与范畴上言,前者是自然与心性,呈现为万物与意象,后者是哲学与美学,体现为境界与审美。
赵无极 作
孟子言:“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是人之境界论,也是典型的艺术境界论。就绘画艺术的“大”与“厚”问题,潘天寿认为:左右上下不难,往里难。这就是说,绘画创作在上下、左右表达“面”的方向上,向外延展都不是难题,而在前后表达“深”的层次上,向“内”或向“外”延伸就难了。向“内”是历史纵深,向“外”是未来远方。兹论虽基于绘画语境,但对文艺创作诸门类,均有普遍意义,并且这种“深”,不仅仅体现为内容要素,又常常作为主题思想、本质意涵、真挚情感、灵魂所系,呈现作品思想深度,体现作品审美维度。
李连志 作
文艺史上,大凡成功的文化文艺大家,皆在“厚”的方向上用功,以“厚”绘写精品,由“厚”体现力作。“轴心时代”的文化巨擘是这样,近现代以来的文艺大家同样是这样。老子《道德经》,是谓“内圣外王”之学,被誉“万经之王”宏论,仅有五千之言;曹雪芹“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一生仅着《红楼梦》;李可染七写“万山红遍”,均于咫尺之境;黄宾虹进入“浑厚华滋”之境,挥写“万千山水”,亦均在案几之内。
李可染 作
当下文艺领域存在的一些问题中,好“大”远“厚”是突出存在。一段时间里,有不少文艺作品以“大”为噱头,实则空洞无物、俗不可耐,污染艺坛,传播负能量。诸如唯我独尊、极端利己主义的创作;一味抄袭模仿、流水作业,只求耳目之娱、低级趣味的快餐式消费;热衷胡编乱写、粗制滥造,恣意胡涂乱抹、牵强附会的文化类“垃圾”;急功近利、极端消费受众之无奈,竭泽而渔、极致拖拉之能事的商业化“运作”;搞形式、弄包装、出声响的造势性“动作”。诸如此类,不一而足。问题之症结,就是无视艺术创作中“大”与“厚”之关系,甚至将两者割裂、以至对立起来。
周昌新 作
显然,文艺作品之构成,“大”为外在架构,“厚”是核心根本。没有“厚”,“大”无意义;欲作“大”,须作“厚”;惟作“厚”,方成“大”。
如此,作“大”难,作“厚”更难,从“厚”作起,艺术兴焉。 作者简介
吕国英,艺术评论家、作家、文化学者,解放军报社文化部原主任、高级编辑,创立“气墨灵象”艺术论,提出“文艺创作十大命题”,梳理提炼“牛文化”精髓,撰写出版专着多部、评论多篇,逾数百万字,多篇作品获国家、军队重要奖项。
主要着述:《“气墨灵象”艺术论》《大艺立三极》《未来艺术之路》《CHINA奇人》《陶艺狂人》《神雕》《奋斗致远?牛文化》《新闻“内幕”》《中国牛文化千字文》,其中《大艺立三极》由中英两种文字出版,《陶艺狂人》《神雕》多次再版。
主要立论:“气墨”是笔墨语言的未来;“灵象”是“象”的远方;“气墨”“灵象”形质一体、互为形式内容;“艺法灵象”揭示艺术本质规律;美是“气墨灵象”;“气墨灵象”超验之美;“高学大德”方入“气墨灵象”之境;“润灵乐境”推挽文艺高峰。
主要评论:《自成高格入妙境》《“贾氏山水”密码》《六论“张继书象”》《艺术,心狂方成大家》《天才,晚成方可大成》《“色彩狂人”的非常之道》《“花”到极致方成“魁”》《心至“艺境”尽通达》《湛然寂静漾心歌》《三千年的等待》《丝路文化的“水墨乐意”》《重构东方艺术舍“彩”其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